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狗与狗与狗10

(ooc)(修罗场)



黄少天在门外敲到最后实在没了力气,只得靠着周泽楷家的防盗门坐了下来。

等到门终于被打开时,黄少天直接后仰着栽了进去。

周泽楷看着单手撑着地板摇摇晃晃站起来的黄少天,只觉得此情此景无比眼熟。当真是风水轮流转,天道好轮回,几天前这样栽进来的人还是他自己,今天就成了黄少天。

但黄少天现在的心情远比之前周泽楷的心情要复杂的多。一个是从未得到过,一个是都抱进怀里了还没捂热乎就被人抢走了。

被周泽楷扔在门外晾的这几个小时,把黄少天的怒火磨去了一大半。

现在再见到周泽楷,黄少天反而冷静了下来。他装作没看见周泽楷脖子上的抓痕,语气熟稔而镇定:“我来接叶修回家。”

周泽楷扫了眼黄少天的脸,虽然黄少天现在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但眼眶里的红还没褪下去,看着怪可怜的。可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周泽楷才不会管黄少天是真可怜还是装可怜,他只知道他绝不会让这样的黄少天去见叶修。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在玄关站了半天,周泽楷不说话,黄少天就在门口杵着一声也不吭,堵着周泽楷家的门框让周泽楷连门都关不上。

到了最后周泽楷先妥了协,不情愿地把人请了进去。

周泽楷看着黄少天的背影,原先快慰的心情逐渐阴郁了下去,他有点后悔把黄少天晾在门外这么久了。

冷静下来的黄少天可一点都不容小觑,能坚守住叶修挚友这个身份整整两年,既没越过雷池一步也没让一个人踩着他的肩膀上位。黄少天绝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般不沉稳,恰恰相反,他心思缜密,是个极其沉得住气的人。

起码周泽楷觉得自己比不过他。他不可能整整两年陪伴在叶修身边却不动一点歪心思,或者说能克制住自己的欲念,但黄少天克制住了。所以黄少天绝不可能是什么纯良的忠犬,分明是一头披着羊皮的野狼。

周泽楷给黄少天倒了一杯水,黄少天礼貌地双手接过还不忘道了声谢,绝口不提电话里的事,就好像什么都未曾发生过。

黄少天知道叶修就在周泽楷的家里,也不着急,只是小口地抿着白开水,手指甚至屈起了关节在大腿上不急不慢地打起了拍子。

“叶修还在睡。”既然黄少天不提,那周泽楷就主动帮黄少天加强起了记忆,“方才把他折腾得狠了,一时半会应该醒不过来。”

黄少天连眉毛都没动一下,闷了口水:“哦。”

又是漫长的寂静,久到周泽楷忍不住把一切直接挑到了台面上。他和孙哲平可能还算是表面兄弟,可和黄少天那真的是瞎子都能看出来的不对盘。

“学长你回去吧,这边有我这个男朋友在就行了。”周泽楷在说男朋友这三个字时,咬字格外清晰,还带着隐隐的优越。

男朋友这三个字着实还是有些气到黄少天了,他的瞳孔有一瞬的骤缩,但立刻又恢复如常,快到周泽楷都没发现异样。

黄少天的脸上满是惊喜:“男朋友?哇,不错啊,几天不见就脱单了。哪天约个时间你把你女朋友带上,我和老叶找个地方好好给你庆祝庆祝。”

“不好意思,叶修已经和我在一起了。”周泽楷不想再跟黄少天绕一点弯子,“学长这样装疯卖傻不太好吧。”

黄少天的脸上是浑然天成的疑惑:“叶修不是一直和我在一起吗?”

“那晚就在那屋。”黄少天指了指周泽楷家紧闭的主卧,不好意思地红了脸,“我和叶修还......嗯......,哎呀你不都在外面听到了吗?这么快就忘了?”

黄少天本想着用叶修和他做过爱来刺激一下周泽楷,可他万万没想到周泽楷居然鬼畜到在自己的房间里都装了监视器,还厚着脸皮一帧一帧地看过了。这步在他自己看来走得相当高明的棋,在周泽楷眼里就像对手把球踢进了自家球门一样好笑。

周泽楷忍住了嘴边的笑意,正色道:“不管叶修以前和谁睡在了一起,现在和之后都只能和我睡在一起。”

“学弟,你这是铁了心地当小三咯。”黄少天现在是赖死了叶修男朋友这个身份,“好歹同学一场,你怎么就非逮着我给我戴绿帽子?”

“叶修根本就没喜欢过你。”周泽楷连学长这样虚伪的称呼都懒得再提,是他做过的他承认,就像下了药出了事他心甘情愿顶锅。但不是他做的事他死都不会认,叶修根本没把黄少天当成真正的男朋友,他又算哪门子的小三。

“黄少天,你们已经结束了。自欺欺人没有任何意义。”周泽楷神色莫测地看着黄少天,更准确地说是望向了黄少天的身后。

黄少天正想反驳,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让他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叶修一只手扶着腰,一只手搭着黄少天的肩。在和黄少天说分手这件事上,他全程几乎是被赶鸭子上架,甚至刚刚他醒来时还有一种不真实感。

先前的经历飘渺得像是一场梦,太过狗血到偶像剧都不敢这么演。但隐密处的酸胀和虚软无力的双腿以及满身的痕迹,无一不在告诉叶修,他经历了什么。

不管叶修再怎么觉得事情的走向云里雾里,和黄少天分手这件事似乎并不是他的本愿,但感情这种事最忌讳的就是拖泥带水。就像黄少天那天醒来后吻了他,他后悔拿黄少天当挡箭牌时想的一样,说出去的话覆水难收,出尔反尔只会给人无谓的希望,损己损人。

所以叶修在周泽楷的注视下,抢在黄少天开口之前出了声:“对不起。”

多余的话不必再说,这三个字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周泽楷再怎么打击黄少天,黄少天都没有实质感。在门外熬的那几个小时,黄少天的身上已经熬出了一层铜墙铁壁,任周泽楷在外面怎么敲打,他都能做到无动于衷。但叶修不一样,叶修的这三个字是从他的芯子里往外敲的,一下子就把黄少天给敲碎了。

先前被黄少天故意揉红,想在叶修面前装可怜的双眼,这下比他失去冷静时还要红上三分,憋了许久的眼泪终是从眼眶里滑落了一滴,坠在了地板上。

泪珠和地板接触时发出了啪嗒一声,明明是极细微的一个声音,叶修听到后却打了个哆嗦,搭在黄少天肩膀上的手都有点抖。

周泽楷站在对面,皱起了眉头。

黄少天身子微微一晃,沉默着挣脱开了叶修的手。

在叶修的眼里,黄少天深深地垂下了头,搭在身侧的两只手拳头握得死紧,一步一顿地往前走。地板被黄少天踩得咯吱作响,却自始至终没回过头看叶修一眼。

看着这样的黄少天,叶修的心里一阵抽痛,像被大头针戳了一下,可能还碾了一圈。但是叶修还是抿紧了唇,没出声。

黄少天垂着头往前走,刘海落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即使周泽楷就站在他对面,也看不出黄少天现在到底是个什么表情。

大抵是不悲愤的,至少没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悲愤。就像叶修知道下药的人是他时一样,他的那番下跪、那番乞求固然有着充沛的真情实感,但要说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演成分,是不可能的。

周泽楷凭借着野兽的直觉,或者说是同为肉食类动物的共鸣,敏锐地察觉到黄少天正在博叶修的同情。

周泽楷心里暗笑一声,叶修的同情哪是那么好博的?

别看叶修平时对谁都和和气气,和所有人都处得来,但叶修的心里有着自己的一套待人处事原则。虽然周泽楷尚且不知这是一套怎样的标准,但他知道凡是触及叶修原则的事,叶修是绝不会动摇。

黄少天,失策了。

果然就像叶修对待那天的周泽楷一样,叶修对今天的黄少天也一样选择了无动于衷。

黄少天在和周泽楷擦肩而过时,听到了周泽楷的一声嗤笑。

黄少天被刘海遮盖住的眼神暗了下来,但他颤抖的双肩和握紧的拳头没有一丝松懈。

笑话,在叶修身边待了这么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但凡叶修说出口的话、做下的决定,就不可能再有回寰的余地。可他现在这番表演,自始至终都不是冲着博同情去的。

黄少天在给自己制造机会。他既然能在高一入学的半个月内,就凭借惊人的判断力和捕捉机会的能力成为了离叶修最近的那个人。现在,他也一样有把握能撬得动周泽楷的墙角。

黄少天拉开了周泽楷家的门,再没一丝留恋地走了出去。

门关上的瞬间,周泽楷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周泽楷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心里一声咯噔。那是一条短信,显示来自陌生号码: 

打江山易,守江山难。 

                                  ——黄少天 






(本章为过渡章)
(所有的绿帽和锅都不是白戴白背的——by:黄·蓄力中·少天)
(孙·下线·哲平持续下线中......

评论(51)

热度(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