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狗与狗与狗11

(ooc)(修罗场)



黄少天这边刚关上门,那边叶修的腰就塌了下去。光是爬下床就耗费了叶修不少力气,刚才又在黄少天背后站了那么久,两条腿早就不听使唤了。

叶修摆摆手拒绝了周泽楷的搀扶,本打算扶着墙壁自己挪到沙发旁边,身体却突然腾空被周泽楷直接打横抱了起来。

“再休息一会。”周泽楷抱着叶修走进卧室,把人塞回了被子里。

身子虚软归虚软,意识却很清醒,叶修撑着床垫就要坐起来:“我要回家。”

“学长要是觉得精力旺盛……我们可以干点别的。”周泽楷意有所指地说着,两只手撑上了床头,与叶修贴得越来越近,直到嘴唇离叶修的鼻尖咫尺之距才停了下来。

叶修一僵,感觉酸软的下半身又开始隐隐作痛,他手忙脚乱地躺了回去,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只露出一个脑袋:“可明天要上课,我的东西都还在——”

“我去帮你拿,今晚你就住在我家。”周泽楷打断了叶修的话,直接决定了叶修今晚的去留。

叶修上午九点半就来了周泽楷家,硬生生被折腾到了傍晚,周泽楷要是现在还不放他走,那他今天可就真的回不去了,所以叶修妄想再挣扎一下:“你不知道我家在哪。”

这句话刚说完叶修就心道坏了,自己今晚肯定走不了。

果然周泽楷一听叶修的话,脸色立马冷了下来。叶修不提他都快忘了两人认识一年多,自己还不知道叶修的家庭住址,而更让周泽楷生气的是黄少天知道。

周泽楷冷着脸把叶修身上的被子全掀到了床角,单膝跪在床边一言不发地开始解叶修的衣扣。

“哎哎哎——你干什么?”叶修慌忙去捂自己衣服。

周泽楷手速很快,动作也很突兀,叶修一时没回过神,再低下头时纽扣已经被解开了三四颗,现在一大片胸膛正露在外面,衣襟都快开到小腹了。

周泽楷执着地继续解着纽扣:“换衣服,回家。”

叶修的眉角不受控制地跳了一下,他想起来了,他现在身上的衣服全是周泽楷的,他自己的衣服早就葬送在了周泽楷手下。衬衣被撕成了条形码,裤子虽然没被撕烂,却沾满了乱七八糟的液体,现在正被滚筒洗衣机绞着。

“上林苑8号楼1602,”叶修叹了口气,选择了妥协,“钥匙在我包里。”

周泽楷这才松开解叶修衣扣的手,慢条斯理地又把纽扣全部系了回去。临走前,周泽楷还不忘在叶修的额头上啾了一口,这才心情愉悦地拎着钥匙出了门。

在周泽楷去叶修家的时候,黄少天也在回家的路上。

黄少天在踏出周泽楷家门的一瞬间,眼里的泪、颤抖的双肩就全都没有了。如果叶修这个时候在,一定会目瞪口呆,褪去了热情洋溢外表的黄少天,看着竟比周泽楷还冷。

周泽楷的冷是冷漠,冷在表面;黄少天的冷是冷酷,冷在骨子里。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黄少天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嗡地震动了起来,他看了眼屏幕,面无表情地划开了接通,语气如机械零件一般冰冷:“喂,妈。”

电话那头的女人和黄少天截然相反,话语间热情得不像话:“你的那个小男友追到了吗?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啊?这都两年了,我和你爸总不能一直待在国外吧。”

黄少天敛下了眸子,敷衍道:“快了,我还有事,下次聊。”

“喂?喂?喂!黄少天!”

远在大洋彼岸的黄少天妈妈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气得火冒三丈。

她转过身朝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扬了扬手机:“你说这孩子,追个人还要给自己弄什么狗屁人设,这也罢了,可这都两年了怎么连个影子都没追到?那孩子也真是的,少天都这么孤苦伶仃、无父无母了,也不住我们家里,每天亲亲他抱抱他……”

黄少天的妈妈和黄少天是如出一辙的能讲,还喜欢发散性思维,讲着讲着就心疼起了自己求爱不得的儿子。

“你该担心的不是他,该担心的是被他追的那个人。”椅子上的男人头都不抬地又翻过了一页报纸,“忍了两年都没直接下手,后面可别把人给玩死咯。”

方才还火冒三丈满肚子牢骚的黄少天妈妈又因为丈夫的话担心起了素未谋面的准儿媳。

黄少天的这一双父母可不如叶修所看见的那样,对黄少天漠不关心,把他一个人扔在了国内凄凄惨惨戚戚。黄少天的父母分明是可怜兮兮地被黄少天连人带铺盖赶出国的。

自己的孩子自己最了解,黄少天自记事起对谁都分外热情,可藏在分外热情之下的是生性凉薄,对任何事情都毫无兴趣,黄少天的父母一度担心他这辈子孤家寡人到死。

直到黄少天升入高中,认识了叶修。

开学的第一天晚上,黄少天就开心地和他们说他认识了一个漂亮的男生。

紧接着第二天晚上,黄少天就请求父母出了国,开始撒捕鱼的网。

黄少天既不是异性恋,也不是同性恋,以两年前的9月1号为时间节点,在那之前他是无性恋,从那之后他是叶性恋。

试问,从认识叶修第二天起就开始宫心计模式的黄少天,可能前一天从床上醒来却没发现叶修的一点端倪吗?

显然不可能。

前一天从床上醒来时,黄少天的茫然和惶恐不安哪是因为上了叶修啊,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根本没曰到叶修。

而今天,黄少天确定了他怀疑了一整晚的事——叶修根本没和他做。

下午的时候,周泽楷说叶修根本没喜欢过自己,叶修怎么会自愿和没喜欢过的人进行身体升华?更何况刚刚叶修搭在他肩膀上的手,一直在不自觉地颤抖,甚至借了一些他的力,但前一天的叶修却是自己下的床,除了身上的痕迹看起来触目惊心,走路说是步步生风都不为过。

就叶修那体质,在太阳下都能被晒化了,第一次被曰完能那么生龙活虎?

所以黄少天得出了一个结论,自己根本没曰到叶修。

黄少天心里暗自庆幸,幸好昨天醒来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如果满分是100分的话,黄少天给昨天的自己打101分。

在摸不透自己处境的情况下,黄少天选择了不打草惊蛇,他甚至把持住了自己,在和叶修接吻时都表现得战战兢兢,青涩到可以把他十八岁的年龄对半砍下去一截。

当一个人和另一个人谈恋爱别有所图,却得到了对方毫无保留的回应时,那个人不可能无动于衷。

黄少天面上露了一个稳操胜券的微笑,他擅长的可不仅仅是把握机会,他更擅长制造机会。

他的叶江山啊,跑不出他的掌心。

比起渊图远算到陷入头脑风暴的黄少天,现在的周泽楷大脑一片空白,激动到快要忘记自己姓什么了。

周泽楷迫不及待地推开了叶修家的门。

一年了,他终于拿到了这里的入场券,还是永久入场券。周泽楷握紧了口袋里的钥匙,他右手的掌心里还握着另一把。

这两把钥匙长得一模一样,只不过一个旧一些,一个崭新到还带着工匠赶制出来的碎屑。

展现在周泽楷面前的房间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空旷的客厅、没有人使用过的厨房、一尘不染的书房,这间屋子几乎嗅不到人生活过的气息。

周泽楷皱起了眉头,连厨房都不用,叶修每天吃什么?

等到周泽楷拉开厨房的吊顶储物柜,这个问题立马迎刃而解。

厨房的储物柜被数不清的泡面塞得满满当当,叶修甚至细心地按照口味把这些泡面归了类,凡是市场上能买到的口味,叶修家里应有尽有。

周泽楷看着这些泡面下定了决心,以后要不就把叶修拐回自己家,要不就赖在叶修家里给他做饭,总之坚决不能让叶修再碰这些垃圾食品。

最后被打开的是叶修的卧室,浓缩了全部生活气息的地方。

叶修的卧室很简约,一个衣柜两张桌子,一张放书一张放电脑。周泽楷看一眼叶修的电脑就知道,叶修的钱全花在了这台电脑上。又仔仔细细研究完了叶修卧室的每一个角落,周泽楷这才慢条斯理地整理起了叶修的书包和换洗衣物。

拉开叶修的衣柜,周泽楷盯着右下角整整齐齐码在收纳盒里还散发着皂香的内裤,久久不能移开目光。

盯了半天,周泽楷忍不住伸出手摸出来了两条,一左一右塞进了自己的衣袋里,脸上漾起了一个心满意足的微笑。

等到周泽楷回到家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了,他打开卧室的门,眉眼情不自禁地弯了下去。

圆滚滚的被子里,叶修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乖巧地不能再乖巧地睡着。

周泽楷走到床边,揉了揉叶修柔软的黑发,又摩挲了几下叶修软嫩的脸颊,才恋恋不舍地站起身准备做饭。

在经过电脑桌时,周泽楷的大腿不经意蹭过主机,身体倏地就顿在了原地,他立马回过头去看叶修。

床上的叶修和刚刚的姿势一模一样,纹丝不动地窝在被子里,被面随着他的呼吸轻微地起起伏伏,怎么看都是在沉沉地睡着。

周泽楷的眼神变得高深莫测了起来,但他没说一句话,选择性忽视了发烫的电脑主机,转过身迈起步子继续往前走。

在他身后睡着了的叶修,眼睛偷偷掀开了一条缝,看到周泽楷笔直地走出卧室才松了一口气。

周泽楷还没告诉他,他是怎么知道真相的,叶修思来想去也只能想到最不可能的一种可能——周泽楷变态到在自己的房间里装了监控。

只可惜叶修试了好几个小时,从周泽楷的学号到生日再到班级全部排列组合了一遍,也没试出来开机密码。

周泽楷饭做到一半,叶修就走了出来,面上一副懵懵懂懂还未睡醒的样子。周泽楷面不改色地顺着叶修的剧本往下演:“再去睡一会吧,饭马上就好。”

叶修看着周泽楷忙碌的身影心情很是复杂,白天这个人还把自己压在书房的地板上玩到半死,晚上就成了这幅公然无害的家庭煮夫模样,真是让他摸不到头脑。

在饭桌上,叶修一声不吭地闷头吃饭,不知道该和周泽楷说些什么,倒是寡言少语的周泽楷率先开了口:“我的开机密码是你身份证,我的手机密码是你生日。”

叶修一口汤刚含进嘴里,被吓得直接呛咳出声。

周泽楷慌忙去拍叶修的背:“小心一点。”

叶修都不知道从何处吐槽,是该吐槽自己自以为天衣无缝的演技被周泽楷看得通透呢?还是该吐槽周泽楷为什么连自己的身份证号码都知道。

周泽楷的这句话让叶修接下来的头埋得更低,一张脸几乎要塞进了白色的瓷碗里。

“所以你也得把你的手机密码设置成我的生日。”周泽楷猝不及防又一次开口,成功让叶修咬到了舌头。

叶修瞠目结舌地看着周泽楷:“什么?”

“恋人就该这样。”周泽楷夹了一块糖醋小排放进了叶修碗里,“多吃一点。”

“可我们……”叶修一句话刚开头就卡了壳。他和周泽楷现在的关系是真的乱,说他们不是情侣吧,在书房的地板上他的的确确答应了和周泽楷在一起;说他们是情侣吧,可他们这份恋爱关系又格外的难以言喻。

乱,真的乱,乱得叶修头都大了。

叶修索性不再说话,一言不发地把手机递给了周泽楷,任由他摆弄。

到了晚上,叶修的头更大。他低头看着抓着自己手腕不放的周泽楷,无可奈何地又重复了一遍:“放手。”

周泽楷摇了摇头:“和我一起睡。”

“我睡沙发。”

“不行,睡床上。”

“那我睡床上,你睡沙发。”

“那我们一起睡沙发。”

“……”

“我保证晚上就抱抱你,顶多就亲亲你,你的纽扣我一颗都不碰。”周泽楷举着手发誓,胳膊一个用力把叶修揽进了怀里。

叶修的脸上已经没有任何表情了,只剩下淡漠。

行吧,随意吧,就这样睡吧,反正屁股都被捅过了,还怕什么。

周泽楷倒是个守信之人,当真只是亲亲他、抱抱他就再也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了。

如果黄少天的妈妈有先见之明,一定会痛恨自己的开光嘴。自己的准儿媳是被人亲一亲、抱一抱了,还住在了别人家里,只可惜这个别人,不是她儿子黄少天。



周一上午,叶修背着书包慌里慌张地跑进了高三四班,又一次踩着上课铃走进了教室,幸好今天班主任来得比他还迟,没有抓到班长带头违反纪律。

叶修刚在位置上坐下,就觉察到今天自己的同桌很不对劲,原因是一没抛媚眼,二没动手动脚,三没贴着他耳朵讲马蚤话。

这么正常的孙哲平,让叶修都不习惯了。

孙哲平正托着腮神游天外。他周六离开后,满脑子叶修那没有灵魂的叫声,一回到家他就打开电脑连着看了十几部花样繁多的片子,看得他精神恍惚,只觉得这一天一夜的学习顶得上他前面二十年的虚度光阴。

身边的动静惊醒了孙哲平,他揉了揉干涩的眼睛,这才意识到是叶修来了。

孙哲平的脑子里瞬间连环播放起了通宵看的小电影。

在看那些片子时,孙哲平带入的全是叶修的脸,此刻见到了真人,还未分清虚幻与现实,嘴巴就先脑子一步动了起来:“宝贝,你夹得好紧。”

叶修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说话,黄少天从前面转了过来,手上摞着全班交上来的数学习题簿,整整四十本,往孙哲平的头顶狠狠地砸了下去:“夹爆你个冬瓜脑袋!”





(稍晚有2更,一篇翔叶

评论(90)

热度(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