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朋友之妻可欺—上

(ooc)(剧毒)(没逻辑)(暗黑)(慎入)




飞往G市的航班落地时已经四点多了。

黄少天在机场等了将近两个小时,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好心情,他的心情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激动,心跳声震耳欲聋。

叶修坐的这趟航班本来1:58就该到G市了,却因为G市连日来的阴雨天不得不延迟。

一走下飞机,扑面而来的就是G市闷热又潮湿的空气,夹杂着细雨的热浪掀得叶修胸口都堵了起来。他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乌云密布,黑压压的天空吃力地兜着厚重的雨水,今晚肯定有一场雷暴阵。

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两声,叶修拿起来一看,两条未读消息。一条是中心气象台给他推送的G市晚间暴雨黄色预警,一条是黄少天的短信。

“是不是下飞机了!快过来!我在航站楼东侧的一楼等你呢!快来!!!”

一条25个字的短信,黄少天用了6个感叹号。

隔着屏幕,叶修都能想到黄少天那张欢呼雀跃的脸,他的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了一个弧度。

一对情侣恰巧经过,女孩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对着手机微笑的叶修,半天回不过神。高一点的男生不悦地拍了拍她的脑袋:“看什么呢?”

女孩子神神秘秘地扯着男友的袖子,把他拽弯了腰,贴上了他的耳朵:“你看那边那个小哥哥,肯定是在和女朋友聊天呢,笑得也太温柔了吧!”

高高瘦瘦的男生顺着女孩的视线看向了叶修,原先因为女友看异性看直了眼的不爽消了一大半,他有些底气不足地质问着女孩:“我笑得就不温柔吗?”

“切,就你……”女孩毫不留情地嘲讽了起来,男生恼羞成怒地开始反击。

这两个人打打闹闹地往前走着,反过来吸引住了叶修的注意力。

叶修盯着那对情侣,一时有些失神,复又摇了摇头。

想什么呢,他和黄少天虽然不能对外公布恋情,但谈恋爱这件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又关别人什么事呢?他和黄少天两个人幸福就行了。

叶修收拾好心情,快步走去了东区的一楼。

隔着老远,叶修就看到一个人蹦蹦跳跳地朝着他挥舞起了双手,傻里傻气的。

又往前走了几步,黄少天已经按捺不住地飞奔了过来,不顾周围人惊异的目光,把叶修一把拥进了怀里。

叶修被扑得愣了一下,然后拍了拍黄少天的背:“行了行了,先回宾馆。”

黄少天懂叶修的意思。虽然他头顶着鸭舌帽、脸上带了一副大口罩,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但即使是这样的全副武装,也难保不会有人认出来他。

黄少天好不容易才忍住了去勾叶修小拇指的冲动,鼓足勇气微微垫起了脚,附上了叶修的耳朵:“好,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

叶修面上一红,抿紧了唇没说话,脚下的步子比之前加快了一倍。

黄少天垂着头在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两只手紧张地攥成了拳头,难得的哑巴了。他在键盘上打下过无数次老婆,却是第一次把老婆这两个字对着叶修亲口说出来。

叶修和黄少天两个人,一个在游戏里心脏的不行,一个话多得口水能淹没撒哈拉,可这两个人谈起了恋爱后,一个比一个纯情。在一起几个月了,面没见过几次,小手都没怎么牵过,接吻更是只是嘴对嘴碰了一下。

黄少天跟在叶修后面进了宾馆,看着叶修挺直的腰背,心里有些痒,忍不住贴了上去,从后面环住了叶修的腰,下巴搁在了叶修的肩上,试探着又叫了一声:“老婆?”

叶修沉默了半天,小声地嗯了一声。

黄少天嗷了一嗓子,把人往前一带,扑在了床上。压着叶修“老婆老婆”地叫了几十声,直到叶修受不了地敲了一下他的额头,他才闭了嘴。

“啊!坏了!”黄少天看了眼手表,惊呼了起来。

叶修刚刚放好行李,听到黄少天的声音就转过了身:“怎么了?”

“队长知道你来了G市,说要晚上给你办接风宴。”黄少天的手指啪啪啪地敲击着键盘,“晚上好像还要去ktv?约的6点钟,这都五点半了。”

他来G市只告诉了黄少天,喻文州是怎么知道他来了G市的?叶修满肚子的疑问,还没来得及发问,就被黄少天火急火燎地拉去了酒店。

喻文州办的这场接风宴,还真是给足了叶修面子,蓝雨全员一个不少地全都到齐了。

一见黄少天拉着叶修走进了门,喻文州立马笑着迎了上去,嘴里说出的话却让叶修一惊:“上次见前辈的时候,前辈还是兴欣的队长。想不到这次再见前辈,就成了我们蓝雨的家属了。”

喻文州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不大却足够让在场的所有的人都听见。

叶修瞄了一圈,周围没有一个人目露震惊之色,合着这蓝雨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和黄少天在一起了?

黄少天揽住了叶修的腰:“去去去,什么蓝雨的家属,是黄少天的家属。队长,你这是占我便宜。”

黄少天只是开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根本没有怪罪喻文州的意思,喻文州也一样不在意地笑了笑,似是感慨,似是调侃地回了一句:“这样啊。”

“老叶……”黄少天的脸皮还没厚到在外面叫叶修老婆的地步,他有些忐忑地看着叶修,“我都和队里说了……你……你不会生气吧?大家都是自己人,不会乱说的。”

叶修无奈地给在场的蓝雨队员一一打了招呼,最后手藏在背后掐了一下黄少天的腰,脸上带着笑意摇了摇头:“没事。”

黄少天抖了一下,呲牙咧嘴地黏在叶修身边傻乎乎地笑。

饭桌上,从叶修右手边坐着的喻文州开始,到黄少天左手边的徐景熙结束,整整六个人全都端起了酒杯,连17岁的卢瀚文都站了起来,红着脸说一定要敬叶修一杯,当是祝他和黄少天百年好合。

叶修看了看黄少天喜上眉梢的脸,没什么犹豫地端起了酒杯:“先说好,一个人我就喝一口啊。”

喻文州贴心地把叶修杯子里的酒都倒进了自己的酒杯里,让服务员上了一瓶低度数的果酒,重新倒进了叶修的杯子里。

叶修接过杯子,抿了一小口,惊异地发现这果酒的酒味淡到他几乎尝不出。他放心大胆地多喝了几口,卢瀚文来敬他酒时,他甚至为了鼓励这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后辈,一口气喝了小半杯。

一圈喝完,叶修的酒杯也见了底,但他的意识很清醒,甚至敏锐地察觉到,大家在怼了他一轮后,就转移了目标去集火黄少天了。

如果说蓝雨的这些人对叶修叫温柔,那么对黄少天就是残忍。

一个二个全都站了起来:“黄少不够意思,抛弃组织自己脱单了,还把的是叶神,留下我们一堆孤男寡男。不行,这杯你得喝完。”

这简直就是在黄少天耳边用喇叭对着他喊:就你!你这个叛徒!居然追到叶修了!

队友们不加掩饰的嫉妒让黄少天格外开心,也不管眼前放的是啤酒还是白酒,拿起来就是一口闷。

叶修看得有些担心,他伸出手想去扯黄少天的衣角,一低下头却眼前一晃。他摇了摇头,手摁上了太阳穴,难受地揉了揉,却越揉越晕。

叶修的变化喻文州全看在眼里,他试探着抚上了叶修的大腿。叶修依旧在揉着太阳穴,对腿上多了一只手毫无所觉,喻文州就大着胆子摩挲了起来。

另一边对黄少天的狂轰滥炸还在继续。

黄少天的舌头已经有点撸不直了,讲话颠三倒四。被忽悠着又灌了几杯后,晕头转向地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要去洗手间。

卢瀚文忙站了起来,扶着黄少天走了出去,怕他从楼梯上摔了下去。腿摔断了还好,手要是摔折了,一个夏休期可养不好。

房间里少去了黄少天和卢瀚文,便只剩下了一个晕乎乎的叶修和五个清醒的蓝雨队员。

李远看了一眼眸含水色的叶修,走到喻文州身边弯下腰贴着喻文州的耳朵小声询问:“队长,咱们接下来去哪啊?”

喻文州在餐桌下的手早就滑进了叶修的大腿内侧,覆上了叶修的两腿之间。他面上佁然不动,左手缓缓拉开了叶修的裤链:“ktv,让你订的包厢订好了吗?”

李远咽了咽口水:“订好了。”






(看了下没什么刺_(´ཀ`」 ∠)_激的,先直接发出来了,下篇晚上更)

评论(117)

热度(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