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MARIAGE D'AMOUR

(ooc)(黑化向慎入)




微风挟杂着细雨吹过郊外的别墅花园。

 

今天的天气虽然不算晴朗,却格外让人舒适。出着太阳的蓝天配上飘飘洒洒的太阳雨,让人的每一口呼吸都充满了自然的味道。

 

这所别墅花园早在前一天就布置妥当,在鲜花、白纱的装饰下已经变得典雅又不失浪漫。

 

今天这里将会举行一场盛大的草坪婚礼。

 

房间里,叶修正站在镜子前一丝不苟地打着领带。

 

左看看右看看总是觉得不满意,叶修焦躁地把领带扯了开来,正要重新再来一遍,一双手从后背绕到了他的身前。

 

“我来。”王杰希把下巴搁在叶修的肩膀上,对着镜子仔仔细细地打了一个漂亮的半温莎结。

 

看着镜子里一身白色西装的叶修,王杰希忍不住亲了一口叶修的脸颊:“我老婆就是好看。”

 

叶修不是脸皮薄的人,平时也没少和王杰希说过令人脸红心跳的话,但今天毕竟是他们举行婚礼的日子。

 

在这样一个圣洁的日子里,连叶修都被熏陶得庄重起来了。他转过身,搭着王杰希的肩膀把人推出了门:“快去化妆,已经八点半了,再不准备要来不及了。”

 

王杰希看着叶修明显变红的脸和绰绰有余的时间,好笑地半推半就地走了出去:“好好好,那你好好准备。”

 

叶修看着王杰希离开的背影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但往往越是想冷静,就越是紧张。

 

一想到过了今天自己和王杰希就正式结为夫妻了,叶修的心脏就不受控制地狂跳。

 

叶修尝试了半天转移注意力都没有成功,直到房门被意料之外的两个人推开。

 

“文州?少天?”叶修惊诧地看着旁若无人地走进了门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你们怎么来了?”

 

喻文州走到桌边打开手提箱,熟练地把琳琅满目的化妆品堆在了桌子上:“我和少天今天来当你的化妆师。”

 

“你们还会化妆?”叶修更惊异了。

 

黄少天随手把他拎着的手提箱放在了地上,笑嘻嘻地揽住了叶修的一只胳膊:“怎么样,没想到吧。我们可是为了你特地去学了化妆,保证把你打扮的楚楚动人、如花似玉、秀色可餐……”

 

眼瞅着黄少天越说越没边际,叶修忙出口打断了他:“行了行了,会化就赶紧的,可别误了我的良辰吉日。”

 

叶修自认这句话九分都在开玩笑,喻文州和黄少天却当了十分的真。

 

喻文州脸上笑容不变,合上箱子的手却不自觉地用力了几分:“那学长就快点坐过来吧。”

 

“哎文州,你老这么客气干嘛。都毕业多少年了还叫我学长,直接叫我叶修就行。要不跟少天学学,叫我老叶。”叶修一边调侃喻文州一边老老实实地正坐在了椅子上。

 

喻文州和叶修是同一所财经院校毕业的,当初叶修还想过把这个优秀的学弟挖来自己公司,只可惜被人家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那不行,老叶只能我叫。”黄少天不满地撇起了嘴,“我和你这么多年的交情可全浓缩在这'老叶'里了,这是你在我这的专属爱称,谁也不能跟我抢。”

 

黄少天是叶修的高中同学,有着凌晨穿拖鞋翻出寝室网吧通宵的交情。

 

回忆起和这两个人认识的经过,叶修就忍不住吐槽起了自己和王杰希的孽缘。

 

王杰希不仅和他认识的晚,更是鱼死网破的竞争对手。当初为了一块地皮,争到了“今天有你没我”的地步。谁能想到他和王杰希最后竟然走到了一起,还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

 

一想起王杰希,叶修嘴边就忍不住浮起微笑,看得喻文州和黄少天双双沉了脸色。

 

叶修的下巴猝不及防被黄少天捏住抬了起来,黄少天直直地盯着叶修的眼睛:“今天和王杰希结婚,你是不是很高兴。”

 

黄少天的声音向来是明朗活波的,但现在却格外低沉,让叶修不寒而栗。他茫然地看着黄少天,理解不了黄少天话里的意思,更不懂黄少天为何突然变了脸色。

 

喻文州握着一个圆瓶从侧面逼近:“亲爱的,你要知道我从来都不想叫你学长。”

 

叶修的嘴唇无声地动了动,他想说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但喻文州和黄少天愈发不善的目光全在告诉他:事情真的糟糕了。


嘀嘀嘀——您的盘山道跑跑卡丁车已准备上路





(张新杰:哦豁,没有一个能打的


评论(97)

热度(1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