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狗与狗与狗1

(ooc)(修罗场)(补档)

【狂犬自始至终都是狂犬,而忠犬会黑化,奶狗会化身为狼。】



如果你问叶修地铁六号线有多挤。


叶修会告诉你,三明治进去,煎饼出来。


这不是笑话。


有一次叶修带着八伍家的肉松三明治挤上了六号线,到了学校打开书包,只剩下了一张仿佛经过真空压缩的皮。


就像现在,叶修背着一个斜挎包,被人群挤得只能在地铁不开门的一侧面朝透明的车窗,被逼无奈地欣赏R市自然风光,连侧个身都做不到。


为什么要背斜挎包而不是双肩包?


很简单,背着双肩包的你很可能就被卡在门外了。


不管别人如何,反正叶修自从背了斜挎包,挤地铁的效率高了一倍。


叶修神不在焉地注视着窗外已经看了两年的风景。


“世纪路到了,请从右边车门下车,开门请当心,注意脚下安全。We are now at......”


伴随着地铁的语音报站,叶修默默地又往左侧门前贴了一贴,作为2、4、6、9号线的换乘站,这一站对于车上的人和车下的人都是一场生死浩劫。


果不其然,即使叶修已经极有先见之明地尽量缩小了自己的占地面积,依旧被挤得一个趔趄,脸险些贴上了车门玻璃。


直到听到信号灯响起,车门缓缓关闭,叶修才长舒一口气,最难熬的站口算是过去了。一口气还没缓过来,后方一个力度不小的冲力把叶修又往前挤了挤,这回叶修是真真切切撞上车门了。


叶修刚想回头看看是哪位仁兄这么不客气,一只手就覆上了他的屁股。


ao3链接


“报告!”叶修气喘吁吁地扶上教室的门框,身形还未站稳,铃声就响了起来。


高三4班的班主任站在讲台上,皱着眉看着叶修:“怎么开学第一天就来这么晚?”


叶修平复了一下呼吸,面不改色:“等了3班地铁都没挤上6号线。”


班主任了然地点了点头,目光里甚至带了些心疼:“进来吧。”


叶修给了老师一个灿烂的微笑:“谢谢老师!”


叶修刚坐下来,黄少天就悄悄回过了头:“怎么来这么晚?我给你发消息的时候,你不是已经上地铁了吗?”


一想到地铁上的经历,叶修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坐过站了。”


黄少天震惊地看着叶修说不出话来,这得是多迷糊才能实现的操作?


隔壁的方锐也不甘寂寞地加入了悄悄话小组:“我之前还没迟到呢,就是来得比她稍微晚了一点。”方锐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讲台上的班主任,“她就罚我抄课文,怎么对你就这么温柔?”


王杰希出了声:“叶修是年级第一,你是多少?”


方锐还来不及替自己辩解,一个粉笔头正中了方锐的脑门,班主任凌厉地目光扫了过来:“方锐你是属麻雀的吗?”


方锐张了张嘴,又闭了回去。四个人讲话,就他被点名批评。算了算了,成绩不好没人权嘛,他懂的,早就看透了,他不是班主任亲教的。


“安静。”班主任敲了敲讲台,“咱们班这学期转来了一位新同学,大家欢迎一下。”


班主任走到教室门口招了招手,一个高大的男生走了进来。


下面开始窃窃私语。


方锐忍不住又开始讲小话:“这哥们怎么长得这么......成熟?”方锐斟酌了一下用词,“跟老韩一样。”


张新杰忍不住回头替自己兄弟辩解:“不一样,一个是长得真成熟,一个是真的已经长成熟了。”


方锐疑惑地瞪圆了眼睛,张新杰在讲什么?他怎么听不大懂?


看着方锐满脑门问号的傻样,叶修不忍心地出了声:“新杰是说,老韩是长得显老,这位可能真的年纪比我们大。”


方锐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轻轻踢了一脚张新杰的椅子:“哎,你就不能把话讲得明白点?看看人家老叶。”


张新杰无语地转了回去,方锐已经在后面开始喋喋不休地吹起了叶修。


方锐太能扯了,都瞎编到了他出生那天祥云笼罩,叶修被吹得有些不好意思:“行了行了,你今天怎么跟少天一样。”


黄少天突然被叶修点名,本来还很高兴,待听清了内容,头整个扭到了后面:“靠靠靠靠靠靠,什么叫跟我一样?我能听不懂张新杰说的话吗?就方锐那小脑袋瓜能跟我比?”


方锐不服,班主任可以侮辱他,但是黄少天不可以。


“咳咳!”班主任见下面越来越吵,忍不住出了声。这群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新同学还站在讲台上没自我介绍呢,多让人尴尬啊。


这位转学生倒是不甚在意,甚至饶有兴趣地盯着下面的同学,或者说是只盯着叶修一个人。


叶修注意到了转学生毫不掩饰的目光,有些不舒服地垂下了头,反复确认后肯定自己从未见过这个人,叶修疑惑极了。


班级逐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好奇地看向了这位转学生。


转学生拿起粉笔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下三个字。


黄少天跟着轻轻念出声:“孙哲平。”


“这名字一听就是个文质彬彬的男生。”叶修立即作出了评价。


黄少天不同意了:“胡说,我一开始觉得修这个字也贼文静。结果呢?”


叶修不说话了,拧开杯盖装作喝水。


转学生放下粉笔,正了正神色:“大家好!我叫孙哲平。”


“大家好”这三个字一出来,叶修就脑门噔了一声,一口热茶全喷在了黄少天的后背上。


黄少天阴着脸转过身,赫然发现叶修脸色比他还难看,黄少天有些担忧了:“怎么了?”


叶修抽出十几张抽纸帮黄少天擦拭后背:“没事。”


叶修心不在焉地擦着,那个声音他绝对不会认错,是地铁上的那个人。


黄少天敏锐地察觉到,叶修是在听到转学生说话后变得很不对劲,顾不得湿漉漉的后背,他的目光审视地射向了孙哲平。可孙哲平根本不在意黄少天不善的目光,眼睛依旧死死地盯着叶修。


“孙同学,就没有其他要说的吗?”班主任见孙哲平一句话结束,半天没了下文忍不住催促,这个自我介绍也太简洁了一些。


“我应该比大家大两岁。”孙哲平总算收回了盯着叶修的目光,“我休了两年学,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


老师满意地点了点头:“孙同学你就坐叶修旁边吧。”


叶修一僵,什么?


老师指了指叶修身旁的空位,那里本来是苏沐秋的位置,可上学期苏沐秋突然申请了留学,这个位置也就空出来了。


“叶修不光是年级第一,还是我们班的班长。”一提起叶修,班主任的语气里满满的自豪,“叶修!”


被班主任点了名,叶修不得不僵着脸站了起来:“到。”


“要好好照顾新同学,帮助他融入班级体。”班主任示意孙哲平坐过去。


叶修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孙哲平欣然走下讲台,拎着包愉悦地走向了叶修。


突然一个磕绊,孙哲平差点脸朝地摔了个狗啃屎。转过头,黄少天慢悠悠地收回了脚:“对不起,没看到你走过来。”


虽然不知道叶修和这个转学生之间有什么过节,但黄少天能感觉到,叶修很不喜欢这个叫孙哲平的转学生。


黄少天的这个举动算是赤裸裸的挑衅了,连古板的班主任都看出了不对劲。虽然有些奇怪这个活泼的学生今天怎么转了性,但她还是公正地批评道:“黄少天,不要欺负新同学,下次再让我看到,你直接站到后面去。”


黄少天无辜地眨了眨眼:“老师,我是真没看见。”


黄少天的演技超一流,一时把班主任都迷惑了,竟然摸不准黄少天到底是无心还是故意,她揉了揉额头:“算了算了,不准有下次,孙哲平你快坐下吧。”


第一排的刘小别忍不住回过头,冲黄少天比了个大拇指。


孙哲平把包放在桌子上,却没坐下,伸出了手:“班长你好,以后请多多指教。”


叶修神色挣扎地看着孙哲平伸出的那只大手,也不知道孙哲平早上摸完他后洗没洗。但班主任在上面看着,就算有再大的过节,也不该在这个时候发作,叶修慢吞吞地伸出手。


孙哲平的脸上挤出一个夸张的微笑,把叶修的右手紧紧握住,不易察觉地捏了一把叶修的手心,心里感叹了一句真滑,要是这双手能有一天摸摸他那里就好了。


叶修的脸色倏地就变了,心里泛起一阵恶心,把手迅速地抽了回去。


孙哲平也不在意,反正近水楼台先得月,人都坐自己旁边了,还能跑了不成?


黄少天一直回头盯着两人交握的双手,他一开始以为叶修是不是和孙哲平干过架。可转念一想,就叶修那身板,连楚云秀都打不过,和孙哲平打架,有些天方夜谭了。


现在看着叶修抽回手,黄少天忍不住陷入沉思,这孙哲平和叶修握手的时间,是不是有些长了?


“翻到第五页,我们今天上《人因为思想而伟大》。”班主任的声音适时地响起,打断了黄少天的思绪。


孙哲平抽出书本摊开书,也没翻到第五页,就随手一扒拉,翻到哪算是哪,开始托着腮看叶修的侧脸。


盯得久了,叶修实在忍无可忍,伸过手帮孙哲平把书翻到了第五页,再把他的头掰向了书本。


孙哲平总算不盯着他了,叶修还没平静几分钟,一只手又从桌子下面伸了过来,摸上了他的大腿。叶修攥着笔的手一抖,给了孙哲平一个警告的眼神,对他做起了口型:早上的账还没跟你算。


孙哲平露出一个轻佻的笑容,把语文书的第五页撕下了一个角。不一会一个纸条递了过来,叶修无奈地展开:你想怎么跟我算账w ?


盯着那个w,叶修一阵恶寒,把纸条揉成一团扔到了地上,还用脚碾了几下,绷紧了脸色,一丝不苟地盯着黑板。


太可爱了吧,孙哲平摩挲着缺了角的第五页,忍不住偷笑,可爱到想夹在裤/裆里走哪带哪。


高三四班的后门,一个高挑的男生托着篮球,透过后窗看完了叶修和孙哲平所有的小动作。


江波涛从走廊经过,抬眼就看见熟悉的人冷着脸站在别人班的后门,他惊诧地问出了声:“小周?怎么还不下楼,体育课都要迟到了。



(才发现后面两章文字稿丢了,最近忙到几乎当场去世,没时间重写,补不了档了)

(23号之前都不会登Lof  orz 之后再补吧)


评论(25)

热度(1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