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玉兔杀—第二夜(上)

(ooc)






虽然孙翔的离场给大家留下了悲戚的回忆,但是回忆终究是回忆。


不消两个小时,大家的伤痛就被别墅里层出不穷的休闲设施抚平了。


这栋别墅除了禁止外出的铜质大门外,没有一处能让人挑出刺的地方。


无论是二楼深处的杜比全景声k厅,还是三楼的室内游泳池和4k巨幕放映室,都让这群常年窝在训练室里过日子的丁俗客瞪大了眼睛。


叶修率领众人带着赞叹的心情探索起了这栋别墅里的每一个房间,连杂物室都没放过,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下成功又发现了一间琴室和一间简易电玩房。


“真想住在这不回去了……”张佳乐摸着电玩房里的太鼓喃喃自语。


像张佳乐一样爱上电玩房的还有黄少天,他嚷嚷着:“我今天就要睡在这间屋子里!”


“叶修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游泳?”韩文清向明显对电玩房不感兴趣的叶修建议道。


叶修摇摇头:“你就别难为我了。”


韩文清把叶修从上打量到下,眼睛里装着的是止不住的不赞同。


叶修哪怕每天只有20分钟的运动量,也不至于在床上被人一只手就能制服。


“我昨晚的运动量已经够大了,今天就没必要再游泳了吧。”察觉到了韩文清的不悦,叶修哭笑不得地提醒道。


韩文清这才想起来叶修昨晚刚刚经历了什么,他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暗骂自己记性差,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


这件事一提出来,其他人脸色也不大好看了。


“都盯着我干嘛?什么事都没有,就是腿和腰还有点酸,你们各玩各的去,我跟云秀去看电影了。”为了证明自己生龙活虎,叶修还特意原地蹦跶了两下。


“真的?”韩文清不放心地又问了一遍。


叶修唉叹一声:“老韩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要是让霸图粉知道恐怕都要脱粉咯。”


见叶修还有兴致揶揄自己,韩文清这才放心离开。


选择去游泳的人很多,人选也完全出乎叶修的预料。


王杰希、喻文州和肖时钦居然都和韩文清一起去了游泳室,而楼冠宁和周泽楷,这两位叶修以为肯定会去游泳的人都声称自己喜欢看电影,要和他一起去三楼的放映室。


十个人就这样分成了三拨。


叶修和楚云秀带着楼冠宁和周泽楷去了放映室,韩文清和王杰希、喻文州还有肖时钦去了游泳室,剩下黄少天和张佳乐两个人留在游戏房里打电玩。


三楼的放映室操作简单,叶修随便拨弄几下就调出了播放模式。


电影罗马假日跃然屏上,只不过正在放映着的罗马假日不是从头开始播放的,看画面剧情已经进展到了男主人公发现自己捡回来的少女是公主的地方。


幸好这部电影家喻户晓,叶修一行四人也都看过这部老电影,剧情衔接上没有任何困难。


楼冠宁看着黑白荧屏不停地对自己念叨:这是和叶神一起看电影,不能睡!楼冠宁你不能睡!


可惜楼冠宁确实不是看电影的料,更何况这又是他看过的一部电影。


即使脑内有个小人在反复告诫他要清醒,楼冠宁的脑袋还是慢慢地垂下去了。


叶修推了推楼冠宁的肩膀:“小楼?醒醒小楼。”


楼冠宁眨了眨眼睛,直起身来,看着脸前叶修突然放大的脸有些愧疚:“对不起。”


“昨晚没睡好吧,困了就回房间睡个下午觉。”叶修低头看了看手表,“等饭点到了我去叫你起床。”


叶修的体贴入微让楼冠宁更加愧疚,他实在不好意思说自己昨晚睡得又饱又好,不仅一夜无梦,还一觉睡到天亮。


“我不困。”楼冠宁摇摇头拒绝了叶修,“叶神你继续看吧,我去隔壁游会泳。”


这下放映室里只剩下了楚云秀、周泽楷和叶修三个人。


刚进门时,周泽楷以半步的劣势落在了楼冠宁后面,又不好意思和身为女生的楚云秀争抢,只能委屈兮兮地坐在了叶修后面。


现在楼冠宁主动退出,周泽楷立马绕到了前面一排,一屁股坐在了叶修旁边。


身下的椅子热乎乎的,还带着楼冠宁的温度。


不过这继承了楼冠宁椅子的人却和楼冠宁截然不同,周泽楷虽然对电影也不感兴趣,却没有一丝睡意。


周泽楷的一双眼睛牢牢地黏在叶修身上,端茶倒水递薯片,一刻都没闲着。


电影还没放完,叶修已经被周泽楷灌了一肚子水。


眼瞅着满满的一大杯可乐又被周泽楷捧到了嘴边,叶修慌张站起了身:“小周你让让,我去上个厕所。”


叶修是真的怕了周泽楷那比海底捞服务员还热情的服务力了,顾不得周泽楷还没放下杯子就侧着身子钻了出去。


三楼的盥洗室在游泳室和放映厅中间,叶修在门前迎面碰上从里面走出来的韩文清。


叶修正想往旁边挪挪让韩文清先出去,却被韩文清抓住手腕带进了洗手间里面。


“老韩你这是干嘛?”叶修看着韩文清被平角泳裤勒紧的臂部肌肉有点胃疼。


有了被男人曰过的经历,叶修现在和任何一个男人独处于一个密闭空间都有点发怵,尤其是韩文清刚刚游完泳,全身上下只着一个平角泳裤,让叶修不自觉地进入了戒备状态。


韩文清抓着叶修腕子的手松了一些,但还是没放开:“让我检查一下你的伤口。”


“这种小事就不劳韩队费心了,还是让我来吧。”


叶修还没来得及拒绝韩文清,王杰希的声音就从后面传了过来。


“毕竟早晨的药就是我帮叶修上的,我比较熟练。”王杰希从门外进来不由分说地拉住了叶修的另一只手。


叶修条件反射地往后看了一眼,只一眼就让他差点心脏骤停。


“我去!王杰希你这穿的是什么泳裤?”叶修猛地收回视线,不忍再瞟王杰希下半身一眼。


同样刚从泳池过来的王杰希比韩文清过分的多,他穿着三角泳裤也就罢了,居然还是低腰!


叶修回想起自己刚刚那一眼看见的腹下倒三角肌,差点就脱口而出'老王你这也太硬核了'。


王杰希无法理解叶修对他的吐槽,这条泳裤是他在换衣间里翻了将近半个小时才翻到的。


这样一条泳裤能最大限度地显示出他的分量,前面他穿出去的时候,韩文清他们别提有多羡慕了。


为了不输阵,韩文清特地跑回换衣间换了一条小一码的紧身泳裤。


王杰希看着韩文清勒得紧紧的高尔夫球很不以为然,他这条独一无二的泳裤用的窄边设计和内衬让他拥有最性感的激\凸,韩文清相比之下实在是不够看。


原谅叶修是个就算下水也只会穿大码条纹印花沙滩裤的男人,他一点也猜不透眼前两个人的心思,他现在只想抓紧回放映厅喝可乐。


哪怕被周泽楷的可乐灌到尿裤子也比在这里被两个果///男当拔河的绳子强。


王杰希和韩文清终究是舍不得把叶修当拔河绳的,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短暂地交汇后达成了共识。


叶修只听到嘭的一声关门声,再伴随一声反锁,狭小的盥洗室里就只剩下了暂且衣冠整洁的自己和虎视眈眈的王杰希、韩文清。


叶修警惕地注意着两个人的一举一动,做好了他们一旦有出格举动就扯开喉咙大喊的准备。


毕竟现在是白天,所有人都有行动机会。


“叶修你别误会。”王杰希看出了叶修的防备,伸出了一直握紧的右手。


一小支药膏正乖乖地躺在王杰希的掌心里。


“只是看看你伤口怎么样了,要不要再上一次药。”王杰希把药往前递了递。


叶修的目光在王杰希和韩文清身上犹豫来犹豫去。


韩文清松开了叶修的手腕,把叶修的脸掰向了自己:“我不知道王杰希是不是仙女,但我知道我是。如果一会王杰希敢有其他动作,我第一个宰了他。”


“原话奉还。”王杰希丝毫不惧韩文清的威胁,“韩队也要小心啊。”


在两个男人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重之前,叶修一咬牙主动坐在了洗手台上。


“你们快点啊,我还要回去看电影呢。”叶修催促道。


王杰希和韩文清的手一左一右摸上了叶修的裤腰,两人几乎是同时把叶修的裤子扒了下来。


下半身突然真空有点凉飕飕的,叶修忍不住又催促起了王杰希和韩文清。


“搭在我肩膀上,这样更方便我看清楚里面情况。”王杰希看着叶修的姿势皱起了眉,“你这样坐着我什么都不见。”


王杰希说完,叶修撑在身后的双手不得不又往后挪了挪,身子也往后仰了一点。


韩文清怕叶修摔下去,急急忙忙从后面扶住了叶修的肩膀。


王杰希确实没想着占叶修便宜,他在很努力地去看叶修的情况。


但这里是别墅,不是医院,王杰希手边也没有内窥镜,他只能伸进去两根手指,努力把入口撑得开一些。


被干燥的手指磨擦的不适让叶修不自在地扭了扭,脸也红着别向了一边。


韩文清正要摁住叶修的肩膀告诫他不要乱动,却发现掌心下叶修的身体突然绷紧了。


正帮叶修检查着伤口的王杰希也注意到了叶修的突然紧张,他抬起头询问地看向叶修。


“怎——”


叶修打断了王杰希的话,轻声道:“嘘……你们看,门……是不是……开了?”


“动作别太大,偷偷看。”叶修小声提醒。


韩文清和王杰希不动声色地用眼角向门边瞟去,二人的瞳孔在瞬间都放大了。


原本被王杰希关死还反锁上的门不知不觉打开了一条缝。


门后不知藏着什么人,盥洗室外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在不甚明亮的盥洗室里投出了一道狭长的影子。


叶修感到有一个阴鸷的视线正死死地盯着他们,准确来说是王杰希和韩文清。


此情此景着实有点恐怖了,连坚持唯物主义的韩文清都有点瘆得慌。


门外的人很是机警,虽然叶修三个人的动作没有一丁点变化,王杰希甚至仍旧在小心翼翼地检查叶修的伤口,但是门外的人还是嗅出了异样的气氛。


那一道小小的缝隙在叶修三个人的注视下一点点合了回去,直到悄无声息地合死了。


王杰希几步走到门前猛地拉开门。


走廊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没人。”


叶修跳下洗手台穿上裤子,拍了拍韩文清的后背,又走到门口拍了拍王杰希的肩:“我有预感,你俩今晚得死一个。”


王杰希和韩文清也预感出了自己的情况不妙,但是他们不太明白叶修嘴里的今晚。


“今晚?”韩文清有些疑惑,“今晚死的不应该是肖时钦吗?”


韩文清这句疑问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肖时钦在上午爆出了自己的月桂身份,作为对玉兔威胁最大的能力者,玉兔一定会在今晚杀死肖时钦。


但叶修接下来的话平地炸起一颗惊雷:“那可不一定。”


“你的意思是……”王杰希蹙起了眉头,周身的气息因为叶修的话严峻了起来。


叶修对着镜子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我也只是猜测,当务之急还是先把刚才那个偷窥的抓出来吧。”


谈到刚刚吓了他们一跳的偷窥者,王杰希不赞同地摇了摇头:“无组织无纪律,单独一个人溜出来太容易被发现了。”


要知道他们十个人可是刚刚好分成了三拨,是谁溜出来了,去问一下就能一目了然。


然而事情远比王杰希想的要棘手。


叶修一行三个人先去了游泳室。


肖时钦、喻文州和楼冠宁正趴在泳池边闲聊,头发还湿漉漉的,不停地往下滴着水珠。


“叶神?你也要来游泳吗?”楼冠宁第一个看见了叶修雀跃地问道。


叶修指了指王杰希和韩文清:“不是,我陪他俩来拿条浴巾。”


王杰希把浴巾在腰间围了一圈,最后把多出来的角掖进了腰里,漫不经心地问道:“刚才你们有人出去了吗?”


喻文州、肖时钦、楼冠宁三个人相视一眼都奇怪地摇了摇头。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喻文州撑着池沿爬了上来。


“哪有什么事。”叶修笑着转移开了话题,盯着喻文州身上的某块肉吹了声口哨,“哟,文州,你这料很足啊。”


楼冠宁不服气地从水里爬了出来,把胯突兀地往前一挺。


谁料叶修根本没注意看楼冠宁,撩拨了一下喻文州就扭头走了。


楼冠宁在后面喊:“叶神你去哪啊!”


“去看电影。”王杰希说罢和韩文清跟在叶修身后一起走了出去。


王杰希和韩文清被叶修留在了门外,他自己一个人进了放映厅。


放映厅里周泽楷的脑袋跟小鸡啄米似的,原先水灵灵的大眼睛现在耷拉着,上下眼皮随时都要黏到一起去。


楚云秀还在嗑着瓜子,她听到脚步声回过头:“回来啦。”


“嗯,回来拿一下外套,我要去找一下少天。”叶修怕吵醒周泽楷,小心翼翼地从后排绕进去拿自己的衣服。


谁料周泽楷一听到叶修声音立马惊醒,刷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前辈你不看电影了吗?”


叶修扶着周泽楷的肩把人按回了座位上:“我看,我看,我一会就回来。”


“对了云秀,刚刚你和小周出去过吗?”叶修随口问道。


周泽楷和楚云秀同时摇了摇头。


叶修把外套披到了身上:“行,我走了。”


“等等。”楚云秀叫住了叶修,把垃圾桶里的塑料袋拎出来递给了叶修,“帮我把垃圾带出去。”


垃圾袋里的瓜子壳比叶修走的时候又多了一层,看来楚云秀是坐在这一刻也没停过嗑瓜子。


这样一来有嫌疑的只剩下黄少天和张佳乐了。


电玩室的门没关,像叶修他们之前离开时那样敞着,叶修站在门口朝里望一眼就退了出来。


“黄少天和张佳乐也没出来过。”叶修冲站在门外的王杰希和韩文清摇了摇头,“他们已经玩到第21关了。”


一分半通一关,叶修他们在洗手间都没待那么长时间。


“那真是奇了怪了。”王杰希摩挲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总不见得是碰上鬼了吧。”


叶修总觉得他漏掉了一些东西,但把每个人的神态、动作、话语捋一遍,却找不到一丁点漏洞,每个人都天衣无缝。


问题究竟出在哪了呢?





评论(101)

热度(1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