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童话都是骗人的—美人鱼(上)

(ooc)(没逻辑)



陆地上最广阔的是海洋,比海洋还广阔的是天空。

叶修站在潮湿的甲板上对这句真理予以了否认。

放眼远眺,视线所及之处天水相接,当你处在大海中央时,海天同阔才是人真正的感受。

现在是傍晚时分,夕阳把海水染成了橘红色,浪峰上的每一片霞光都像是燃烧着的火焰,这是久居内陆的叶修从未见过的景象,不由得看迷了眼。

“殿下!殿下!”年轻的侍者匆匆忙忙奔上甲板,“晚宴要开始了。”

叶修收回目光随意地理了理领结,从容不迫地和侍者走进了船舱。

随着甲板上王子的离开,原本净到没有一丝波纹的海面漾开了一圈细波,一个湿漉漉的脑袋冒了出来。

这是一条男性美人鱼,有着漂亮的幽蓝色尾巴,和海洋般蔚蓝的瞳孔。他是这片海域之神最小的儿子,刚刚迈入十八岁的周泽楷。

这并不是周泽楷第一次浮出水面,与大多数向往水上世界的人鱼不同,周泽楷对陆地并没有什么兴趣,他高频率地浮出水面只是为了观察人类。

父王说过,奇迹有很多种,但没有一种比人更神奇,他们的力量能跨越大海,哪怕南风呼啸中涌起巨浪,他们仍能在威胁他们的潮水中找到通途。

就像叶修对“比海洋更广阔的是天空”的评价一样,周泽楷对他父王的话也是不以为然。他在海上观察了这么久,见过了太多太多被海浪吞噬的人类。如果这种生物也能算作奇迹,那人鱼就该是神迹。

但今天,周泽楷像往常一样浮出水面,观察着过往船只,突然就发现奇迹了。

周泽楷捂着自己的胸膛,感受着自己心脏疯狂的跳动。

奇迹应当只有一种,就是惊鸿一瞥后,一个人成了你的奇迹。

那个好看的人类已经不在甲板上了,听船上其他人对他的称呼,那应该也是一位王子,好像是叫叶修。

周泽楷在心里默念着叶修这两个字,恋恋不舍地跟着行驶的轮船游到了黑夜,一路不时有音乐声传进他的耳朵。

他是在参加舞会吗?舞会上会不会有许多好看的姑娘缠着他跳舞?周泽楷看着灯火通明的船舱,吃味地想着。

突然一道闪电劈过,海面一瞬亮如白昼,紧接着风开始嘶吼,潮开始呐喊。

糟糕!暴风雨来了!

周泽楷惊慌地看向头顶的轮船,在风鸣浪涌中,这艘巨轮已经开始摇摇欲坠。又是一道闪电劈下,船的桅杆轰然倒塌,船身开始侧倾,无数的人落入水中,向着海底沉去。在那无数人中,周泽楷一眼就找到了叶修。他奋力朝着叶修游去,托起了他的头,揽着人游向岸边。

周泽楷把怀里的人放在了沙滩上,凝视着叶修的脸庞受不住蛊惑地吻上了他的额头。

一吻还未落下,周泽楷就警觉地直起身看向了西南方。凭借超乎人类的感知力,他探查到一群人正朝着这边赶,粗略感知一下至少有几十个。看着怀里的叶修,再看看自己的尾巴,周泽楷一咬牙把叶修平放在了地上,躲到了礁石后面。

那是听闻叶修的船只出事后慌忙赶过来的星罗国王子黄少天。

黄少天惊喜地抱起沙滩上的叶修,剧烈地晃起了叶修的肩膀:“叶修!叶修你醒醒!”

叶修被晃得睁开了迷蒙的双眼,眼睫上还沾着水珠,他的记忆还停留在惊涛骇浪的大海,好半天才认出眼前人:“少天?”

黄少天激动地把人抱进了怀里:“你吓死我了!”

叶修不自在推了推黄少天的胸膛,无奈黄少天力气实在太大,他只得被黄少天箍紧在怀里絮叨:“我让你早一个月来你偏不,非要拖到今天。最近是风暴天,海上航行本就危险,幸好你福大命大上天眷顾,被冲到岸上来了,你说要是......要是你......”

黄少天说不下去了,他完全不敢想失去叶修后他会怎么样,恐惧地把失而复得的叶修抱得更紧了一些,像是要把叶修嵌进骨头里,直到叶修忍不住吸着气说自己快被勒死了才放开。

无论黄少天教训什么,叶修都点头称是,一副谦逊忏悔的模样,黄少天也知道叶修根本没听进去一个字,只得把人打横抱了起来:“走,先回王宫,回去我再慢慢教训你。”

叶修圈住黄少天的脖子,真诚地道着谢:“少天,谢谢你救了我。”

黄少天脸上一红:“那......那当然,你可是我的未婚妻,我不救你救谁。”

叶修一听到未婚妻这三个字就开始牙疼,天知道他父王怎么想的,给他寻了这么一门亲事。找谁联姻不好,非要找邻国的黄少天。虽然他从小和黄少天关系好到能穿一条裤子,但他也接受不了好兄弟摇身一变成老公啊,不然他也不会拖到订婚日前一天才来。这下好了,黄少天又捞到一个救他一命的功劳,他父王知道了,怕不是得把他打包扔黄少天宫里。

直到黄少天一行人的身影渐行渐远,周泽楷才从礁石后冒了出来,沉着脸一掌把近两米高的礁石拍得粉碎。

周泽楷没回海底宫殿,一路向南游到了海巫所:“我要变成人类。”

这一届的海巫是个人美心善的女人,周泽楷破门而入把正在做试剂的海巫女吓了一跳,试管啪嗒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青绿色的粘稠液体流了一地。

海巫女看见来人很是惊异:“小殿下?”

据她所知这位小殿下可是对人类最不感兴趣了,哪怕整个海底的人鱼都来她这领了化腿魔药,周泽楷都不会敲一下她的门。

“我想要去陆地。”周泽楷游到了海巫女的身旁,声音开始磕绊,“为了......为了一个人。”

海巫女哑然失笑,看来只要是人鱼都逃脱不了爱上人类的宿命。

与初代人鱼公主不同,现在与人类恋爱的人鱼数不胜数,海底早就有了能最大限度保护人鱼的魔药和人性化的兑换原则。

“一瓶魔药等同于一块六角鳞片。”海巫女转过身在货架上翻翻找找。

“没有其他的兑换方式了吗?”周泽楷神色犹豫。

海巫女拿魔药的手一顿,不甚理解地转过头。六角鳞片是人鱼身上最珍贵的一块鳞片,可再珍贵如果没了尾巴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求婚.....礼物。”周泽楷的脸有点红。

海巫女懂了,感情这位溺死在爱河里的小殿下是要拿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去示爱啊。

海巫女忍不住劝诫:“这世界上稀奇物件多的是,什么样的求婚礼物不好找?但你要是不用六角鳞片换的话就只能用声音来换了。”

周泽楷仔细斟酌了一下,叶修是他的奇迹,他的奇迹就该配这世界上最好、最独一无二的宝贝。除了自己身上长着的那块鳞片,他再也想不出更好、更独一无二的宝贝了,只有这个东西是永远无法复制的。于是他坚定地点下了头:“就用声音。”

海巫女只能叹着气取走了周泽楷的声音,递给了他一瓶魔药。

周泽楷接过魔药想说谢谢,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声音了,于是给海巫女深深地鞠了一个躬,义无返顾地走了。

灌了魔药的周泽楷迈着虚软的步子朝着海边最金碧辉煌的城堡走着,即使已经经过了数代的改良,化腿魔药让长出双腿的人鱼无需再忍受刀割般的疼痛,却也还是无法给予能支撑人鱼们长时间行走的健壮双腿。

周泽楷在距离城堡几十米的地方噗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他咬牙看着几十米外的城堡大门,正准备手脚并用朝前爬,一双精致的长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他抬起头往上看,太阳投射的光晕下那个人有着他魂牵梦绕的那张脸。

是叶修!

叶修低头看着匍匐在地上的大男孩,虽然身量挺长,但看起来还不满18岁,一张俊脸被泥土蹭得灰尘仆仆,两只蔚蓝的眼睛正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那眼里的蔚蓝色让叶修觉得格外熟悉,却又想不起曾在哪见过,他弯下腰把想把人给扶起来,可周泽楷的双腿现在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叶修又哪里扶得动他。

叶修忙活了半天,反而把周泽楷弄得更脏兮兮的了。看着周泽楷眼里涌上的雾气,叶修的心软得一塌糊涂,招来黄少天给他留的两个侍卫把周泽楷抬上了他的马车。

叶修看着对面双腿并拢少女般坐姿的周泽楷,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别这么拘谨。”

周泽楷张口就想说谢谢,却只做出了口型发不出声音,他慌忙捂住自己的嘴,垂下了头,他又忘记他没有声音了。

叶修一愣,一颗心都快化成水了。他轻声细语:“你穿的衣服像是外邦人,是第一次来星罗国吗?”

周泽楷点了点头。

“家里可还有其他人?”

周泽楷想起了被自己留在海底的父王和兄弟,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叶修这个问题,他要是点头了,万一叶修追问起他家人在哪,他可如何是好。

叶修看着周泽楷复杂的神色,只当自己戳到了人家痛处,心里对这个看起来小了自己几岁的男生更加怜惜。他干脆坐到了周泽楷的旁边,把人搂进了怀里:“那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弟了。”

周泽楷愣愣地被叶修圈在怀里,脸贴着叶修温热的胸膛,一张脸涨得通红。

黄少天掀开帘子看到的就是叶修搂着一个陌生男人的画面,气得他差点心肌梗塞。

“你是谁?”黄少天毫不犹豫地拔出了自己的配剑,剑锋直指周泽楷。

就是这个人,抢了自己功劳的小人!

周泽楷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

叶修看不下去地站到了周泽楷的身前,黄少天的剑峰来不及收回直接抵上了叶修的前胸,黄少天大惊失色:“你这是干什么?”

叶修挡在周泽楷面前纹丝不动:“这是我弟弟。”

黄少天脑袋都大了,从小和叶修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他哪里不知道叶修只有一个双胞胎弟弟,这个莫名其妙的弟弟又是从哪个旮旯里冒出来的?明明一看就对叶修别有企图。

叶修心里对这个刚捡来的小可怜护得相当紧,哪里在乎黄少天怎么想,毫不客气地行使起了自己未来王子妃的权利:“准备个轮椅。”

黄少天心里一松,半身不遂,竞争力对半减都算少的。又见叶修扭头和那个瘸子交谈来交谈去对方都只是点头摇头,黄少天彻底放心了。

一个是半身不遂的哑巴,一个是四肢健全头脑聪明智勇双全俊美无俦的王子。他有什么好紧张的,给这人加个喷射器都赶不上自己。

这样一比较,黄少天立刻热情了起来,吩咐侍卫准备这个准备那个,短短几分钟弟弟就叫了好几声。那亲切劲,像周泽楷和他是从一个肚子里爬出来的。

黄少天给周泽楷准备的房间让周泽楷满意的不得了,隔壁就是叶修的卧室。

赖在黄少天王宫的这些天,周泽楷可没少吃叶修豆腐。天天腻歪在叶修身边,仗着腿脚不便,当真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哑巴,就差叶修扶着他去上厕所了。看得黄少天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只得一边安慰自己那是个残障,一边暗地里加快了和叶修的婚期。

入夜,周泽楷又拉住了刚给了他一个晚安吻的叶修,眼神里写满了想让哥哥陪我一起睡觉的渴望。

叶修根本没办法拒绝这样的周泽楷,宠溺地顺着周泽楷的请求脱了鞋袜躺到了床上,侧拥住了周泽楷:“这是最后一次了啊,再过三天我就要和少天成婚了,可就再也不能和你一床睡了。小周你已经长大了,男子汉要顶天立地,哪能睡觉还要别人陪的。”

周泽楷瞳孔骤缩,这些天过得太心满意足,他都忘了他那天藏在礁石后听到的话了,叶修是黄少天的未婚妻.......

周泽楷攥紧了双拳,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把叶修吓了一跳。

叶修撑起了上半身:“怎么了?”

周泽楷拿起床头的纸和笔刷刷地写了起来,叶修越看越心惊。

“你......你是人鱼?”叶修不可置信地上下地打量着周泽楷。

周泽楷点了点头,在羊皮纸上飞快地写下:我用声音换了双腿。

叶修脑子一时有些打结,这个自己捡回来的孩子竟然是救了自己一命的人鱼,这个世界有些超乎他认知的魔幻了,可是看着周泽楷认真的眸子,叶修不由自主地就相信了这一切。

他能相信周泽楷是海底的美人鱼,能相信周泽楷是他的救命恩人,但即便周泽楷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也不能......

叶修复杂地看着单膝跪地的周泽楷,周泽楷的手里捧着一个挂坠项链,那是一个幽蓝色的六角棱片,看起来像是某种鱼类的鳞片,在月光的照射下发着瑰丽又奇异的色彩,看起来就不是凡品。而在周泽楷右手捏着的纸上则写着:嫁给我。

“就算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也不能嫁给你。”叶修弯下腰想把周泽楷扶起来,可周泽楷梗在地上一动不动,一副你不答应我我就在这里跪倒天荒地老的倔强模样。

叶修只得跪坐在了周泽楷的对面:“小周,谢谢你救了我。但是我和......黄少天,我们是从小就定下了婚约的,我必须也只能和他结婚,对不起。”

说完这番话,叶修起身走了出去,留下了在黑暗中捧着项链单膝跪地的周泽楷。

周泽楷茫然无措,人类不是都会对救命恩人以身相许的吗?这些天的相处,他......他真的感觉叶修是喜欢自己的啊,为什么......

叶修走回自己的房间靠着门滑坐了下去,刚刚其实有一瞬他动心了。

当周泽楷那双蔚蓝如大海的眸子盯着你时,你真的会溺死在里面。但是不行,他和少天结婚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是两个国家的事,他肩负的责任没有给他自由选择的机会,即便他可能真的在这些天的相处中喜欢上周泽楷了。

当晨曦来临,暖阳洒进窗子,周泽楷才痴痴呆呆地回过神,单膝跪地的那条腿已经失去了知觉,周泽楷看着窗外初升的太阳,眨了眨眼,被刺激得流出了眼泪也不知道收回目光。

不管周泽楷再怎么抗拒,叶修和黄少天的婚礼还是在三天后如约而至了。

深夜,周泽楷立在叶修的窗外,透着窗帘的缝隙看着屋里发生的一切。

叶修皎白的两条腿挂在黄少天的肩上晃来晃去,不时能看见脚背和小腿绷成一条暧昧的直线。

屋里的黄少天又换了一个姿势,叶修被他抱在了怀里。叶修的下巴搁在黄少天的肩上,一双眼睛泪眼朦胧没有焦距,嘴唇不知是被他自己还是黄少天咬得红肿,周泽楷甚至能看见叶修的嘴边还挂着白色的不明液体。

黄少天满足地贯穿着叶修,一个冲刺后,把叶修顶得哀叫一声抱住了他的脖子。

周泽楷几乎要攥碎了自己的手骨,再也忍不住,转过身消失在了叶修的窗前。

叶修趴在黄少天的肩上,看着周泽楷远去的身影,在心里由衷地祝福着周泽楷。

这一去一路顺风。

叶修知道周泽楷再也不会回来了,他之所以把婚房定在自己睡的客卧就是因为只有这个房间的窗,是面朝走廊的。

叶修离得远并没有注意到,站在窗外的周泽楷早在黄少天压在叶修身上时,眼里的蓝就浓郁到了极致,一双蔚蓝的眸子几个瞬息之间就化成了极夜般的黑......





(字数写爆掉了,只能分成上下2p)
(上篇比较温和一些,大家可以提前心疼起叶叶或少天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又是小周绿少天啊…………
(圣光今天刚写完大纲和设定,等这篇下写完就更)

评论(78)

热度(1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