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狗与狗与狗6

(ooc)(修罗场)(补档)

【狂犬自始至终都是狂犬,而忠犬会黑化,奶狗会化身为狼。】



“小周?这道题听懂了吗?小周?”
叶修奇怪地看着神不在焉的周泽楷,这已经是他今天走的第三次神了,上一次就在10分钟前。

“啊,抱歉。”周泽楷歉疚地低下头,敛去了眼里的忐忑与踟蹰,“可能是昨晚没睡好,脑子有点胀。”

叶修一点也不怀疑周泽楷的话。因为周泽楷的状态看起来真的不太好,眉宇间全是疲惫,眼底还有明显的乌青,一副通宵达旦的样子。

叶修随手翻了翻周泽楷的笔记,上面圈出来的题目差不多已经讲了一半,叶修放下笔:“我们休息一会?”

周泽楷点点头,起身把冰箱里的水果盘端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挑拣出一个苹果,周泽楷一边削皮,一边小心翼翼地试探:“学长......有女朋友吗?”

叶修一愣,看不出周泽楷还是个这么八卦的人啊,但他还是诚实地回答:“没啊。”

“那男朋友呢?”周泽楷握住刀柄的手在微微颤抖。

叶修刚刚往嘴里送了一颗荔枝,差点连着种子一起吞了下去:“咳咳!咳咳!哪来的男朋友啊?”

太像了,装得真的太像真的了。

要不是他亲耳听见了老公,要不是昨晚孙哲平跟他说叶修在和黄少天睡觉,他就真信了。

苹果皮被一个用力从中间削断,周泽楷垂下了头,下一刀直接削进了果肉里:“真的没有男朋友吗?”

拜托,有也没关系,起码不要隐瞒我。

叶修站起身去撩周泽楷的头发,手掌覆在了他的额头上:“没发烧啊。”

周泽楷难得没有因为叶修和自己肌肤贴触心跳加速。他捏着叶修的手腕,把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拿了下来,将削好的苹果放进了叶修的手心里。

“我去下卫生间。”周泽楷尽力给了叶修一个与平常无异的微笑。

叶修看着掌心里削得并不圆润的苹果,摩挲着微凸的棱角,总觉得周泽楷今天怪怪的,但具体到哪里奇怪,他又捕捉不到了。

叶修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想太多。

把胡思乱想全部甩了出去,叶修低头咬了一口苹果,真甜。

周泽楷站在盥洗池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里已经再也找不到忐忑和踟蹰了。他的手在裤兜里摸了摸,掏出了一个小玻璃瓶。周泽楷用拇指和食指夹住瓶身晃了晃,瓶子里的白色粉末随着周泽楷的动作也在晃动着。

今天他早早地出了家门,赶在叶修来给他补课前,去见了孙哲平。

在咖啡厅里,孙哲平把这瓶药推给了他:“找机会兑在饮料里让叶修喝下去。”

这会是什么药,周泽楷一瞬间就意识到了。

周泽楷皱着眉头盯着那个小瓶子,半天没有伸出手去拿。孙哲平直接拿起药瓶扔进了他怀里:“别磨磨唧唧得跟娘们一样,把这个药给他一灌,录个视频,送给黄少天当礼物,我不信黄少天不跟叶修分手。”

“那要是叶修醒来质问饮料怎么回事呢?”

“你就打死不承认,就说绝对没碰过呗。”

孙哲平的话在脑海里不断回放,周泽楷把药瓶重新塞回口袋里,抄起冷水打湿自己的面颊,让自己清醒一些。

他知道孙哲平在利用他,美其名曰自己和叶修熟,这份药由他来下完成度更高。其实呢?周泽楷怎么会不知道,一旦叶修知道真相后怪罪起来,锅一定全是他周泽楷来背。

周泽楷对着镜子,把自己嘴角嘲弄的弧度一点点拉平,然后扬起了在叶修面前最熟练的微笑,腼腆的弧度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但是那又如何?

他不在乎被当枪使。

“学长。”周泽楷从洗手间走出来,踱着步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学长......你......”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

周泽楷似是鼓了很大的勇气:“江波涛今晚约我去KTV,我能邀请你一起去吗?”

这就是周泽楷今天坐立不安的原因?叶修忍不住笑出声,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拘谨的男孩子,珍稀物种啊。

“可以是可以,就是我和你的朋友都不熟,过去不会尴尬吗?”叶修认真的提出疑问。

“不会。”周泽楷斩钉截铁,前面的那些话他可能是在忽悠叶修,但唯独这句话真的不能再真,“大家都很喜欢学长。”


叶修坐在昏暗的包房里,突然有些后悔答应周泽楷这个邀约。

包房里,除了他和周泽楷,鬼哭狼嚎一片。

世界众生皆妖魔鬼怪,唯他和周泽楷遗世独立。

四个字总结,说白了就是:格格不入。

终于,服务员端来了一盘酒水,缓解了叶修的尴尬。

手里还握着话筒的杜明诧异地看了过来:“居然还有人喝果汁?”

在一排啤酒面前,一杯果汁显得太与众不同了,格外引人注目。

叶修笑了笑:“嗯,我不会喝酒。”

“叶神不练练吗?”杜明直接把脑袋凑了过来,“男人哪能不喝酒啊。”

“还真不是我不想喝。”叶修苦笑,“实在是酒量太浅,一口倒。”

杜明还想再劝,被江波涛眼疾手快地拽着胳膊拖起来,又去嚎嗓子了。

刚才江波涛可是收到周泽楷的眼神暗示了,那意思不能更明显。这杯果汁分明是周泽楷给叶修点的,他们再继续劝叶修喝酒,不是明显跟周泽楷过不去,当人家追妻路上的绊脚石吗?

所以江波涛毫不犹豫地把杜明扯了出来,希望周泽楷看在他这么识时务的份上,下次能多借他几份作业抄一抄。

可江波涛的计划完全落空了,即使没有实体电灯泡,也会有不速来电。

周泽楷正想着怎么让叶修喝了这杯加了药的果汁,叶修的电话就震动了起来,叶修不好意思地和周泽楷打了个招呼,站起身走出了包厢。

“喂。”

“老叶是我!我到周泽楷家楼下了。”黄少天说话从来不带喘气,根本不给叶修插嘴的机会,话跟豆子一样不停地往外滚,“你的内裤忘在我家了,我给你送过来啦。哎哟我去,今天的温度得有37度吧。我这一路骑过来都要热死了,不说了啊,我正准备上去呢,一会给我开门。”

“等等。”叶修脸有点红,毕竟内裤丢在别人家真不是一件能宣之于口的事,“我不在他家。”

黄少天不太能理解叶修的话,不在周泽楷家?什么意思?

“我和周泽楷在KTV呢,就是他家小区对面的那家,312房间。”

黄少天跨坐在自行车上,心里的火蹭蹭地往上冒。周泽楷这小子可以啊,居然还知道玩战术了。居然把叶修骗到KTV去,幸好他今天过来了,否则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叶修还不成了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行,我这就过来。”黄少天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

叶修感激地道了声谢。

听着叶修的道谢,黄少天有些心虚。其实,那条内裤是他从叶修的包里翻出来,偷偷藏起来的。就是为了叶修今天给周泽楷补课的时候,他能以内裤为借口,来找叶修。

周泽楷让他在球场上输得那么难看,还想和叶修过二人世界?

还敢带叶修去KTV?

门都没有!

黄少天越想越气,把自行车蹬地飞快。

几乎是冲进了312房间。


叶修的手刚刚端起果汁,坐在他对面的周泽楷借着昏暗的灯光掩去了自己眼里的兴奋,背在身后的手激动地颤抖。在他的旁敲侧击下,叶修终于要开始喝果汁了。

突然嘭地一声,包房的门被踹开,江波涛正在飙的高音被吓得一个颤抖成了车祸现场。

看到进来的人,周泽楷脸色一变。

黄少天怎么会来?

叶修都来不及解释黄少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黄少天已经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了叶修的旁边,伸手抢过叶修手里的果汁。

“我的天渴死我了。”

整套动作,从坐下到抢杯子再到喝下,如行云流水般流畅。

周泽楷脑子都打结了,僵着手脚嘴唇发白,眼睁睁地看着黄少天把那杯加了料的饮料灌了个底朝天,一滴都没剩。

脑神经好像一瞬间被全部引爆,周泽楷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他结结巴巴:“今天早......不早了,咱们就到这里结束吧。”

江波涛一脸莫名其妙,他歌都还没唱几首怎么就结束了。

那小小的一杯果汁里,周泽楷把整瓶的药粉全部倒了进去,加上黄少天又是一口闷完,药效发作的比想象的还要快。

黄少天一杯冰镇果汁下肚,喉咙里的干渴非但没得到缓解,反而越来越难受。全身到处燥热一片,尤其是下腹像是着了火。

叶修担忧地摸上了黄少天的脸:“少天你怎么脸这么红。”

脸上的手凉凉的、滑滑的,黄少天差点就忍耐不住,牵着那只手去摸自己滚烫的胸膛,他粗喘着气:“不知道......怎么这么热......好热啊。”

叶修仔细观察着黄少天的状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眉头越皱越紧,突然瞳孔骤缩,当即转过头去看周泽楷。

周泽楷被看得头皮发麻,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声音里带着颤抖,再一次重复:“今天就到这结束吧。”

叶修扶着黄少天点点头:“我看少天情况不大好,先把他送到你家休息一会?”

周泽楷的牙齿都在打颤,他心里咆哮者,怎么能让这种状态的黄少天去他家?可他又没办法跟叶修直说那杯果汁里兑了xing药,他只能硬着头皮把黄少天带回了自己家。

叶修在前面走着,周泽楷在后面亦步亦趋地跟,一路盯着叶修的脚后跟,连头都不敢抬。

等到了家门口,周泽楷默默地走到叶修前面,把钥匙插进了门里,悄悄偏过头去看叶修的脸。

面无表情。

周泽楷入坠冰窖,这是他从未在叶修脸上看到过的神色。

叶修把已经开始神智不清的黄少天拖到了沙发上,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黄少天却抱得更紧,甚至整个身体都贴了过来。

“热......叶修......我好热......”黄少天的脑袋耷拉在叶修的肩膀上,灼热的吐息不断喷洒在叶修颈间。叶修尝试着扯了几次,黄少天反而黏得更紧,跟牛皮糖一样贴在了叶修的身上。

叶修干脆不去再管黄少天,他审视地看向了还站在原地的周泽楷,声音平淡却一针见血:“果汁里有什么?”

周泽楷嘴唇动了动,吐出的两个字细若蚊蝇,但叶修还是听见了。

xing药。

“哪来的?”叶修的声音依旧淡淡的,好像一点也不生气。

可就是这样平淡的声音,让周泽楷没由来地惶恐。

他没有任何犹豫地选择坦白从宽,声音甚至有些凄厉:“孙哲平。”

这是一个意外的名字。

叶修挑了挑眉,他倒是没想到周泽楷还能跟孙哲平搭上关系。倒真是他识人不清了,以为周泽楷是个根正苗红的好苗子,没想到和孙哲平一副调子。

叶修的脸上连平淡也没有了,在听到孙哲平的名字后直接染上了戏谑。

周泽楷心里一窒。

怎么回事?抛出了孙哲平的名字,叶修应该对他的愤怒少一些了啊,他怎么觉得自己反而更加希望渺茫了?

周泽楷往前跨了一步,直接半跪在了叶修的面前。

“学长,我......我是真的喜欢你,特别喜欢。我从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你了,我控制不住自己,每次看见你我都忍不住......”周泽楷语无伦次,最后只能扶着叶修的膝盖颤着声,“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这大概是周泽楷第一次说这么多话了,他的声音里是要溢出来的乞求。

叶修叹了口气,揉了揉周泽楷的黑发,声音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温柔:“周泽楷,我不生气,我只是有点失望。”

周泽楷支撑地面的膝盖一软,整个人直接跪坐在了地上。他强忍着眼睛里的酸涩,抬起头去看叶修:“我不会放弃的。”

叶修看着周泽楷眼里的执著,那份执著因为到了极点竟显出了几分疯狂。叶修突然一憷,感到了莫名的冷意。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另一个缠着他的神经病,孙哲平。

黄少天圈着他的腰的手越来越紧,搁在他后腰的那只已经伸进了他的衣服里,顺着他的脊背来回抚摸,嘴里喃喃不停。

黄少天的嘴唇抵在叶修的脖子上,叶修断断续续隐约听见了叶修、爱你、喜欢这些字眼。现在叶修的心情特别复杂,原来黄少天喜欢自己啊。他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迟钝了。

看着黄少天烧得通红的脸,再看了看刚刚宣誓完不会放弃的周泽楷,叶修突然笑了。

笑得周泽楷心惊胆战。

叶修没有对周泽楷的宣誓作出任何回应,他只是笑着:“小周,借你的卧室用一下。”

叶修没再去看周泽楷的表情,直接拖着晕乎的黄少天进了周泽楷的卧室。

周泽楷跪坐在地上,不可置信地看着卧室的门在他眼前打开,再关闭,紧接着反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周泽楷的眼前一片漆黑,世界在这一刻都静止下来了。

他死死地盯着那扇门,表情狰狞得可怕。

又过了一会,周泽楷终于垂下了头,改为盯着地板上的花纹发呆。

门铃突然响起,周泽楷先扭头看了看紧闭的卧室门,才起身去开门。

毫不意外,门外站着孙哲平。

火急火燎赶过来的孙哲平看着衣冠整齐的周泽楷,忍不住拍了拍周泽楷的肩:“哥们,够意思啊!专门等着我一起3P呢?”

孙哲平本以为周泽楷下了药之后,肯定按耐不住直接把叶修拉上床可劲欺负,现在看来周泽楷还没有动叶修。

啧,舍不得了吗?

真傻。孙哲平在心里鄙视着自己的这位盟友。追老婆不当衣冠禽兽?周泽楷必输无疑,果然他才是那个能站上最高领奖台,牵手叶修的人。

周泽楷冲着孙哲平诡异地笑了笑:“等着你一起4P。”

孙哲平一惊:“4?”

孙哲平站在客厅里四处看了看:“叶修呢?”他走到了紧闭的卧室门前,转了转把手,没打开,他回过头疑惑地问周泽楷:“在里面?”

周泽楷心里一片舒爽,他的声音甚至是兴奋的:“是啊,和黄少天在里面。”

孙哲平不可置信:“谁?”

周泽楷一字一顿地重复:“黄,少,天。”

孙哲平忍不住捞起周泽楷的领子把人掼在了沙发上:“你他妈是傻逼吗?灌了药的人你都看不住?”

周泽楷看着失了理智的孙哲平都懒得搭理,把头偏向一边,盯着主卧的门沉默不语。

孙哲平看着周泽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愤怒地一拳砸在了周泽楷耳侧的沙发靠背上,忍不住骂出声:“妈的,真是猪队友。早知道我就该在厕所,把叶修直接给上了。”

厕所两个字唤回了周泽楷的神志,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一种会让他悔不当初的可能性。他颤抖着问出声:“周二?厕所?”

孙哲平惊讶万分:“你怎么知道是周二?”

周泽楷心里有一团火在烧:“你让叶修喊你老公?”

孙哲平彻底怔愣,然后又有些小骄傲:“原来你都听见了。”

那团怒火烧到了周泽楷的四肢百骸后,反而冷静下来了。他沉着气:“你把昨天的通话给我讲一遍,一个字都不准漏。”

孙哲平有些奇怪,但察觉到周泽楷慎重万分的样子,秉着盟友情谊,他还是努力回忆起每一个字,重复给了周泽楷。

沉默着听完孙哲平的最后一个字,周泽楷再也忍不住,一个拳头砸在了孙哲平的脸上,骂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句脏话。

“孙哲平!我日你妈!”






(明天再补两章,后天狗狗狗的更新就可以跟上啦)

评论(19)

热度(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