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比武招亲—上

(ooc)





“嶙峋万仞终年雪”说的就是坐落在荣城北面的金玉山。


终年不化的积雪让金玉山上人迹罕至,但这里却是江湖上颇负盛名的银粟族族地。


银粟一族修习极寒之术,相传能凝水为冰,化冰为剑,而族内神女更是有千里冰封的神技。


只可惜银粟族鲜少与各门派走动,这种玄妙功法至今还未曾有人亲眼见过。


所以,当银粟族昭告天下要替神女比武招亲时,但凡认为自己在江湖上有点名气的武林人全都朝金玉山涌了过去。


眼下正春寒料峭,荣城更是冷得刺骨,可现在就连荣城里最小、最破的客栈,一百两黄金也求不到一间客房了。


圣贤居里,又一个人把剑撂到了老掌柜的面前:“老子可是五毒圣手,你要是不能给我腾出一间上房,我今天就把你这破客栈给烧了。”


老掌柜把算盘拨得噼里啪啦响,头也不抬地说道:“客官还是去其他家吧,别说上房了,就是下下房也没有了。”


五毒圣手自认在江湖上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哪里受得了这种怠慢,两眼一瞪揪着老掌柜的衣领把人提了起来:“老不死的,我看你是活腻了!”


老掌柜还没来得及向五毒圣手求饶,眼前一花就觉得身子一轻,脚也重新沾回了地面,而那五毒圣手则倒飞了出去,啪地一声撞在了对面客栈的门匾上,最后吐着血摔在了路中央。


路上的行人早就见怪不怪了。


“这是今天的第几个了?”


“第三个了吧?”


“哪是第三个!都已经是第五个了!”


“要我说这些人也真是傻,也不打听打听住在圣贤居里的是谁就敢去叫板……”


圣贤居的掌柜终究是年纪有些大了,扶着桌子缓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感激地向把五毒圣手一脚踢飞的绿衣少年拱手道:“谢谢高小公子的救命之恩。”


高英杰忙把掌柜的扶了起来:“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老人家快快请起,还劳烦你送一壶桃花酿、三碟雪梨酥到天字房。”


说罢,高英杰快步走上楼。


楼上天字号房间的门大敞着,高英杰走进去后正要关上房门,却听见站在窗边的王杰希说道:“别关了,有客人要来。”


高英杰一愣:“师傅,你怎么知道有客人要来?”


“你刚刚撞到对面的牌匾了。”王杰希淡淡地说道。


高英杰透过窗子一看,果然对面珍宝居的牌匾向下歪了一点,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把人踹到哪了。


“弟子办事不力,甘愿受罚!”高英杰羞愧地弯下了腰。


“哟,都说微草阁阁主王杰希君子谦谦,对待弟子更是和善可亲,想不到今日一见,竟是背地里因为一小块牌匾就处罚弟子的睚眦小人。”


高英杰哪能让别人这样侮辱自己师傅,正欲拔剑,却先被一柄通体冰蓝的剑抵住了脖子。


“诶,小兄弟别激动啊。我这可是在帮你讨回公道,看你刚刚战战兢兢的样子,平日里王杰希没少惩罚你吧,你……”


“英杰出去。”王杰希边说边朝来人的方向挥起了袖子。


高英杰立马到退一步,翻身从窗户飞了出去。


三枚银针擦着高英杰的衣袍向那人飞去,只见银光一闪,三枚银针全被那人的剑甩到了门板上。


“喂喂喂,王杰希你也太毒了吧。多少年没见面了,一见面你就用毒针来对付我,你这次还想不想合作了?我可告诉你,霸图、义斩都来找我们了,我们蓝雨楼不跟你微草合作掉不了一两肉。”


重新飞身进屋的高英杰困惑了,难道这打上门来的黄衣公子和师傅还是熟人?


“多年未见,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聒噪。”王杰希淡定地拢了拢袖子,“喻文州呢。”


喻文州?


高英杰震惊地瞪大了眼睛,蓝雨楼的楼主喻文州?


那刚刚那柄通体冰蓝的剑……


冰雨!


这人是剑圣黄少天!


虽然知道此次金玉山之行定能见到江湖上闻名遐迩的前辈,但是高英杰还是不可避免地激动了。还没等他平复下心跳,就看见一个穿着水色长袍的青年摇着扇子从门后走了出来。


“王阁主,别来无恙。”


“不知喻楼主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高英杰看着王杰希嘴里的“喻楼主”暗中点了点头,原来这就是喻文州啊,果然和传闻里一样温润如玉。


喻文州指了指对面倾斜的牌匾:“店家托我来向王阁主讨点赔偿。”


“如果我没记错,今早卢瀚文也把一个人踢到了圣贤居的牌匾上了吧。”王杰希回道。


“你们门匾又没歪。”黄少天见缝插针道,“而且珍宝居的那块匾可是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


黄少天一说起话来就没完没了,王杰希无奈地扔给高英杰一个钱袋子:“去对面珍宝居。”


高英杰嗯了一声,一路小跑出了门。


“行了,钱也送过去了,该谈正事了吧。”王杰希关上门打断了喋喋不休的黄少天,“你们找到叶修了吗?”


喻文州面色凝重:“我和少天查遍了这荣城的客栈也没找到叶修,昨夜霸图帮帮主韩文清来拜访了我,也是查不到叶修的行踪。”


“就我们蓝雨楼目前的情报,目前住在这荣城里暗中查叶修的总共有五拨人,除去蓝雨、微草、霸图还有义斩和烟雨,但是还没有一个人找到叶修。”黄少天补充道。


王杰希握紧了藏在袖子里的拳头:“想不到义斩山庄和烟雨谷也来了。”


“可不是吗。”黄少天话里话外全渗着酸味,“这还只是目前到了荣城的帮派,谁知道过几天还会来多少。叶修这个不知羞耻的,一天天就知道招蜂引蝶,也不怕哪天招来一个蚂蜂把自己给蜇死了。”


最后一句话黄少天说的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把叶修生吞活剥的样子。


黄少天这话可真是说到喻文州和王杰希心坎上去了。


就是因为一个叶修要来参加比武招亲的小道消息,江湖上各大门派几乎倾巢而出。


不知道的都说银粟族的神女当真是个绝世美人,一场比武招亲竟能惊动那么多风云人物,知道的才懂这其中弯弯绕绕的心酸。


喻文州掩去嘴边的苦涩:“别的先不管,总之这次比武招亲绝对不能让叶修拿到投彩。”


王杰希沉声道:“微草阁里数的上名字的草药我全都带来了,一定竭尽全力不让叶修登上比武台。”


喻文州点点头:“我们蓝雨的七星光牢阵也准备好了,少说也能困他个三、四天。”


正在往金玉山赶路的叶修还不知道前面有什么等着自己,他握紧了手里的缰绳叹了口气。


半个月前,他被父皇宣进了皇宫。


大兴国的皇帝带着十二旒冕,隔着那一排珠珠链链死死地盯着他:“叶修啊,你说说你身为皇子,这么多年替咱们大兴做过什么?”


叶修回忆了自己逍遥江湖的那些年愧疚地低下了头:“儿臣不孝。”


“叶修啊,你知不知道朕想把咱们大兴的疆土往北再扩一扩。”


叶修点点头:“父皇神武英明,定能踏平北域。”


“可这北域可是奇冷无比,雪经常一下就是一个多月,恐怕我们大兴的士兵适应不了那里的环境。”


“我听说最近金玉山上的银粟族神女,在比武招亲?”


“如果我没记错,那金玉山可是一座雪山。”


“叶修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不如就把那神女娶回来吧,也算是为国家做点贡献了。”


叶修回忆着父皇的话,又叹了口气,挥鞭赶马,加快了行进速度。


虽然他并不想娶亲,但自己十四岁就溜出皇宫,逍遥了江湖整整十年,把宫里的担子全丢给了父皇和弟弟,现在回了皇城,他也该承担起一些责任了。


这个银粟族神女,他必须娶回去。


“前辈?!”


从后方突然传来的惊呼打断了叶修的思绪。


叶修急忙勒住缰绳回过头:“小周?”


周泽楷坐在一匹汗血宝马上满脸惊喜地看着叶修:“前辈好久不见。”


“小周也要去金玉山参加比武招亲?”叶修试探道。


周泽楷面色一僵,眼里划过了叶修看不懂的情绪,复又展颜一笑:“是啊。”


周泽楷让马一步步往前走,和叶修的距离不断拉近。


在距离一米时,周泽楷突然从马上飞身跃起,一把闪着银光的剑直直地刺向了叶修。


叶修稍有愣神后反应极快地跃马而下,转过头才发现周泽楷的目标自始至终都不是自己,而是自己座下的马。


随着马的嘶鸣,七个黑衣人突然从四周的草地里一跃而起,一张银丝网从天而降,兜头罩住了叶修。


叶修被银丝网裹得动弹不得,头疼地看着一步步朝自己逼进的周泽楷:“小周,就算我是参赛的你也不能就对我下死手啊,你总不能把去金玉山参加比武招亲的人都赶尽杀绝吧。”


等到刚刚草地里跳出来的七个人也向叶修走近后,叶修的头更疼了:“孙翔、江波涛、吕泊远……小周你这是把整个轮回神教都搬过来了吗?”


叶修暗自腹诽,这金玉山上的神女究竟美到什么地步,让轮回教从教主到护法全都出动了。


与此同时,分散在荣城的三家客栈里霸图帮、义斩山庄、烟雨谷也在商议拦截叶修比武之事。


锦林馆里张新杰看着眉毛皱成川字的韩文清问道:“帮主,等见到叶修你打算怎么办?”


“打断他的腿!”韩文清怒极一掌拍向身旁的桌子,一寸厚的红木桌就这样碎成了齑粉。


锦林馆的隔壁就是义斩山庄住的金仙茶楼。


“庄主,咱们也要参加比武招亲吗?”楼冠宁有些忐忑,就他那三脚猫的功夫估计连台子都爬不上去。


孙哲平白了楼冠宁一眼:“参加什么比武招亲,咱们是来抢亲的,抢新郎官懂不懂?”


烟雨谷的人都住在妙缘居。


楚云秀正在镜前细细地梳妆打扮,她看着镜子里站在自己身后欲言又止的舒可欣问道:“怎么了?”


舒可欣咬了咬唇,终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谷主……你也是女人,怎么参加比武招亲?”


楚云秀勾唇一笑:“谁说我是招亲,我是要去和神女义结金兰,的神女怎么能抢好姐妹的相公呢?”


被楚云秀提到的银粟族神女正泡在金玉山顶的冰池里,周身全是浮动的冰块和雪莲。


“叶修到荣城了吗?”神女坐在池子里问道。


站在池边的侍女毕恭毕敬地回答:“还没,叶小王爷在荣城的西郊被轮回教掳走了。”


“轮回教?周泽楷?”神女的眼中染上狠戾,“去吧,你知道该怎么做。”


言毕,神女从冰池里站了起来,还带着寒气的水珠从他平坦的胸前一滴滴滑落。





(手边没有电脑,做不了外链,玉兔杀周五更



评论(93)

热度(1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