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玉兔杀—第三夜(上)

(ooc)




张佳乐用力地咬了一口舌尖才忍住没喊出声,他小心翼翼地绕过地上的那滩血把叶修捞进了怀里,然后嗖地钻回了房间。


直到后背抵住被合死的门板,张佳乐提着的心才缓缓放了下去。


外面那一幕实在是太吓人了,整得跟案发现场似的。


一想到案发现场,张佳乐的心又了起来。


得,看外面那鲜红的一大滩,指不定昨晚真的发生凶杀案了。


怀里的叶修突然动了一下,惊得张佳乐立即低下了头。


见叶修的眼睛还是紧紧地闭着,张佳乐连忙抱着人往床边走。


刚走到床边准备把叶修放下去,视线触及到叶修身上的痕迹,张佳乐又慌慌张张地把人抱去了浴室。


在浴缸里放满温水后,张佳乐把叶修横放了进去,轻轻地把叶修的头放在缸沿上。


随后张佳乐转过身去挤沐浴露,再回过头时惊恐地发现叶修已经整个人滑进了水里,只剩下一点发梢露在外面。


张佳乐顾不得满手的沐浴露,直接卡着叶修的腋下把人提了起来。


经历了这样的惊心动魄,张佳乐的视线不敢再离开叶修一秒钟,最后干脆脱下衣服也坐进了浴缸。


叶修看来是真的累坏了,自始至终都闭着眸子沉沉静静地睡着,不管张佳乐多么大的动作都没能吵醒他。


可是此时此刻叶修睡着,张佳乐却是清醒地不能再清醒。


把叶修的两条腿搭在了浴缸的两个边沿,仔仔细细帮叶修清洗的张佳乐看着面前的美景不可避免地兴奋起来了。


张佳乐狠狠地闭上眼在心里默念: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


操!


张佳乐念不下去了,因为叶修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他那双被上帝吻过的手正握着自己的擎天一柱。


“一大早就这么精神?”叶修上下摸了摸后屈起中指轻轻弹了一下。


张佳乐因为叶修那调皮的一弹整个人从头到脚都僵了,他剧烈地喘息了几秒后猛地抬起头恶狠狠地朝叶修瞪了过去。


叶修还是第一次见到张佳乐这么凶恶的表情,他仰着脸凑到张佳乐面前和张佳乐贴得更近了一些:“这是害羞了?”


张佳乐脸上的怒气挂不住了,他红着脸被前倾的叶修逼得不断往后退,直到退到了浴缸边缘。


“叶修,我警……警告你啊,别……乱……乱来!”张佳乐紧张得舌头都打结了。


“我们做个交易吧。”


张佳乐听见叶修这样说道。


……


张佳乐心不在焉地挤着番茄酱,眼前全是早晨浴室里的画面,身上的皮肤还能回忆起叶修指尖的触感。


“张佳乐,你恶不恶心?“楚云秀用叉子敲了敲盘子。


张佳乐回过神低头一看,不知不觉一整包番茄酱都被他挤在了吐司面包上,鲜红的果酱铺满了整个面包,这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二楼那滩血的颜色。


“对不起。”张佳乐三下五除二把面包叠起来塞进了嘴里,吞的时候一不小心被噎住了连忙捂着嗓子去找水。


坐在张佳乐旁边的叶修忙把自己的牛奶递给了他:“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叶修的手轻轻地拍着张佳乐的后背帮他顺起了气,张佳乐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双手早上帮他做过的某些事,一张脸开始越涨越红。


几口灌完整杯牛奶后,张佳乐又悄悄把两条腿并拢了一些。


“又有反应了啊?”叶修靠近张佳乐的耳朵压低了声音对他说道,“一会我去厕所再帮你弄一次?”


即使黄少天听不清叶修和张佳乐说了什么,也不妨碍他吃味:“怎么一个晚上不见,你和张佳乐这么亲密了?”


叶修大大方方地冲黄少天摊了摊手:“是乐乐早上把我从走廊上捡回去的,我当然要知恩图报。要是早晨捡到我的人是你,我说不定就对你也亲密了呢。”


黄少天还想再说些什么,叶修突然伸长手臂勾住了张佳乐的脖子:“再说了,就算我和乐乐亲密了又关你什么事?”


一时间整个餐厅都安静了下来,连注意力没放在叶修和张佳乐身上的楼冠宁都顿住了切吐司的手。


黄少天的脸色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变得越来越难看。


“叶修。”韩文清沉下了声音。


韩文清声音里的谴责意味不可谓不明显,话里话外都在暗示叶修不要挑衅。


叶修敷衍地举起果汁送到了黄少天面前:“好啦少天大大,刚刚是我错了,对不起。”


张佳乐闷头啃着面包如坐针毡,众人的视线每一道都快要把他穿透了,而这其中最锋利的一股就是来自坐在他对面的黄少天。


黄少天气呼呼地喝完果汁,把空杯子重重地放回了桌子上,明显还没消气。


张佳乐站起身想拿一个茶叶蛋,指尖刚要碰到装茶叶蛋的盘子,黄少天的手快他一步把盘子里仅剩的两个茶叶蛋全都了回去。


叶修见状把自己刚刚剥好的茶叶蛋放进了张佳乐的盘子里:“吃吧。”


对面的黄少天差点捏碎了手里的茶叶蛋。


妈蛋,更气了。


张佳乐顶着黄少天的视线艰难地咽着蛋黄,他怎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即使叶修在楼上帮自己释放了一次,也不代表他和叶修之间的关系就有了质的变化。


怎么莫名其妙地,自己就成了众矢之的了呢?


张佳乐想到在浴室里,自己头昏脑胀和叶修做的交易,疑问更甚。


叶修是不是在计划着什么?


张佳乐看着坐在自己身旁若无其事吃着早餐的叶修,视线不经意瞥到叶修握着粢饭团的手。


骨节分明,根根如玉。


张佳乐的脑子轰得一下就又炸开了,心里哪还有什么疑问,只想让叶修再帮自己弄一次。


早饭后不久就是例行的轮流发言,距离会议室的门打开只剩下十几分钟,紧张的气息也开始在众人之间蔓延。


当所有人发言完毕后就意味着又有一个人要离他们而去。


这样这间别墅就只剩下8个人了。


是的,8个。


11-3=8


那三个人是前一天被公投出去的孙翔,即将被公投出去的某某某,以及今天天亮后再也没从楼上走下来的肖时钦。


会议室的门就是在这样紧张的气氛里打开的。


众人按照前一天的座位各自就坐,静静地等待会议桌后的光屏再一次亮起。


光屏没让他们等多久。


很快,与前一日别无二致的黑色宋体字又一次浮了出来。


【昨夜玩家肖时钦死亡。】


这是所有人都预料到的事情,没有引起多大波澜,会议桌前坐着的大家只是朝着肖时钦曾今坐着的座位默哀了几秒钟就收回了目光。


【肖时钦临死前把警徽飞给了玩家王杰希。】


王杰希?


为什么是王杰希?


所有人都懵了,包括王杰希自己。


肖时钦前一天说的明明是如果喻文州是好身份就把警徽给喻文州,如果不是就把警徽给叶修,现在怎么有了第三种方案?


王杰希在开始的茫然后渐渐意识到自己被阴了,被肖时钦这个死人给阴了一把。


比起饭桌上的张佳乐,王杰希岂止是如坐针毡,简直是被架在火上烤。


王杰希蹙着眉坐上了肖时钦的位置,与此同时王杰希背后的光屏上新的一行字也浮了出来。


【警长王杰希请主持发言。】


发言依旧是从警右开始。


接替了警长宝座的王杰希,右手边的人从楼冠宁变成了叶修。


叶修双手交叠放在桌子上:“告诉大家一个悲痛的消息,昨天被我们票出去的孙翔才是真正的月桂。”


一石激起千层浪。


瞬间投向王杰希的目光变得更微妙了。


“昨晚……”叶修深吸了一口气,“昨晚我看见一只玉兔的脸了,是肖时钦。”


“其实前一天我对肖时钦的发言就有很大的疑问,但很可惜,我在前置位,肖时钦是后置位,等到我发现肖时钦的问题时已经失去了发言机会。”


“虽然我还不知道玉兔具体都有谁,但是能想出昨晚把肖时钦杀死这一招的玉兔组,里面绝对都是狠角色。”


楼冠宁面露疑色,他没看出来杀死肖时钦这一招有多高明。


叶修都已经发现肖时钦是玉兔了,玉兔们再杀死队友有什么意义?


看着楼冠宁的满脸疑问,叶修耐心地解释道:“孙翔走后,我们还剩10个人。如果昨晚玉兔杀死了别人,今天我们再把肖时钦投出去,我们可以确定还剩下8个人,其中有3只玉兔,一切都清清楚楚。”


“但是昨晚肖时钦被杀死了,意味着我们失去了一晚获得信息的机会,可是我们今天又必须投一个人出去,这个人是玉兔还是别人,我们一无所知,接下来的路会更艰难。”


叶修的思路很明了。


敌人杀一个肖时钦,搅乱了这一潭水。


“所以我建议。”叶修语气凝重,“大家有任何信息、任何猜测请务必一个不漏地说出来。”


韩文清第二个发言,他深深地看了王杰希一眼:“在今天之前我一直觉得王杰希是和我一个阵营,但是现在我不确定了。”


“肖时钦作为一个玉兔,为什么会把警长的位置传给你?”


“当然,我可以理解这是肖时钦故意陷害你的手段。但是你前一天的发言如果我没记错自始至终都在针对肖时钦吧?”


“在大家都被肖时钦蒙蔽又没拿到什么有用消息的时候,这过分巧合了。我有理由怀疑你提前一天就和肖时钦串通,故意和他唱反调,好让你今天看起来像是被肖时钦诬陷。”


韩文清的怀疑有理有据,一连串的问题轰炸得王杰希眉头皱得更紧。


张佳乐今天从早晨起就一直心不在焉,附和了韩文清几声就过去了。


喻文州在很认真地帮王杰希开脱:“虽然我昨晚很早就睡了觉,不知道夜里发生了什么,但就王队到目前的行为举止我相信他是个好人。”


“前一天王队的发言每一条都有理有据,而且线索都是叶修的房间里实际存在的,作不了假,显然王队是站在我们阵营里全力在找肖时钦的破绽。”


“所以王队肯定是仙女。”


喻文州最后做了总结,明确地站边了王杰希。


黄少天的发言与王杰希毫无干系,矛头自始至终都指着张佳乐。


“我现在对张佳乐的身份有一点怀疑。”


“作为一个能力者,在第一夜已经暴露了身份的情况下,昨晚为什么既没被玉兔杀死也没有使用毒药?”


“张佳乐作为嫦娥就不怕还没用药就死了吗?”


这是一份带有强烈个人感情色彩的发言,对此楚云秀嗤之以鼻。


“黄少天的发言太没有营养了,没提到王杰希也没有说自己昨晚做了什么。”


“表面上是在质疑张佳乐,其实是在掩饰自己的划水吧。”


就像喻文州帮王杰希开脱一样,楚云秀帮张佳乐开脱了起来。


“第一晚嫦娥已经用掉解药救了无用的人,接下来毒药用得谨慎些完全没问题。”


说完张佳乐,楚云秀谈到自己:“昨晚我半夜醒了一次,听到外面有动静,我就贴在门边听了一会。”


“我听见动静来自我的左面,很像门被推开又关闭的咔嚓声。我记得我隔壁住的是周泽楷,我希望周泽楷一会能说明一下自己昨晚都做过什么。”


楚云秀接下来又谈了谈自己对王杰希的看法,最后和喻文州一样站边了王杰希。


由于孙翔的离场,在楚云秀之后发言的人变成了周泽楷。


周泽楷很坦然:“昨晚我一夜没睡,我一直在很努力地听外面的动静,但是前半夜外面没有任何声音。”


“直到后半夜,我才开始听见外面有声音。”


“发出声音的地方不在我的左边也不在我的右边,却让我感觉很近,我就把耳朵朝门缝那里又靠了靠,万幸我听得又更清晰了一些。”


“我大概有80%的把握,声音是来自我的对面,而在我对面住的是黄少天。”


“楚队嘴里的左面房间有咔嚓声响,也有可能是左前方吧。”


听了周泽楷的发言,楚云秀若有所思,视线在周泽楷和黄少天身上切换个不停。


因为王杰希现在担任警长,需要最后一个发言,发言顺序直接跳过王杰希落在了楼冠宁的身上。


楼冠宁的发言一如前一天,满是灌水的气息。


“我昨晚也想熬夜来着,但后面实在太困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楼冠宁愧疚地偷瞄了叶修一眼,“我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也不太会分析推理……我……我还是跟票叶神。”


“叶神投谁我投谁。”


这是比黄少天的发言还没营养的一段话,如果用两个字总结就是:废话。


终于万众瞩目的王杰希发言要来了。


王杰希在经历了最初的茫然无措后早就恢复了冷静,仔仔细细地听完所有人的发言,他从容不迫地说道:“我建议这一轮把我投出去。”


王杰希用最平静的语气说着令所有人都震惊的话。


“大家把我投出去,我死后会把警徽交给叶修。”


“叶修是这里我唯一放心的人,也是大家唯一放心的人,既然月桂已经死了,警长这个位置由叶修来坐最合适。”


“留着我,我也给不出什么有用信息,充其量发挥一下推理能力。”


“大家不用管我是仙女还是玉兔,所有人这一轮都直接把票投给我。”


叶修惊讶地看向身侧的王杰希,张了张嘴发现自己不知该说什么,也说不出什么,最后只能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


会议桌前的其他人看向王杰希的眼神也完全变了,就连最开始针对王杰希的韩文清眼里都带上了敬佩。


王杰希正在为了团队,牺牲自己。






评论(81)

热度(1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