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账号卡叶】于圣光中堕落3

(ooc)



“咳咳!”叶修捂着喉咙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刚刚君莫笑跟发疯一样揪住了他的头发,一双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可怖的血红色,下半身的动作几乎要把他的喉咙给贯穿。

“咳……哎哎——你干什么?”叶修干咳到一半,顾不得自己剧痛的喉咙,慌忙去拉君莫笑的胳膊。

君莫笑的右手正握着他战矛形态的千机伞,锋利的尖端被他对准了自己的左肩,毫不留情地插了进去。

“没事。”君莫笑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右手握着千机伞的伞柄在叶修震惊的神色中,把陷进肩肉里的矛尖拧了一圈才抽出来,君莫笑的左肩瞬间多出了一个血窟窿,神殿里弥漫起了浓重的血腥味。

君莫笑的泰然自若几乎要让叶修以为,黑暗神的日常爱好就是在自己的身上戳窟窿。作为他现在傍上的一根大腿,叶修不得不对自己的上司表现出适当的关心:“你这是干什么?”

君莫笑抬起头认真地注视着叶修的眼睛:“让自己清醒。”

叶修这才发现君莫笑的一双眼睛已经变回了黑色。

靠捅自己来改变瞳色真是闻所未闻,叶修强压下心底的疑惑,以及见到君莫笑自残时内心的不适,开始把话题往生命之树上引:“你这伤口……对修复生命之树有影响吗?”

“我修复不了生命之树。”君莫笑直截了当地摇了摇头。

叶修瞪圆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那你在格林之森里答应我什么?”

“我说我帮你。”君莫笑对叶修的质问没有一丝歉疚,“没有人能够修复生命之树,除了你。”

叶修皱起了眉头:“我要是能修复生命之树就不会来找你了。”

“我会送你去生命之树的树根,帮你打开生命门,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君莫笑手一挥,徒手抓住了一套衣服,抖开来披在了叶修的身上。

叶修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浑身上下就裹着一个黑色的斗篷,不免有些脸红,他阻止了君莫笑帮他穿衣服的手:“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叶修神不在焉地换着衣服,满脑子的生命门。他身为精灵王,守护了生命之树这么多年,怎么从来都不知道树根里还有生命门的存在?

“不对啊。”叶修忍不住出声,“树根被人族捣烂后我去看过了,根本没有看到你说的生命门。”

“门只有当树钥出现时才会出现。”君莫笑垂下了眼睛,不敢去看叶修半敞开的衣襟下露出的莹白色胸膛,“钥匙只有四把,光明神一叶知秋、自然之神依诺、时间之神一枪和秩序之神悟道君,每个人都有一把。”

“咦?你为什么没有?你的级别不应该和一叶之秋并列吗?”叶修好奇地提出了疑问。

君莫笑抿紧了唇半天没有出声,显然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为了打破尴尬,叶修立马转移了话题:“那你现在怎么又有了?”

“偷的。”君莫笑回答的理直气壮。

“……”

叶修忍不住拍了一下君莫笑的脑袋:“你也太熊了吧。”

君莫笑被拍得一僵,叶修伸出去的手也尴尬地停在了半空:“对……对不起,我以前没这个习惯,刚刚不知道怎么就……”

“没事。”君莫笑比叶修想象中的还要好脾气,“有点疼,你能不能帮我揉一揉?”

叶修确定自己刚刚用的力气连蚂蚁都拍不晕,君莫笑显然是在夸大其辞,但错着实在他,是自己太没大没小不分尊卑了,于是叶修心甘情愿地揉起了君莫笑的脑袋。

君莫笑的脑袋毛茸茸的,手感特别好,叶修忍不住就多揉了几把。

叶修没注意到,在他揉君莫笑的头发时,君莫笑的眼底隐隐泛过了红光。

一等到叶修换好衣服,君莫笑就搂着叶修争分夺秒地徒手划开了空间。

黑暗神殿的王座前,空气漾开了一层细波,随着君莫笑和叶修的走入后又消失地无影无踪。

叶修被君莫笑揽着,似是穿过了一片虚无,视线所及之处全是不见五指的黑,等到再看见光明时,他们已经站在了生命之树的树下。

曾经郁郁葱葱的生命之树现在已经干枯成了一节木桩,树干上挂着几根枯黄的枝桠,显得整棵树愈发的死气沉沉。

叶修有些伤感地抚上了沟壑纵横的树干。作为精灵王,他和生命之树之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虽然生命之树没有思想、没有神志,可叶修总觉得自己和生命之树能产生共鸣。


站在叶修身后的君莫笑已经掏出了树钥,那是一个类似水晶球的圆珠子,周身散发着金红色的暖光,看起来无比耀眼。

正躲在依诺打开的自然结界里偷窥的一叶之秋掏了掏口袋,脸色开始僵硬。

一枪在后面看着一叶之秋翻找口袋的动作,满脸的幸灾乐祸:“哎呦,君莫笑手里的那颗珠子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啊!”

旁边的依诺立马加入了嘲讽一叶的大部队:“看着可真像咱们光明神手里的那枚啊。”

“嘘——门开了。”悟道君及时地出声制止了一场即将爆发的内讧。

一叶之秋顾不得一枪和依诺的冷嘲热讽,手上拎起却邪就要冲出结界,却被悟道君扯住了胳膊:“再等等,君莫笑好像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站在树下的君莫笑正一言不发地把那枚金红色的珠子系在叶修的脖子上。

叶修察觉到自从来到生命之树的树下,君莫笑比他的心情还要消沉,好似该对生命之树负责的人不是他精灵王叶修,而是他黑暗神君莫笑。

金红色的珠子自动浮上了空中,在叶修的眼前飘荡,随着树钥身上爆射出的红光,一个光圈在两人的面前凝聚了出来。

这应该就是君莫笑嘴里的生命门了。

叶修好奇极了,他从不知道自己守护了这么久的生命之树里还藏着这种秘密:“这里面有什么?”

“门后面是神创造世界的蓝图。”君莫笑简明扼要地说了一句后就把叶修推进了光圈里。

叶修猝不及防被往前一推,趔趄着栽进了光圈,这才发现,原来神创造世界的蓝图并非纸上的图样,而是一个真正存在的三度空间。

留在门外的君莫笑手里瞬间握住了千机伞,他没有回头却已经在背后撑起了伞盾:“都出来吧。”

藏在结界里的四个人呼吸一窒,不再掩饰,一个接着一个从结界里走了出来。

一枪尴尬地和君莫笑打起了招呼:“笑哥,好久不见啊。”

君莫笑对一枪的假客气漠视得彻底,握着千机伞已经摆出了进攻的架势。

一叶之秋也举起了却邪,冷笑着:“你居然没跟着叶修一起进去,是已经自甘堕落,陷在黑暗里出不来了吗?”

君莫笑笑得比一叶之秋还冷:“我就算从黑暗里爬出来,你不还是会一脚把我踹回去吗?”

“我说过多少次,光明神这个位置从一开始就是我的,君莫笑你能不能摆清自己的位置?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一叶之秋忍不住替自己辩驳,他可从来没有心情去理睬君莫笑,君莫笑这番话在他眼里和碰瓷没什么区别。

可笑,踹君莫笑?他都怕脏了自己的脚?

君莫笑的声音和着他的攻击一并朝着一叶之秋袭去:“光明神应该是我,不是你。”

一叶之秋在身后打了个手势,余在后头的一枪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君莫笑这件事上,他们所有人都是一致对外的。三个人毫不犹豫地召唤出了各自的武器,帮衬着一叶之秋朝君莫笑围攻了上去。

五个人瞬间打作一团。

门后的叶修完全不知道外面陷入了怎样的乱战,他正在好奇地往前走,一路走过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记忆碎片,每一块碎片都记载着神创造世界的过程。

第一天创造了光。

第二天有了空气和水。

第三天有了陆地与海。

第四天诞生了日月星辰。

第五天世间有了动物。

第六天神照着自己的样子造出了人。

第七天……

这里没有一片第七天的碎片。按照传说,这一天神休息了。

不对,第七天神没休息,神创造了……

神创造了什么?叶修绞尽脑汁地想。


不知为何,叶修坚信第七天的神没有休息。第七天,神一定创造了他最重要的东西。

叶修左手正揉着眉心苦思冥想着,右手的手心里突然多出了一片不属于自己的柔软。

叶修低头一看,自己身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滴溜着圆滚滚眼睛的小男孩,约摸7、8岁的年纪,一只胖乎乎的小手塞进了他的手里。

这个出现在生命之树里的小男孩让叶修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好感度高到甚至可以让他暂时忽略小男孩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怀揣着莫名的好感,叶修蹲下身子,轻轻地捏了一下小男孩肉嘟嘟的脸颊:“小朋友,你叫什么呀?”

小男孩的眼睛因为叶修的话瞪得更圆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开始蓄积泪水,扁着嘴巴不出声,只有豆大的泪珠连成线往脸颊上滚,哭得让人心碎。

叶修手忙脚乱地去擦他的眼泪:“别哭啊,怎么了?不哭不哭,哥哥抱抱你,不哭了啊。”

小男孩因为叶修的话哭得更凶,几乎要背过气去,他抽抽嗒嗒上气不接下气地出了声:“叶……叶……你不……嗝……不记得我了……吗……呜……”

叶修的擦拭小男孩眼泪的动作一僵,他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孩子?

他的完全没有印象。

哭得双眼红肿的小男孩猛地扑进了叶修的怀里,把走神的叶修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小男孩骑在叶修的身上,两只小短手撑在叶修的耳边,垂着头泪珠成串地砸进了叶修的肩窝,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本想起身的叶修却突然被小男孩脖子里掉出的项链吸引去了注意力。

那串项链,尾端的挂饰看起来格外眼熟,与他刚刚一路走来时,看到的第一个碎片几乎一模一样!

叶修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小男孩,头皮开始发麻,觉得舌头都快撸不直了:“你……是谁?”

“光。”

小男孩搂住了叶修的脖子,脸颊深深地埋进了叶修的脖颈,贪恋地嗅闻起了叶修的气息。

“从第一天就和你在一起的光。”




(我希望3章之内能把这篇写完 [颓废orz]


评论(36)

热度(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