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狗与狗与狗12

(ooc)(修罗场)




整个高三四班瞬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朝黄少天和孙哲平的方向看了过去。


讲台上的班主任啪的一声把粉笔掐成了两半,皱起的额头上青筋狂跳:“黄少天,滚出去!”


黄少天对老师的处置没有任何不满,慢悠悠地把四十本习题簿放到桌子上,一言不发地从后门走了出去。


班主任被黄少天气得不轻,让方锐拉开窗户确认完黄少天的确在乖乖罚站后才继续上课。


黄少天贴着墙壁站着,叶修透过窗户正好能看到黄少天露出的一个袖角,虽然是和他身上一模一样的白色校服短T,但叶修盯着那一小块布料竟然有些失神。


孙哲平被黄少天刚刚那一下砸得回过来了神,在一开始的怒不可遏后渐渐意识到了自己先前说了什么糟心话。


“对不起。”孙哲平诚心诚意地对叶修道起了歉,“我不该在黄少天面前说那种话。”


叶修正沉浸在黄少天似乎总是在维护自己的莫名情绪里,乍一听到孙哲平的道歉条件反射地客气道:“没关系。”


但随即叶修就回过味了,火气开始直往脑门窜。


孙哲平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叫不该在黄少天面前说那种话?


在自己面前就能说那种话了?


叶修有些后悔,刚刚黄少天手里拿的怎么能是40本习题簿呢?应该是40本A4开的数学书才对得起孙哲平的冬瓜脑袋啊。


出于对早晨在黄少天面前撩骚叶修的愧疚,孙哲平在接下来的一天里都表现的规规矩矩,连一根都发丝都没让飘到叶修身上。


在孙哲平心里,他确确实实认为自己不该在黄少天面前说那种话,但私下里是可以和叶修说的。


孙哲平家里不是什么书香门第,也不是什么官宦之家,就是纯粹的有钱。


纯粹的有钱人对家风要求不高,只要面子上过得去就行,所以孙哲平见多了地下情人最后登上大雅之堂。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他学到的最深刻的一个就是:没真正撬动墙角之前,绝不能去惹正室。


现在,黄少天就是那个他不能惹的正室。


孙哲平做事风格强硬不等同于他没脑子,他偷瞄一眼叶修,又望了一眼站在走廊里的黄少天,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合理的任务指标:在黄少天不发现的情况下和叶修半个月内偷上情。


但这个任务指标还没有到晚上就被孙哲平自己推翻了。


下午最后一节课上完后,孙哲平正奇怪着身为男朋友的黄少天为什么不送叶修回家,就看见了周泽楷背着书包站在他们教室门口冲叶修招手,余光瞥见他时甚至友好地冲他笑了笑。


不同于以往的假笑,周泽楷今天的笑容里尽是春风得意。


周泽楷笑得孙哲平一脑门问号。


一天前周泽楷如丧考妣的脸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今天怎么就春风得意马蹄疾了?


而更让孙哲平惊讶的是叶修竟然拎起书包走向了门外的周泽楷。


然而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即使只是一秒的小动作,孙哲平1.0的视力还是清清楚楚地看到周泽楷屈起小指轻轻勾了一下叶修的手指。


妈的,这是什么剧情转折?


孙哲平懵了。


他和叶修发展地下情还在计划表上,周泽楷就已经把人搞上了?


孙哲平顾不得桌子上和台板里的书本作业,刷地拉上书包拉链扔在背上就赶了出去。


当孙哲平飞奔到一楼的时候,叶修和周泽楷还没走远,他急忙收住脚步,装成了一个普通路人跟在了他们身后。


明明是很拙劣的跟踪技巧,但叶修和周泽楷愣是都没发现。


叶修在想怎么拉开和周泽楷的距离,周泽楷在想着怎么和叶修走得更紧。


一个退一个进,两个人越走越靠路边。


在经过一个小巷时,周泽楷窝火到了极点,再也按捺不住,抓起叶修的手腕直接把人拉近了巷子里。


叶修被周泽楷扣着两只手腕摁在墙上,后背和墙壁撞出了一小声闷响,磕得他肋骨生疼。


孙哲平对前方的突发事件目瞪口呆,他好奇极了叶修和周泽楷去巷子里做什么,但他不敢大大咧咧地往小巷子里钻,只能小心翼翼地摸到巷子角用耳朵去探索里面发生了什么。


没有任何说话的声音,有的只有孙哲平最不想听到的的接吻声,还有暧昧至极的急促呼吸。


龌龊如孙哲平竟然也在今天暗骂了周泽楷一声龌龊。


孙哲平始终没能鼓足勇气往巷子里看一眼,他的拳头攥紧了又松开,再重复攥紧又松开,最后转身离开了。


很可惜他没能看见,巷子里的周泽楷正以怎样一副侵略者的姿态把叶修压制在墙壁上。


叶修一开始拼命挣扎,手脚并用试图冲破周泽楷的禁锢,但显然那番挣扎把叶修弄得更加狼狈不堪。


周泽楷的一条腿卡进了叶修的两腿中间,身体前倾和叶修贴得更加毫无间隙后直接咬上了叶修的嘴唇。


嘴里的空气被尽数掠夺,连眼里的焦距开始涣散,周泽楷都没有放过叶修。


直到叶修离晕厥只差一口气时周泽楷才松开叶修的嘴唇,同时松开的还有钳制住叶修手腕的两只手。


没了支撑,叶修的身子沿着墙壁缓缓滑落,周泽楷及时把卡进叶修腿间的那条腿屈起了膝,让叶修刚刚好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周泽楷的右腿像单杠一样杵在叶修的胯下,为了防止身体倾斜,叶修坐在周泽楷腿上时只得两手撑在身前扶住周泽楷的大腿防止自己歪下去。


叶修气喘吁吁,光顾着呼吸没时间更没力气和周泽楷说话。


这样的叶修看在周泽楷眼里,比较起刚刚胡乱扑腾的模样,显得又软又乖,看得周泽楷心里软乎乎的。


周泽楷握着叶修的肩膀把人搂进了怀里,轻轻拍起了叶修的后背:“这样多乖啊。”


叶修紧紧地抓着周泽楷肩前的衣服,把它想象成周泽楷的肉使着力气。


周泽楷见叶修抓得用力,干脆一只手垫在叶修的屁股下面,收腿直腰把叶修抱了起来。


“晚上想去哪里吃饭。”周泽楷亲密地贴着叶修的耳朵轻声细语。


叶修只是抓着周泽楷的衣服不说话。


周泽楷不急也不恼,像对待闹脾气的小朋友:“我做给你吃好不好。”


“不要!”叶修的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一些,鬼知道吃完饭周泽楷是不是还要拿他当饭后甜点。


叶修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惊弓之鸟:“我今天作业真的很多,我得回家。”


最后在叶修的强烈抗议下,叶修成功回了自己的家,只不过附带一个叫周泽楷的家政钟点工,收获了一顿晚饭和一个他并不想接收的深吻才把这尊大佛送出了家门。


深夜,叶修躺在自己的床上,把最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从头到尾理了一遍。


一遍、两遍……


叶修翻来覆去地想。


到最后叶修脑海里只有一句话:一步错满盘皆输。


错在他假借给黄少天解药和黄少天上了床,错在他竟然想出用一个人去挡其他人的臭招。


感情又不是战场,他怎么能指望黄少天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呢。


叶修没谈过恋爱,在一些突发状况的临时处理上难免虎头蛇尾,现在及时止损的方法只有将错就错。


在其位谋其事,努力和周泽楷谈恋爱。


但……


但还是好憋屈啊!


叶修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与叶修同样在这个夜晚辗转反侧的还有三个人。



周泽楷虽然已经成了叶修的男朋友却并没有松懈下来,前有豺狼黄少天,后有虎豹孙哲平,四面八方还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敌人。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就是周泽楷的目标。


但是自己怎样才能做到呢?


周泽楷在黑暗中张开双眼望着窗外久久没能入睡。



夜已经很深了,黄少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小半天都毫无睡意,他干脆掀开被子趿拉着拖鞋去客厅打起了游戏。


今晚黄少天战况惨烈,10局9负,心思明显不在游戏上。




躺在床上的孙哲平不能叫辗转反侧,应该叫仰卧起坐。


还亮着屏幕的手机被孙哲平握在手里,他仰躺在床上死死地盯着头顶的天花板。


突然孙哲平猛地坐了起来,在手机上噼里啪啦地打起了字。


【哥们,你头毛绿了。】


孙哲平的手指摁在发送键上,却迟迟点不下去,最后把发件处的字全部删除又躺了回去。


没过几分钟,孙哲平又坐了起来。


【兄弟,看好你老婆。】


这依旧是一条发送不出去的短信,孙哲平深深地陷进了该在周泽楷背后捅刀,还是给黄少天通风报信的纠结里。


就这样循环、往复。


孙哲平折腾了自己一整夜。





(都不敢看自己多久没更狗狗狗了

(皈鸽鸽发出了咕咕叫的声音orz

(最近lof出的那个合集功能手机设置不了,等到国庆回家再整理合集✔️



评论(66)

热度(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