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狗与狗与狗2

(ooc)(修罗场)(补档)
【狂犬自始至终都是狂犬,而忠犬会黑化,奶狗会化身为狼。】



周泽楷没吱声,托着篮球转过身就往下走。

和周泽楷当了一整年同桌的江波涛早就见怪不怪了。这位学神什么都好,就是不爱说话,他噙着笑主动追了上去,搭上了好友的肩。

“怎么了?呆站在那?”江波涛好奇地问出了声。

“你知道学长班里新来了一个转学生吗?”周泽楷不仅没回答,还抛给了江波涛一个新问题。

高三一个年级三百多个人,虽然周泽楷根本没说是哪个学长。江波涛也知道周泽楷指的是哪一个。

“转学生怎么了?”江波涛有些疑惑,“他认识叶神?”

“他是学长的新同桌。”周泽楷非常不满。

感情这是吃醋了?江波涛心里一阵嘀咕。

别看周泽楷回回成绩年级第一,人长得还帅,看着更是冷冷淡淡的,谁能想到他从进校那天起就喜欢上了高一届的叶修。

叶修是谁?

叶神啊!全科系魁首,人长得又好看,学校里暗恋他的人能组成一个加强排,那周泽楷还不得天天吃醋?

不是江波涛吹,R中醋王,非周莫属。

“就一个刚来的转学生,和叶神能有你熟?”江波涛拍了拍周泽楷的肩,“放心,在喜欢叶神的人里,我就没见过比你更优秀的,自信点。”

周泽楷不是对自己没信心,相反他深知自己的优秀,可优秀比得过时间吗?撇去杂七杂八的追求者不谈,学校里可是有一个比他和叶修更熟的人。

长得比自己矮,还话多得烦人,偏偏比自己早认识叶修一年的黄少天。

一想到黄少天,周泽楷心里更堵得慌了。

两人已经走到了操场上,周泽楷越想越烦躁,干脆一个助跑单手灌篮,把篮筐砸得狂颤,引来了周围的一片叫好。只有跟在后头的江波涛心惊胆战地拍了拍胸,这又是在把谁的头当成篮筐在砸呢。



这边高三四班,下课铃一响,叶修和孙哲平的课桌就被围得水泄不通。一半是冲叶修来的,一半是冲孙哲平去的。

找叶修的大多是一个暑假没见面来叙叙旧,找孙哲平的就全是好奇心驱使了。

黄少天已经把整个身子转了过来,两腿叉开在椅子上坐着,半个身子扒拉在叶修的桌子上。稀奇的是,他难得没去找叶修,而是把目光全部投给了孙哲平。

方锐的求知欲已经憋了一节课,现在终于能一吐为快:“哎:同学你哪里人啊?”

“B市人。”

正和楚云秀叙旧的叶修一听到B市这两个字,耳朵抖了抖,也转过头看向了身边的孙哲平,语气很是漫不经心:“B市?B市人你还转学到R市?”

叶修一开口就提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心。是的了,B市的教学资源多好啊,谁会往R市转?虽然R市也是一线城市,但比起B市还是差了些。

孙哲平的语气比叶修还要漫不经心:“在B市把人打了待不下去了呗。”

“哦——”
众人恍然大悟,表示理解。B市那种一块砖掉下来就能砸死一窝富二代、半打官二代的地方,孙哲平要是惹了不该惹的人,是待不下去了。

方锐同情地拍了拍孙哲平的肩:“放心,兄弟,这里你揍谁都能待下去。平民,咱高三四一水的平民。”

孙哲平笑了:“是吗?”

“那可不是。”方锐第一个指向了孙哲平身边坐着的叶修,“您同桌,叶修叶大神,离异家庭孩童,爹不管娘不要,还得自己打工挣学费。”

孙哲平奇了,把叶修上下左右打量个遍:“班长,您这么艰苦啊。”

叶修不经意地把校服袖子扯了扯,盖住了自己的腕表,意味深长地看了孙哲平一眼:“是啊,天天挤地铁,被挤得连车都下不去。”

孙哲平听到地铁两个字丝毫不觉得尴尬,反而煞有介事:“那我以后骑自行车带班长来上学啊。”

“你连我家在哪都知道了?”叶修的语气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嘲讽。

孙哲平一噎,半天说不出来话。

之前难得沉默的黄少天这时一拍桌子:“屁!老叶来上学还用你带?我骑自行车载老叶都载两年了好吗,一边去,新同学可不能一来就想着越位啊,守点本分,知道矜持两个字怎么写吗?”

黄少天算是看出来了,这孙哲平就是想泡叶修吧?

围着的一圈人都乐了,第一次见到出苦力出得这么骄傲的。

黄少天,是个人才。

叶修盯着怒气冲冲的黄少天,只觉得脑仁涨得发疼,幸好上课铃及时响起解救了他,围聚的同学们也都随着铃声四散回了座位。

接下来的一整天,除了时不时爬上大腿的手,不时扔过来的小纸条,叶修开学的第一天过得还算轻松......个屁!

孙哲平的骚扰当真如见缝插针,一刻都不消停。好不容易捱到了最后一节课下课,叶修长舒一口气。和孙哲平当同桌他早晚得瘦十斤,孙哲平恶心得他分分钟能呕出来。

孙哲平像是全然察觉不出叶修对他的排斥,甚至腆着脸向叶修发出了邀请:“班长,一起坐6号线回家吗?”

叶修给了孙哲平一个疏离的微笑:“不了。少天,我今天去你家。”

黄少天收拾书包的手一顿,嘴角快咧到了耳后根:“好啊好啊,我暑假买了ps4还买了好多游戏。诶,你不是说想玩P5吗?我家现在都有。”

黄少天如数家珍地把他买的游戏数了个遍,生怕漏说了哪个叶修喜欢的。

“哟,可以啊,今晚有的玩了。”叶修笑着和黄少天勾肩搭背地走出了教室,头也不回地把孙哲平甩在了身后。

黄少天和叶修聊着笑着往楼下走,迎面碰上了抱着一沓作业本的周泽楷。

周泽楷无视了黄少天不善的目光,腼腆地冲叶修笑了笑:“学长,我有几道物理题不会,你能给我讲讲吗?”

黄少天拽着叶修的胳膊就往下走,和站在楼梯上的周泽楷擦肩而过。比起周泽楷无视他的目光,他更狠,他直接无视了周泽楷这个大活人:“快点快点,说好的今晚帮我通关呢,还有好多作业要做,不抓紧回去时间来不及了。”

叶修被黄少天拉扯着,步子只能不停地往下迈,只来得及在被黄少天带过拐角前,回过头给周泽楷做了一个抱歉的口型。

周泽楷站在楼梯中间,盯着空无一人的拐角,捏着作业本的指尖泛起了白晕,顿了半晌,默不作声地走了回去。

黄少天兴致勃勃地载着叶修回了家,一推开门就闻到了一股菜香。

闻着味道,黄少天懊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哎呀,忘了!老叶你早说今天来我家,我就让夏姨烧香菇炖鸡了。”

叶修换上拖鞋,走到餐桌前:“夏姨烧什么都好吃。

夏姨是黄少天家的钟点工,每天来黄少天家里做一顿晚饭,做完就走。

如果不是和黄少天关系好,叶修绝对想不到,黄少天这么一个开朗活泼的人,其实父母常年驻居国外,每天回到家推开门就是一个人孤零零地面对一百多平的屋子。

吃完饭,两人把碗碗碟碟往洗碗机里一扔,飞速地奔回书房刷完了作业,就握着手柄冲进了游戏。

游戏里两个人杀得分外眼红,墙上的指针转过了一圈又一圈。到了后半夜,身边渐渐没了声音,黄少天扭头一瞥,叶修已经握着手柄阖上了眼。

黄少天轻手轻脚地关掉显示器,抱起叶修放到了床上,接着熄灭灯躺在了叶修身旁。在黑暗中犹豫了很久后,黄少天悄悄地撑起身吻上了叶修的额头。



R市的另一个小区里,一户人家的灯光依旧孜孜不倦地亮着。

台灯下,周泽楷伏在桌子上仔仔细细地整理着题目。

这些题目他全都会做,这些题目他全都做过一遍,但是他要从里面挑出来他“不会做的”,去请教叶修。



评论(7)

热度(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