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玉兔杀——第四夜

(ooc)



今天会议桌上的气氛格外凝重。

 

“这简直是无稽之谈!”喻文州放在桌面上的手握成了拳,“我昨晚根本就没有出门,又怎么可能杀死韩文清!”

 

第一个发言的本不该是喻文州,只因排在他前面的两个人一个是韩文清一个是张佳乐,而这两个人昨晚已经死得不能再透了,喻文州这才成了叶修右手边的第一人。

 

前置位发言带着先天性劣势,而喻文州又是前置位中最不利的首位,没时间思考不说,还容易被后面的人挑刺。

 

喻文州深吸一口,以便呼吸到足够的氧气来支撑自己思考,他停顿了几秒后用一贯的冷静语调为自己辩解道:“很明显,这是嫁祸。”

 

“玉兔完全可以在杀死韩文清后,蘸着他的血在地上写一个口字。”

 

“而且如果真的是我杀死了韩文清,我绝对不会放任他在地上写下这样一个极具引导意味的偏旁来暴露我自己。”

 

“所以这肯定是赤裸裸的嫁祸。”

 

喻文州情真意切,语气的表层被冷静所覆盖,内里却每个标点都透露着委屈。

 

“其实今天这个状况是在我的预料之中的。”喻文州叹息了起来。

 

“从昨天早晨起少天就很针对张佳乐,这句话没有人不认同吧?”喻文州的视线带着探究锁定了黄少天,“前一天发言时,我记得周队说过他后半夜听见了外面的动静,方向来自他的正对面,也就是少天的房间。”

 

“那么我们假定少天是玉兔的话,昨晚少天杀死了张佳乐,而张佳乐恰巧在昨晚使用了毒药杀死了韩文清,现在这个局面就很好理解了。”

 

听完了喻文州的发言,叶修差点没忍住鼓起了掌。

 

喻文州的这番话滴水不漏,既洗白了自己,又祭出了黄少天替自己挡刀。

 

但是......

 

叶修看了一眼坐在喻文州右边,正跃跃欲试准备发言的黄少天。

 

但是黄少天也不是吃素的。

 

“我先来澄清一下自己昨天为什么针对张佳乐。”

 

“昨天吃早饭前叶修塞给了我一个纸条,让我陪他演一场戏,故意针对张佳乐,看看谁会借机踩我,污蔑我是玉兔。我不敢保证踩我的人全都是玉兔,但是踩我的人里肯定有玉兔。”

 

黄少天挠了挠头,假模假样地思考了起来。

 

“让我想想,昨天是谁第一个踩我的来着?”

“周泽楷,是你吧。”

 

“说实话,我从一开始就怀疑你了。”

“周队的耳朵很灵敏啊,从第一夜开始就没有声音能逃出你的法耳。要是说听出声音来自隔壁也就算了,居然还能把走廊上的声音辨识精准到来自你的正对面......噗嗤——”黄少天捂住了嘴巴,“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真的太好笑了。周队这是什么?顺风耳?”

 

“而且。”黄少天加重了语气,目光严肃了起来,“第二天早晨,不管是真情实感也好,刻意伪装也罢,我们看到叶修时的表情都是什么样的不用我再做一遍了吧,只有周泽楷和我们不一样。”

 

“那天的发言周泽楷说是晚上听见了叶修的叫声,我当时以为这就是周泽楷和我们不一样的原因,但是我昨晚突然想起来,既然住在叶修隔壁的周泽楷能听到叶修的叫喊,那住在叶修另一个隔壁的楼冠宁不至于一点声音都听不见吧?楼冠宁又不是聋子。”

 

“可是那天楼冠宁的发言是'什么都不知道'。”黄少天深深地看了周泽楷一眼。

 

黄少天的话像机关枪一样不停地朝着周泽楷扫射,现在总算是缓了下来,他喝口水润了润嗓子,把机关枪又调了一个头。

 

“队长。”黄少天朝喻文州笑了笑。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刚刚说的是'我昨晚根本就没出门',......昨晚没出门,那前天晚上和大前天晚上呢?”

 

喻文州没想到黄少天还记得他的第一句发言。

 

就像英语听力时第一句话很多人都会漏听一样,就连喻文州自己都已经忘记了自己刚刚还说过这样一句话。

只能说黄少天不愧是黄少天,最擅长的就是抓住机会。

 

喻文州有些懊恼,果然第一个发言时间实在是太仓促了,第一句话居然就出了这样的纰漏,幸好后面的发言还算完整,能自圆其说。

 

想到这里喻文州就不慌了,更何况昨晚的事情本就与自己不相干,不是吗?

 

所以喻文州回了黄少天一个波澜不惊的微笑,让黄少天的拳头砸进了一团棉花里,连一声响都没听见。

 

黄少天也没指望自己的三言两语就能让喻文州露出破绽,示意自己发言完毕后就爽快地把话语权传给了楚云秀。

 

楚云秀前一天指控了周泽楷,但在周泽楷发言后曾把目标转向过黄少天,现在兜了一个圈,又回到了原地。

 

“我就说嘛!”楚云秀右手握拳重重地敲上了左手的掌心,她面上带着愉悦的笑容,“看来我前一天晚上没听错,就是周泽楷那边传来的声音。”

 

楚云秀看着自己身旁坐着的周泽楷,近乎幸灾乐祸地说道:“我希望周队能成功自证清白。”她又看了看与自己隔了一个身位的楼冠宁:“同时我希望楼少这轮不要再划水了,好歹说一点有用的东西,不然我可真怀疑你是玉兔了。”

 

楼冠宁叫苦不迭,看着已经开始发言的周泽楷,慌慌张张地盘算起了自己一会该讲的话。

 

周泽楷面色冷静,侃侃而谈,丝毫不为别人的指控所动。

 

“第一晚的时候,我是真真切切地听出了前辈在被人……”周泽楷没有说出那两个字,贴心地回避了叶修的痛处,点到即止,“大家不要忘了我的职业。神枪手靠破风声就能判断出子弹的方向,我能听到点细微的声音没什么可奇怪的。”

 

“楼总的职业是狂剑士,而且游戏只是楼总的副业吧,那他听不到我能听到的东西就更不奇怪了。”周泽楷说到这歉疚地冲楼冠宁颔了颔首,“抱歉楼总,没有贬低你的意思,我只是实话实说。”

 

“比起关心我,我觉得大家更因该关心的是楚云秀。”

 

“楚队长刚刚可是什么信息都没给出来啊,嘴上说着让别人不要划水,可她自己就在划着水。”

 

周泽楷的目光陡然锐利:“我们现在剩下的人连这张桌子都围不满了,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楚队长却还在划水才是最可疑的那个人吧。”

 

楚云秀不屑一顾,她可是第一次发言就自称有身份的人,周泽楷想拉她下水,没门!

 

像是看穿了楚云秀的想法,周泽楷高深莫测地说了这样一句话:“在吴刚没被杀死之前,我们谁都不能确定吴刚就是吴刚。”

 

说完了这句话,周泽楷就闭上了嘴。

 

见周泽楷发完了言,楼冠宁只能硬着头皮上:“我第一夜真的什么都没听见。”

“我......我,哎呀!我发誓我第一夜真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听见!我现在都不敢睡觉了,夜里就把耳朵贴在门上,想听到点有用的信息给大家帮帮忙。可是......我是真的什么都听不到啊。”

“求求大家相信我。”

结果楼冠宁的发言还是没有给出任何有用信息,看起来是又划了一次水。

最后终于轮到叶修发言了。

 

“小周,你知不知道你话多的样子就像黄少天。”叶修没头没尾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突然被点名的黄少天茫然地看了看周泽楷又看了看叶修,没听出叶修的话中话。

 

黄少天没听懂,可周泽楷听懂了,他后背起了一层冷汗,身体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僵硬了下来。

 

叶修没有点出周泽楷的破绽,而是继续往下说道:“我有个提议,这轮大家把周泽楷投出去吧。”

 

“原因嘛……”叶修欲言又止。

 

周泽楷放在膝盖上的手收了又松,松了又收,最后彻底地舒展了开来,等待叶修的审判。

 

叶修的视线在周泽楷身旁打转,像是在打量周泽楷又像是在看别人。

 

几秒后叶修收回了目光,双手合十竖在了下巴前遮住了嘴唇,也遮住了他藏在十指后的阴影里翘起的唇角:“原因我明天再告诉你们。”

 

周泽楷提起的心稍放了些回去,他估摸着叶修还没有他是玉兔的铁证,只是凭借感觉来指认他,否则没必要把原因留到明天再揭露。

 

赶在叶修讲下一句话前,周泽楷竭力瞪圆了眼睛,不消片刻就让故意睁大的眸子爬满了生理雾气,活像一只被揪着耳朵提溜进了屠宰场的兔子。

 

叶修只是往周泽楷的方向瞥上一眼,周泽楷就瞪着他的红眼睛主动追了回去,生怕和叶修对不上视线,但叶修显然不是会被周泽楷打动的人,他冷漠地转过头,错开了周泽楷的视线。

 

即使没了叶修的注视,周泽楷的表演依旧没有停止,场中除他和叶修以外还有四个人,其中两个是他的队友,只要他的演技能再骗过一个人,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比起周泽楷提起的心放了回去,喻文州的心却提了起来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叶修不能现在说呢?

 

先前的不安感又涌上了喻文州的心头。

 

不只是喻文州,黄少天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看向叶修的眼神里写满了:你这又是唱的哪出戏。

 

叶修只得又补一句:“原因我要看今晚死的是谁才能给的出来。”

 

“行了,开始投票吧。”叶修招呼道,还不忘补一句,“都投小周啊,相信我,我的判断不会错的。”

 

即使周泽楷已经做好了一个人都骗不到的准备,投票结束后他依旧死的不明不白。

 

举起来的手数来数去都是五只,这说明:周泽楷的队友不仅没有心思拉周泽楷一把,反而在周泽楷身上踹了两脚。

 

周泽楷扼腕长叹,“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当初他怎么对待肖时钦的,现在全报应到他身上了。他算是看出来了,他们这支队伍里,一个顶一个的狼心狗肺,只想着自己能曰到叶修,哪里会顾其他人的死活。

 

这样一支队伍必——

 

周泽楷想到一半突然眩晕了起来,再睁开眼时已被弹送回了现实。

 

看来游戏里的自己已经死了。

 

周泽楷疲惫地揉了揉额头,打开电脑选择了旁观模式。

 

在周泽楷回到现实世界到打开电脑这个时间差里系统已经自动清扫了周泽楷的尸体,所以周泽楷没看到他的死给剩下的人留下了多大的心理阴影。

 

许是游戏已经进行到了最后,场景效果也做得更加逼真,恐怖气氛十足。

 

在叶修他们的眼里,刚刚还好端端做在桌前的周泽楷突然脸色惨白停止了所有动作。

 

离周泽楷最近的楼冠宁试了一下他的鼻息,差点从椅子上跌了下去。

 

“死……死了……”楼冠宁声音打颤,面色惊悚。

 

楚云秀瞬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和周泽楷拉开了八丈远的距离。

 

叶修走过去摸了摸周泽楷的脸颊:“凉的。”

 

这两个字一出,其他人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我去!”黄少天憋了半晌后爆了粗口,“这游戏敢不敢做得再逼真一点!瞧周泽楷这大眼睛睁得,是死不瞑目啊!”

 

“散了散了。”叶修轻轻合上周泽楷的眼,“这游戏也快结束了,大家再坚持……坚持。”

 

 

 

 

 

 

 

 

评论(26)

热度(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