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玉兔杀—第一夜(上)

(ooc)




#点我看深夜里行动的一只玉兔#


早上六点半,太阳准时从东方升起。

 

昨晚大家似乎都没有睡好觉,全都早早地来了客厅。

 

当然叶修除外。

 

客厅里有的人神情与前一天晚上没什么变化,有的人却若有所思,更有人满脸的欲言又止。

 

但自始至终也没有人开口当第一个发言人。

 

十个人默不作声地坐在客厅里,不约而同地注视起了墙上的挂钟和空无一人的楼梯。

 

显然他们都在等叶修下楼。

 

但是叶修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了。

 

一整夜不停歇的被施暴,叶修怎么可能爬的起来,更何况就算他爬的起来,他也……

 

“已经九点了。”韩文清最后看了眼墙上的指针站起了身,“我上去叫叶修起床。”

 

霸图的人单独去叫叶修起床让很多人皱起了眉头,王杰希毫不犹豫地也站了起来:“我和你一起去。”

 

韩文清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转过身就往楼上走。

 

王杰希只当韩文清同意了,跟在韩文清后面一起上了楼。

 

“叶修?起床了吗?”韩文清敲了敲叶修的门。

 

咚咚咚。

 

又是一阵敲门声,门里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韩文清的声音焦急了起来,担忧的情绪被他不加掩饰地添加进了语气里:“叶修?在吗叶修?”

 

无论韩文清怎么敲门,门里都没有一丝响声。

 

王杰希的脸色也担忧起来了,他尝试性地拧了一下门把手。

 

万万没想到,门就这样被王杰希拧开了。

 

韩文清和王杰希的脸色都难看了一瞬。

 

门没有反锁只有两种可能。

 

一,叶修已经出去了,但是没有下楼。

 

二,叶修昨晚一夜都没有关门。

 

第二种可能让韩文清和王杰希的心同时提了起来,王杰希的手颤抖着推开了门。

 

然后,王杰希开门的手就这样僵在了原地。

 

门里的场景让韩文清和王杰希脸色变得惨白。

 

那是一个怎样的叶修啊。

 

被扯开大腿、被束缚住双手,跟引颈受戮的天鹅似的,明显被恶狠狠地糟蹋过的……叶修。

 

大脑几乎要停止运转的王杰希听见了韩文清后槽牙咬得咯吱作响的声音,还听见了自己攥紧的手指关节处发出的脆响。

 

叶修其实早就醒过来了,但是昨晚的施暴者残忍到离开时都没有解开他的束缚,所以叶修只能以这样屈辱的姿势在房间里等待别人发现这样屈辱的自己。

 

韩文清和王杰希都没有说话。

 

他们默默地走向床边,一个轻轻地抱起叶修去除掉了他身上的束缚,一个冷着神色收拾起了脏污的床铺。

 

在韩文清帮叶修清洗身体的时候,王杰希坐在被他收拾干净的床铺上,仔细观察起了叶修的房间。

 

王杰希观察到叶修的柜门打开了一个细小的缝隙,他不假思索地走过去拉开了衣柜。

 

衣柜里一件衣服都没有,显然叶修还没有使用过这个衣柜,那么这个明显没有被关严的衣柜会是哪个粗心鬼干的呢?

 

王杰希弯下腰探进了深深的衣柜里,他的视线没有放过衣柜里的一寸木板。

 

角落里两小块深色的木板引起了王杰希的注意力,他用手指摸了一下,入手是一股潮湿感。

 

是水渍。

 

王杰希在心底确定地下了结论。

 

昨晚顶着暴风雨最后一个到的是肖时钦,在那样的雨天里,撑伞与不撑伞的区别不大。

 

肖时钦昨晚进来时,滴水的不止是雨伞,还有他被暴风雨淋透的衣服。

 

王杰希看了一眼半透明的浴室,叶修正在韩文清的帮助下穿着外套,看来是马上就要出来了。

 

又摸了一把柜底确认了那是水滴浸透过的痕迹后,王杰希关上了柜门,坐回床边陷入了沉思。

 

昨晚肖时钦来过叶修的房间?

 

肖时钦是藏在了叶修的衣柜里,夜晚再出来的吗?

 

可昨晚叶修是第一个上的楼,还反锁了门,肖时钦怎么可能在叶修不发现的情况下躲进衣柜里。

 

如果说肖时钦在叶修睡着后撬开叶修的门进去施暴,又为什么要钻进柜子里留下水渍呢?太多此一举了。

 

王杰希发现了奇异点,却无法分析出任何合理的信息,而且还有一个疑问深深地困扰着他。

 

叶修昨晚为什么会被施暴,这个游戏到底是什么狗屁机制!

 

浴室的门被从里面打开,叶修和韩文清一起走了出来。

 

叶修的步子有些虚浮,但他还是坚持没让韩文清扶着自己走路。

 

王杰希盯着叶修半晌,最后看着叶修苍白的脸和脖子上的红痕,还是把所有的疑问都咽了回去,没出声。

 

叶修看出了王杰希的欲言又止,反而安慰起了王杰希:“没事,下去吧。第一夜已经过去了,我相信有很多人都有话要说。”

 

虽然叶修不让人搀扶,但韩文清和王杰希还是放心不下叶修。下楼时一个走在叶修前面,一个走在叶修身后,生怕叶修脚步不稳摔下楼去。

 

叶修倒是一点也不怕摔倒,晃晃悠悠地往楼下走。

 

对于昨晚的事,叶修也有着自己的考量。他算是明白他的身份牌的意义了。

 

玉臼、玉臼,就是晚上被玉兔捣呗。

 

他这个玉臼,存在的意义恐怕就是靠夜间施暴者的举止特点,在白天指认出捣玉臼的玉兔。

 

把握住了自己身份要点的叶修心里一片凄惶,真是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家了。

 

现在唯一能让叶修脱离苦海的就是尽快指认出四只玉兔,好让他晚上能少受点折腾。

 

叶修一边下楼,一边偷瞄起了韩文清,接着又偷瞄了一眼王杰希。

 

这两个今早最先过来找他的两个人,虽然表现出了足够的震惊与愤怒,但是不代表他们就是清白的,相反很可能是为了洗清嫌疑故意演给他看的戏。

 

作为高端局老玩家,叶修知道一旦游戏开始,敌友就很难分辨了。

 

更何况,叶修可没忘记,按照昨晚的纸条数量,玉兔一共有四位,昨晚来他房间的只是其中一只罢了。

 

这就意味着,除他之外的十个人里,五分之二都是玉兔。

 

那么昨晚另外三只兔子在做什么呢?

 

叶修晃悠着迈下了最后一级台阶,他已经做好洗耳恭听所有人发言的准备了。

 



(下一章狼人发言预定

另:本文好人、坏人站队需谨慎,股票陪光概不负责



评论(146)

热度(1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