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狗与狗与狗5

(ooc)(修罗场)(补档) 

【狂犬自始至终都是狂犬,而忠犬会黑化,奶狗会化身为狼。】



又是这个眼神。

像是一条毒蛇在啃噬他的心脏,阴鸷到让他窒息。

黄少天不动声色地和周泽楷擦肩而过,心里很是莫名其妙。

虽然以前周泽楷也没给过他好眼色,但也从未这么咄咄逼人过。他仔细回顾了一遍自己这一周做过什么事见过什么人。思来想去,也只能想到,那天放学他把叶修从周泽楷面前拉走。

就这点小事值得周泽楷计较成这样?那要是以后叶修成了他老婆,周泽楷岂不是要拿着刀来捅他?

妒夫,妥妥的妒夫!

黄少天走进教室, 第一件事就是给叶修上周泽楷的眼药:“老叶你都不知道,高二的那个周泽楷。看人都不用正眼的,全用眼角瞟, 嗖嗖嗖地飞刀子。我刚才碰见他,那眼神,差点没把我吃了。”

叶修一点也不相信:“小周?你看错了吧,他可是我见过最有礼貌的学弟了。”

黄少天心里一梗,这话让他怎么接?他总不能说,周泽楷是因为喜欢你才对你和颜悦色。对其他人, 他连一个字的口水都不愿意浪费。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黄少天才不会做,最后随便打了个哈哈把这件事给混过去了。



高三四班这天下午是体育课。

黄少天站在操场边缘往中央一看,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周泽楷居然也在操场上。

比起黄少天一肚子的不满,叶修倒是挺开心。他好奇地走到周泽楷身边:“好巧啊小周,我们今天一起上体育课?我怎么记得你们周一才上过。”

周泽楷自从那天在洗手间听见了叶修的那声“老公”后,就再没去找过叶修。不是不想见叶修,而是他自己需要重新调整一下心态 。

之前周泽楷一直以为,虽然他和黄少天不在同一起跑线上,但至少在同一条跑道上。现在突然告诉他,黄少天早就跑到终点了,周泽楷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自己的定位。

如果叶修已经有了男朋友,那么他再追叶修,他的身份会发生质的变化。
 
从竞争者直接变轨到小三。

周泽楷很迷茫。理智告诉他事情要分先来后到,可情感又在怂恿他横刀夺爱。

叶修伸出手在周泽楷面前晃了晃:“小周?小周?”

周泽楷这才回了神, 目光顺着眼前晃着的手指游移到叶修略含疑惑的脸。几天的迷茫在再次见到叶修后,一下子全都有了答案。

过程再卑鄙无耻又怎样,只有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黄少天既然敢先下手,就不能怪他撬墙角。这个小三他当定了。不仅当定了,他还要再给黄少天找个小四。

周泽楷敛着眉低声细语:“老师有事,下周的体育课调到了今天。”
 
“哦,这样啊。”

叶修本还想再和周泽楷聊几句,操场另一头的黄少天一看叶修去了这么久都没回来,条件反射地觉得周泽楷跟狗皮膏药一样又粘上叶修了。他毫不犹豫地走过去把叶修扯了回来:“要排队了, 你是高二三的还是高三四的啊。”
 
“生是高三四的人,死是高三四的鬼。”叶修边跟着黄少天往回走,边回过头弯着眉眼朝周泽楷笑了笑。
 
周泽楷忍不住抚上胸口,里面那块肉正因为叶修的那一个笑在疯狂地跳动。
 
叶修,早晚有一天,你生是周泽楷的人,死是周泽楷的鬼。



R中的体育课向来很水,热身运动后直接就是自由活动。

现在正是九月艳阳天, 烈日当空,烤得人头皮都要烧起来了。每在阳光下多待一秒,叶修就觉自己身体里的水分少了一升, 他没什么力气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肩。
 
黄少天心领会神地踮起了脚尖,这是自从认识叶修后他每个夏天做的最熟练的动作。
 
叶修往强行长高的黄少天身后一躲,正好站在了他的影子里,连根头发丝也没露出来。
 
黄少天握着叶修的两只手腕搭在了自己的腰上:“扶好伞柄。”
 
叶修点点头,干脆地往前跨一步,和黄少天贴得更紧了一些。
 
黄少天迈着小步子往前走,生怕步子一个跨大把叶修落在了阳光里。

就这样,黄少天这把人形遮阳伞讧上叶修亦步亦趋地跟着,慢吞吞地把快要化成水的叶修运到了树下。

楚云秀早就坐在了树荫里,旁观完整个全程。她无情地嘲弄起了软趴趴的叶修:“身为一个男生居然见光死,叶修你行不行。”
 
根本不用叶修替自己辩驳,黄少天已经反击了回去:“你知不知道长时间的暴晒皮肤会变红,再狠一点还会脱皮。变黑也就算了, 还容易长皱纹,衰老速度都能加一倍。楚云秀你没觉得你暑假回来黑了一个八度吗?”

楚云秀翻了一个白眼,不愿意再搭理黄少天,往旁边移了一米。
 
黄少天就插在那一米里,坐在了叶修的身旁,打开了话匣子。
 
 叶修盘腿坐着,不时点点头,算是回应黄少天。其实他根本不知道黄少天讲了什么,黄少天实在是太能讲了。从娱乐圈扯到校园八卦再扯到鬼怪异闻,连班主任今天穿的鞋子什么颜色他都能扯出来。

 “哟,小周。”叶修突然抬起头招了招手。
 
正滔滔不绝的黄少天一下子被摁了暂停键,黑着脸跟着叶修抬起了头。
 
不知道什么时候,周泽楷抱着篮球站在了他们面前。黄少天心里阴云密布,这小子太阴魂不散了吧, 叶修到哪他跟到哪。
 
可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黄少天的预料,周泽楷这次的目标根本不是叶修。
 
周泽楷腼腆地朝黄少天笑了笑。
 
黄少天起了一身冷汗,周泽楷这个笑容下面绝对暗藏杀机。还没等他参透这抹杀机是什么,他就听见周泽楷诚恳地在邀请他:“学长, 能和你切磋一下篮球吗?”
 
这是黄少天在R中,上学的第三个年头, 认识周泽楷的第二个年头,他从来没听周泽楷叫过他学长, 现在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学长叫得他更冷了。

周围已经响起一片起哄的声音。

黄少天努力撇开心底的凉意,让自己冷静下来。 周泽楷不会是想在叶修面前用篮球碾压他,来凸显自己的优秀吧?那周泽楷这步棋实在下得不太妙,他黄少天虽然不是校队,但也是从小玩着篮球长大的。论技术和经验,即使是校队的周泽楷,也不可能百分百压制住他。

黄少天不再犹豫, 自信地笑着站起身,接过周泽楷手里的篮球:“1V1?”

“3V3。”

黄少天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了,周泽楷这算盘算计的妙。高三四班除了他,还真找不出第二个会打篮球的男生了,一水的游戏宅。

黄少天扫了一圈,最后只能苦着脸把楚云秀拉了起来

楚云秀,蒂花独秀, 他们班第二个会打篮球的人。

正当黄少天为第三个人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冒了出来。

“我来吧。”

黄少天一喜,但等看清了是谁,心情一下子就一言难尽了起来。

居然是孙哲平。

孙哲平跃跃欲试地转动着踝关节。这可是在叶修面前表现自己的好机会, 他怎么可能错过。

不管怎么说,三个人总算凑齐,黄少天和周泽楷面对面拉开架势,气氛竟然相当紧张,连围观的人都嗅到了水火不容的气味。

随着哨响,比赛正式开始。

8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周泽楷一边运着球,一边计算着比分,心情越来越烦躁。这和他预想的不一样,一个孙哲平把他的计划全打乱了,没想到这个转学生竟然这么能打,水平没比他差多少。再配上一个不比他差的黄少天,和一个还算可以的楚云秀。他这边三个校队的男生竟然完全占不到便宜,比分被咬得紧紧的,活活打成了对抗赛。

两分钟后,上半场结束。

孙哲平带着一身的热汗走去了洗手间,打算冲一冲头发。一抬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周泽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

孙哲平对着镜子挑了下眉:“怎么?球场上打不过就想来一发真人格斗?”

“你喜欢叶修。”周泽楷一点弯也不绕, 单刀直入,“我也喜欢叶修。”

孙哲平乐了,感情这是来向自己示威的:“所以呢?你喜欢我就不能喜欢了?小子清醒一点,小学生都没你这么天真。”

周泽楷的声音一丝起伏都没有,自顾自地往下说:“叶修的老公是黄少天。”

最后三个字被周泽楷加重了音量。

黄少天?

孙哲平有些怔愣。叶修居然有男朋友?看着完全不像啊。被他撩的时候, 也是一副未经人事的青涩样。

“怎么可能。”孙哲平的语气里全是不可置信。

 “我亲耳听到叶修喊他老公。”周泽楷说完这句话就转身走了,孙哲平相信与否他不在乎,反正他话已经带到了,他相信孙哲平起码不会无动衷。

孙哲平仍然将信将疑, 毕竟叶修实在不像是有男朋友的一个状态。

等到他心事重重地走回球场边时,一眼就看见黄少天正搂着叶修的脖子唧唧歪歪地不知道在说什么, 嘴巴都快贴到叶修的耳朵_上了。手里拿的那瓶水,如果孙哲平没记错,正是叶修之前喝的那一瓶。

孙哲平一下子就不舒服了,再联想到周泽楷的话, 他几乎瞬间就把黄少天拉进了黑名单。不管黄少天是不是叶修的男朋友,他下半场都不会让黄少天过得这么舒服。

下半场刚开始不久,黄少天就隐隐觉得不对劲。
 
孙哲平好像已经遗忘了球场上还有黄少天这个人存在,甚至运着球擦着他的身体过去,也不愿意把球传给他。

因为队友孙哲平的针对,黄少天直接成了一个路人,连楚云秀摸到球的次数都比他多。

黄少天纳闷极了,一个中场休息,孙哲平怎么就跟转了性一样。 别人看不出来, 他可是能看出来,孙哲平现在的篮球完全在和周泽楷商业互吹,甚至故意去捧周泽楷。

到了最后,球场直接成了孙哲平和周泽楷的秀场。

比赛最后以高二三的胜利告终,周泽楷赢得了满堂喝彩。

黄少天郁闷地坐到叶修旁边,难得沉默了下来。这是他打过最憋屈的篮球了。

叶修拧开了水瓶递给黄少天:“一场球赛就把你打蔫了?”

“怎么可能!”黄少天灌了一大口,搂着叶修的脖子满血复活:“我那是留着力气今晚陪你打游戏!”
 
他什么时候答应今晚去黄少天家里打游戏了?叶修满脑门的问号。但无论如何,叶修也是拗不过黄少天软磨硬泡的,最后还是无奈地跟着黄少天回了家。
 


晚上十点半。

孙哲平摩挲着周泽楷给他的纸条,把号码添加进了通讯录。这是他球赛后从周泽楷那里拿到的报酬, 他要了好几天都没要到的叶修手机号。

敲完最后一个数字, 孙哲平迫不及待地摁下了拨通键。

嗡嗡嗡——

手机在在沙发里振动着。

叶修正打到关键时刻,根本分不出第三只手接电话,他只能向黄少天求救:“少天帮我看一下是谁的电话。”

黄少天正在喝水, 他放下玻璃杯,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号码。”

“估计又是推销电话。”叶修手下的动作一秒不停,“你帮我接一下。”

黄少天熟练地摁下接通键。

另一边等了半天的孙哲平见电话终于接通,张口就来:“宝贝,猜猜我是谁?”

黄少天觉得晚饭一下子全涌到了喉咙,忍着呕意:“宝贝你麻痹,大半夜让不让人睡觉了!什么骚扰电话?想找宝贝去天上人间找,能找一排。不光是你的宝贝,还爱你的大宝贝。l

连珠带炮地说完,黄少天根本不给对面反应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

屏幕上显示出胜利, 叶修这才转过身:“什么宝贝?”

黄少天拿起手柄重新坐回了叶修身侧,开了新的一局:“估计是个出来piao的,打错电话了。”

孙哲平盯着被挂断的电话,强忍怒气,让自己镇定下来,重新确认了一遍号码没拨错。

刚才根本不是叶修的声音,那是谁?

已经十点半了,叶修在谁家?

孙哲平努力回忆着那个声音,那个语气。很快,脑子里滑过了一个人名。

是黄少天!

孙哲平不可置信地望着通话记录,长了二十年,第一次尝到了心如绞痛是什么滋味,就像是身体上的一块肉活生生被别人剜掉了。

孙哲平敲键盘的手指都在颤抖,气得眼前发黑, 半天才哆嗦着点击了发送。

正准备去洗澡的周泽楷被手机的震动拉住了脚步,他拿起来一看,有些惊奇,居然是孙哲平发来的短信,想来也是些没营养的东西。

周泽楷点开信息,随意地扫了一眼。这一眼还没扫完手机直接滑落下去,滚到了地上。

亮着的手机屏幕上,孙哲平发来的短信只有短短一句话。

“叶修正在和黄少天睡觉。”





评论(31)

热度(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