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玉兔杀——第二夜(下)

(ooc)




叶修回到放映厅时罗马假日已经放到了结尾。

 

“你来的正好,有什么想看的没?”楚云秀向叶修问道。

 

叶修摆摆手:“我都行,你看什么我跟着看就行。要不……你问问小周?小周你有什么想看的电影吗?”

 

周泽楷摇摇头:“前辈看什么我看什么。”

 

楚云秀懒得再征求这两个人的意见,直接拍板把电影从罗马假日切到了穆赫兰道。

 

穆赫兰道是大卫·林奇2001年导演的一部悬疑片,也是叶修前不久刚刚被苏沐橙拉着一起看过的电影。

 

但是这部电影实在烧脑,即使叶修已经看过一遍,也不知道它讲了些什么,所以这次再重温倒也不乏味。

 

看着熟悉的开头,叶修的脑海里一个念头快速地闪了过去。

 

他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想清楚了一切,叶修目视前方,眼睛盯着电影屏幕,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

 

“你笑什么?”楚云秀奇怪地偏过了头。

 

“没。”叶修嘴边的笑意不减,“这个电影很好看。”

 

比起叶修的好心情,韩文清和王杰希内心都久久无法平静。

 

毕竟那一幕实在诡异,有违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在令人难以忘怀。

 

晚上的饭桌上,喻文州疑惑地看着忧心忡忡的韩文清和王杰希:“韩队和王队下午是遇到什么了吗?”

 

闻言所有人都抬起头看向了他们,接着又朝叶修望了过去。

 

下午韩文清和王杰希是跟叶修一起出去的,如果碰上些什么也该是这三个人一起碰见,可瞧着叶修大快朵颐的样子,实在不像是遇上事的。

 

洗手间的那件事虽然三人没有刻意约定,但韩文清和王杰希都没有与第四个人分享的想法。

 

王杰希看看窗外的天色,脸上的忧虑更深了一些:“天又要黑了。”

 

说完这句话,王杰希把目光移向了叶修。

 

言下之意:天黑了,叶修又要挨曰了。

 

叶修拿着筷子的手一顿,他没想到王杰希竟用自己掩盖了他的心事,成功把大家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再抬起头,果然一桌人都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看着他。

 

叶修淡定地把筷子放到了盘子上,又用排骨汤润了润嗓子:“你们与其担心我不如珍惜珍惜这最后一顿晚餐。”

 

“最后一顿?”楼冠宁疑惑不解。

 

叶修体谅楼冠宁不熟悉游戏流程,他端着排骨汤站了起来:“这一口敬今晚被杀的壮士。”

 

叶修喝完一口后又举起了装着排骨汤的陶瓷碗:“这一口敬明早被票出去的小可怜。”

 

经叶修这样一提醒,大家都意识到明晚再坐在这里的人就不是今晚的阵容了。

 

张佳乐不合时宜地惊叹了起来:“哇,那要是我今晚用了毒药,那岂不是明天晚上只剩7个人了?”

 

这意味着每个人都有十分之三的概率会死。

 

喻文州苦笑:“真不想过夜啊。”

 

但是就算众人再抗拒,往前走的时间也永远不会停下的。

 

夜晚一如既往地来了。

 

叶修早早地洗漱完毕躺上了床,安静地窝在被子里等待今晚来捣玉臼的玉兔。

 

约摸过了一个多小时,叶修敏锐地听到自己的房门咔哒一响,接着是门被推开又关上的声音。

 

叶修屏住呼吸,努力放松身体,让自己看起来像是熟睡着。

 

一只手搭在了自己头顶,顺着自己的耳廓没入了自己的脖颈。

 

那个人描摹着叶修脖子上的青色血管,情不自禁地低下头……

 

就是现在了!

 

叶修猛地转过身捉住了那只在自己身上放肆的手,两条腿毫不犹豫地夹住了来人的腰。

 

很可惜,叶修对自己和对敌人的战斗力预判都很不足。

 

那个人只是轻轻转个手腕就把叶修的两只手扣在了床头,叶修拼尽全力夹住男人腰的双腿非但没有任何攻击力,反而像是某种暗示满满的勾引。

 

叶修纳闷得要命,大家都是电竞选手,怎么这人的攻击力就这么强呢?

 

这个游戏是不是给玉兔加了buff,然后把玉臼削成了废物?

 

“你打算就这样捂住我的眼睛捂一整夜?”

 

在刚刚不足一秒的对抗赛中,来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捂住了叶修的眼睛,杜绝一切叶修认出自己的可能。

 

“可就算你捂着我也已经知道你谁了啊。”男人没有第三只手来堵叶修的嘴,叶修就不住气地往下说,“肖时钦你还不松手吗?”

 

压制住叶修的男人在听到“肖时钦”这三个字时,钳制叶修的力度既没有丝毫加强也没有丝毫减弱。

 

不慌不乱,像是从未听过肖时钦这个名字。

 

叶修叹了口气:“我刚刚打到你的眼镜了,你的眼睛不疼吗?”

 

叶修这句话刚说完就感到覆在自己眼上的手往上抬了一些。

 

猜对了!

 

叶修长舒一口气。

 

肖时钦条件反射地抬起手后突然想起来为了行动方便他今晚根本没戴眼镜,叶修又怎么可能打到他的眼镜?

 

但是已经迟了,自己的手已经抬起来了。

 

肖时钦干脆彻底拿开了放在叶修眼睛上的手,托着叶修的腰把人从床上抱起来走到了门边。

 

叶修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现在被肖时钦从床上捞出来就觉得有些冷了,但更冷的还在后面。

 

肖时钦把叶修摁在了墙上,完全不在意叶修被墙壁冰得直哆嗦,直接抬起叶修的下巴吻上了叶修的嘴唇,另一只手摸索上墙壁打开了灯的开关。

 

漆黑的房间被突然打开的灯光照得透亮,叶修的眼睛感到了轻微的刺痛,好半天才眯着眼睛看清了眼前肖时钦的脸。

 

肖时钦今天戴的是隐形眼镜,平日里没什么情绪的眼睛今天看起来水润润的,有点像一只无害的羊。

 

但显然,肖时钦不是。

 

肖时钦今天来是要做最禽兽不如的事情的。


点proceed观看




(大家久等了



评论(105)

热度(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