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童话都是骗人的—美人鱼(下)

(ooc)(没逻辑)(剧毒)



周泽楷回到了深海。

回到海洋等同于舍弃人类的身份,在跃入大海的瞬间,周泽楷重新长出了鱼尾,声音也失而复得,只不过他的鱼尾根部缺失了一块六角鳞片,颜色也不再是幽蓝,而是和瞳孔一样极夜般的黑。

人鱼鲜少有这么暗沉的尾色,周泽楷一路游回宫殿,引来了许多人鱼的注目。他毫不在意那些或好奇或害怕的视线,径直游到了深海的禁区。

深海禁区里长满了珊瑚礁,这片珊瑚礁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它们背后守护的东西——一把淬了毒的匕首。

那是当年化成泡沫的美人鱼的姐姐们,用她们的头发与海巫婆交换来的匕首。经过了数千年的衍化,这把匕首已经成了一件神器。

当周泽楷穿过叠嶂的珊瑚礁抵达最深处时,神器旁的金色人鱼让他僵在了原地。

周泽楷目光闪躲,嘴唇张了张只吐出了一句无声的父王。

周泽楷的父亲不仅是这片海域的域主,也是这一任的神器守护者,但他今天来这里并不是为了阻止自己的儿子。他叹息着拿起匕首递给了周泽楷:“拿去吧。”

周泽楷恭恭敬敬地上前接过了匕首,给这位因为成了一位好父亲而不再是一位好海神的域主深深地鞠了一躬。

年迈的海域主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无喜无悲。

命运在永不停息地转动,没有人能够掌握转轮,而周泽楷的命运之轮自出生之日起就已经被划好了轨迹。

这位在海洋里出生的海神之子,命里无水,注定了周泽楷终将不属于海洋。

周泽楷拿着匕首前往了海巫所,却并不是去找海巫女,他用自己的王氏之血唤醒了深海里最邪恶的女巫,那个夺取了人鱼的声音并让人鱼变成了泡沫的海巫婆。

沉睡了数千年的海巫婆再一次睁开了眼,看到的却不是久违的海底世界而是一双极深沉的眸子,那双瞳孔里化不开的黑让这位面丑心恶的海巫婆都心惊胆战了起来。

脖子上传来冰冷的触觉,海巫婆颤抖地低头去看,抵住她的是她曾今给出去的匕首。

海巫婆咽了口口水:“这位尊贵的大人有......有何贵干。”

“我要诺恩斯魔药。”

被挟持的巫婆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惶恐地摇着头:“不能!我不能给你!那是要熬干我全部巫力甚至要献上躯体才能熬制出的魔药。”

诺恩斯是宇宙混沌之初诞生的命运女神,执掌这天地间万事万物的过去、现在、将来。诺恩斯魔药顾名思义,就是把过去、现在和将来揉混在了一起,是和别人置换命盘的天谴之法。

“只要你配制出来,我会帮你重新畜养巫力,”周泽楷把匕首压得又深了一些,“可要是这把匕首割破了你的喉咙,连灵魂都没有的你可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当年的人鱼公主并不知道,如果她当时把匕首刺进了王子的心脏,那么当旭日东升时,王子就会代替她化成泡沫。同样的,如果现在这把匕首刺破了海巫婆的喉咙,她一样会化成泡沫消失在这天地之间。

海巫婆飘忽着眼神踟蹰不语,周泽楷狠戾地举起匕首就要往下刺,海巫婆惊恐地缩成了一团,再也不敢犹豫:“别别!我配!我配!”

周泽楷在海底陪了海巫婆整整一个月,才配置出一小瓶诺恩斯,但这些魔药用来达成周泽楷的目的已经绰绰有余了。



叶修坐在姹紫嫣红的星罗宫花园里,他的脖子上挂着一枚项链,项链的底部坠着一块幽蓝色的六角鳞片。

在周泽楷走后的第二天清晨,叶修在窗台上发现了这枚项链。思来想去,他还是把这条项链戴在了脖子上,权当做是一个回忆了。

叶修坐在躺椅上喝着百果茶,抬起头看着蔚蓝的天空,不知不觉就想到了周泽楷的那双眼睛。

叶修心烦意乱地又灌了一大口百果茶,把周泽楷这三个字赶出了脑子。

头顶刚刚还万里无云的蓝天,突然卷起了一层墨色的云,翻滚着挤压起了天空,透过密云的缝隙隐隐有猩红的光芒投射了下来。天空被乌云挤压得越来越低,压抑着整个世界。

天空好像要坠下来了。

叶修望着越来越低的天空,心里涌上了巨大的不安。

黄少天慌慌张张地跑进花园:“叶修,快跟我——”

黄少天的话卡在了一半,震惊地看向了叶修胸前的挂饰,那枚挂饰正爆射着刺眼的蓝光。

虽然不知道叶修身上戴着的是什么东西,但黄少天直觉那东西诡异得紧,再配上这怪异的天象,让他没办法不紧张。

黄少天飞奔上前就要扯掉叶修的项链,却在手还未触及到鳞片表面时就被重重地弹射了出去,扑倒在了地上,一双眼皮越来越沉,直到彻底闭上了眼。

躺椅上的叶修眼神空洞,像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被别人提着线站起了身,僵着手脚离开了花园。他走过星罗宫殿的一扇又一扇殿门,沿着空无一人的街道走到了海边。

海边,周泽楷正站在七芒星法阵的中央等着叶修。

项链牵引着叶修走向周泽楷,在他踏进魔法阵的刹那,虚无中提着他身体的线好似全部断了,叶修手脚一软闭着眼睛栽进了周泽楷的怀里。

周泽楷把人紧紧地拥住,抬起叶修的下巴,凶狠地吻了上去,攻城掠地了起来,动作激烈到咬破了叶修的唇角。

叶修的眼睫脆弱地颤了颤却始终没有醒来。

周泽楷终于松开了叶修的唇,视线下滑不经意瞥过叶修的脖颈,眼里瞬间狂风暴雨。他冷着脸撕裂了叶修的衣服,白皙的胴体上吻痕、抓痕、咬痕这下全露了出来,触目惊心。周泽楷把叶修翻了个身,掰开两块白嫩的软肉,入口处不出他所料还红肿着。

黄少天念想了叶修这么多年,一朝心愿得偿,哪里会放过叶修一天,恨不得把叶修绑在床上。这一个月来,叶修的腰就没有不酸的时候。

周泽楷现在连最后一丝怜悯也没了。他把衣不蔽体的叶修放在了魔法阵的对角线上,自己站到了另一边。

周泽楷把诺恩斯魔药倾倒在了阵中央的魔法核上,七芒星骤然光芒四射,无数条魔法引绕着七芒星开始飞速地旋转。

所有的魔法引都写着一模一样的咒语:命运啊,以诺恩斯女神的名义,赐予我命盘轮转之力吧!

以周泽楷和叶修为中心,整片大陆的上空,黑压压的乌云被一股耀眼的光芒撕裂了开来,所有人在这冲天的白光下失去了意识。

等万物再次复苏之时,一切都回归了原有的模样。头顶还是湛蓝的天,路上还是行走的人,异状好似从未发生过。

黄少天揉着太阳穴从地上爬了起来。自己居然大白天在后花园里睡着了,是最近处理政务太累了吗?

黄少天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摇着头往回走,在经过躺椅时突然讶异地停住了脚步。

奇怪,这里为什么会有百果茶?他可从来没有下午在花园里饮茶的习惯,这是哪个胆大包天的仆人在后花园里偷闲?

啊,不对,叶修喜欢喝百果茶。

等等。

叶修......是谁?

自己认识这个人吗?黄少天念叨着叶修这两个字,越念越觉得陌生,终于笃定了自己绝不认识这个人。

侍卫匆匆忙忙地冲进后花园,哭丧着脸哀求着黄少天:“殿下,陛下让您去他寝宫。”

“不去!”黄少天头也不回地一溜烟小跑逃走了。他可不去父王那里,天天想着给他政治联姻,他偏不。他自己的未婚妻,他要自己来挑。



风平浪静的海面上,周泽楷含着笑站在甲板上,手里端着的高脚杯里是鲜红如血的葡萄酒,侍者在他身后恭恭敬敬地托着托盘站着。

在周泽楷身后的不远处站着成排的身强力壮的水手。

“都准备好了吗?”周泽楷晃动着杯子里的液体,目光定在了无波的海面上,眼里是满满的势在必得。

“准备好了!”所有的水手敬畏地看着这位王子殿下,“一切听从殿下的指挥!”



叶修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不断下沉,直到落入了一个慈爱的怀抱。

叶修费劲地睁开了眼,他已经不知沉睡了多久,脑子昏沉得要命。

接住他的是一个慈祥的老人,老人的下半身是金色的鱼尾,看起来格外的尊贵。叶修茫然地朝着自己的下半身看去,那是一条漂亮的幽蓝色鱼尾。

叶修无措地向视觉上与自己似乎是同一种族的老人张开了嘴。

我是谁?

你是人鱼。

我要做什么?

你要去海浪里救王子。

叶修顺从着指引浮上了海面。这一天晴空万里,无风无云,有船,有王子,但是没有海浪。

叶修才在蔚蓝的水面上露出一个脑袋,一张金色的大网兜头就朝着他罩来。

没有任何挣扎余地的,叶修被水手们用结实的渔网捞了上去。

叶修在潮湿的甲板上半撑着身喘着粗气,一条漂亮的尾巴在甲板上不住地扑腾。他四处乱瞄的视线猝不及防和一个穿着繁琐礼服的男人撞在了一起。

这个人有着一双极夜般的眼睛,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朝他走来,托着他的腋下把他抱了起来,接着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他的额头上。

周......周?

叶修的心头盈溢起了挥之不去的熟悉感,他绞尽了脑汁想去探寻来源,却在触及到禁忌的边缘时被大脑深处传来的剧痛给击晕了过去。



在周泽楷的宫殿里,有着一个巨大的鱼缸,鱼缸的底部沉睡着一条美丽的人鱼。

现在沉睡的人鱼缓缓睁开了眼睛。

叶修犹是不适应这条长在自己身上的东西,他总觉得那里不应该是条尾巴。笨拙地尝试用尾巴游动的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周围的环境是多么的恶劣,直到脖子上传来一股巨大的扯力,直接把他拽出了水面。

叶修攀着浴缸边缘呛咳,还未平复过来呼吸就被抱了出去。

周泽楷抱着叶修坐在了王座上,顺着叶修的额头一点点往下舔吻。

叶修承受着周泽楷对他的亵玩,茫然地开始了又一轮的询问。

你是谁?

我是王子。

周泽楷把叶修搂得更紧了,他永远都不会告诉叶修,他正坐着的这个王座,曾今上面坐着的是叶修。

你为什么抓我?

因为美人鱼只能和王子在一起。

那你为什么要不停地吻我的嘴唇?

因为那样你就不会再说出让我心碎的话。

为什么......要插那里......哈啊......呜疼疼疼!

周泽楷的每一下都捅进了叶修的最深处,把叶修顶得连呼吸都成了一种负担。

因为把你钉在我的身下,你就再也逃不走了。

那插完我,能不把我关进鱼缸吗?

不能。陆地上最广阔的是海洋,比海洋还广阔的是天空,比天空还广阔的是我给你准备的囚牢。





(来朋友!干了这杯黑童话!
  (不毒不要钱

评论(119)

热度(1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