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账号卡叶】于圣光中堕落4

(ooc)




起初神创造天地。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从第一天就和你在一起的光。”这句话包含的信息量太大了,炸得叶修脑子一片空白,好半天才回过神。

在创世的第一天除了光,还有谁?

只有神。

叶修坐了起来,把自称光的小男孩放在了地上,扶住了他的肩膀语气凝重万分:“什么第一天?你说清楚。”

被质问的光有一瞬的茫然,然后恍然大悟:“你失忆了?”

光把自己的小短手往前探了探,指尖点上了叶修的眉心,白色的光芒以指尖为中心散逸了出来,包围住了两个人。

叶修刚开始觉得那些圣光温暖又惬意,可没过多久他就开始感到胸闷,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攥住了,喉咙里一股腥甜。

光的一张小脸皱得越来越紧,最后缩成一团,大吃一惊地撤回了手。

叶修眼里的焦距渐渐消散,身子一晃就要往前栽,光忙拼尽全力抱住了叶修,瘦弱的两只胳膊圈不过来叶修的肩膀,只能搂着叶修的脖子让叶修靠在自己身上,努力支撑起叶修的全部重量。

湿黏的触感从肩头传来,光转过头去看趴在自己肩头的叶修。

鲜血正沿着叶修的嘴角往下流,衬得叶修一张脸白得近乎透明。

“你对那小子也太好了吧!”光看着昏迷的叶修嫉妒地自言自语了起来,“其他人就跟抱养的一样。”

刚刚通过探查叶修的身体,光已经意识到叶修不再是当初的那个神了,现在的叶修连精灵王都不是,只是一只弱小的黑暗精灵,所以才会被他用来探查的光明力所反噬。

既然叶修已经堕落成了黑暗精灵,那么按照剧本,他的作用也该发挥出来了。

原本以孩童身躯支撑叶修的光,身形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拉长,直到长成了成年男性的模样。

作为被叶修第一天就创造出来的光,在历经了几万年的沧海桑田后怎么可能还是小孩子?

只不过想在临走前再装一次幼体化,不知羞耻地卖卖萌,能被叶修抱进怀里疼一疼罢了。

光抱起昏迷的叶修,继续往生命之树的中心走,直到来到生命之树的树心。

一路上,被光甩在身后的碎片们全都长出了白色的小翼翅,亦步亦趋地扑扇着翅膀缀在光的背后,在两人的身后拉出了一条灿若星辰的光带。

在生命之树的最深处,别无他物,只有一个王座。

如果叶修还醒着,他就会发现这个王座和光明圣殿里,一叶之秋身下坐着的那个颜色一模一样;和黑暗神殿里,君莫笑身下坐着的那除了颜色不一样外哪里都一样。

光把叶修轻轻地放在了王座上,原本缀在身后的碎片现在全都绕着叶修转起了圈。离远看,叶修仿佛被数不清的光粒笼罩着,一张睡着的脸看起来既圣洁又典雅。

“行了行了,别转圈了,干活了。”光拍了拍手,“在我后面排好队。”

碎片们恋恋不舍地绕着叶修又飞了几圈,最后依次在叶修的额头上轻点了一下,像是在和叶修吻别。有的碎片甚至在亲完叶修后摇摇欲坠,似是悲伤到了极点,哭得全身打颤到难以自抑。

但这些碎片还是尽职尽责地在光的身后排起了队。

它们以第一天的光为首,从第二天一直排到了第六天。

排好队的碎片一个接着一个撞进了光的身体里,随着冲进光身体里的碎片越来越多,光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

光站直了身子,绕到了王座侧面,从斜后方扶住了叶修的下颌,嘴唇贴上了叶修的后颈。

在一个极尽缠绵的吻后,光的身躯全部化为了碎屑消散在了空中,而被他亲吻过的后颈中央多了半个金色的翅膀印记。

那些飘洒的碎屑最后全落在地上,汇聚在一起,链接成了一个七扭八歪的心。

光有一句话骗了叶修,叶修根本没有第一天就和他在一起。

准确来说,他们从未在一起过,而是他自创世的第一天起就活在了叶修的记忆里。

藏在生命门后面的神创造世界的蓝图,其实全都是叶修创世的记忆。

光和那些碎片没什么区别,除了块头大一点,保存得完整一点,本质仍然是叶修的记忆。

要不是叶修把他的记忆剖离了出去,塞进了生命之树的树心,让身为完整版“第一天记忆”的光有了成形的机会,光可能永远不会触碰到叶修柔软的双手,更不知道叶修的声音是如何的温柔,怀抱又是怎样的温暖。

神说要有光,所以有了光。

于神而言,这只是一个一闪而逝的想法,于光而言是,却是存在的意义。



叶修感到自己泡在了一汪温泉里,四肢百骸都充斥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生命力。

再次睁开眼,叶修的眼睛已经变成了琥珀色,剔透的琥珀里还透着星星点点的金光,当真是一双眸子灿若星辰。

伴随着叶修的醒来,生命之树枯黄的枝桠全部掉落在了地上,破败的树干开始萎缩,直到全部缩进了地底。

紧接着原先生长着生命之树的地方,一株绿油油的嫩芽冒了出来,几秒钟内就以令人咂舌的速度长成了参天大树。

一棵新生的生命之树,长出来了。

在外面以一敌四的君莫笑第一时间注意到了生命之树的变化,操纵千机伞的动作当即顿在了原地,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生命之树,眼里有期待、有悲伤、也有嫉恨。

同一时间,一叶之秋也停住了动作,与君莫笑的复杂神色不同,他的眼里是满满的惊喜与迫不及待。

依诺、一枪和悟道君则是收起武器朝着生命之树深深地鞠下了躬,垂下的眼眸藏着的是疯狂的钦慕与崇拜。

一叶之秋难得对君莫笑和言善语,声音甚至带上了些许笑意:“我还以为你要给自己逆天改命,想不到竟是给叶修逆了天改了命。”



树心里的叶修从王座上醒过来了。

他记起来了,记起来了前六天。

宇宙天地万物诞生之前,黑暗被更深沉的虚无掩盖,遍地是无形无限的深渊,这就是初始的一切,是混沌。

而叶修自混沌中诞生,是参与世界创造的唯一一位永生神。他是世界之初创造万物的动力,是宇宙之初诞生生命的源泉,是自然创造本源的化身。

可叶修的记忆是断档的,他只有前六天和成为精灵王之后的记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永生神变成了精灵王,也不记得自己和现今世上的五位神明是什么关系。

叶修一边思考一边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准备走下台阶。

下台阶前,叶修不经意地回头一瞥,入眼就看到了那把由金子堆砌而成,奢华到了极点的王座。

这一瞥,叶修就移不开目光了,死死地盯着那把华丽的椅子,他突然脑内一阵剧痛,控制不住地抱着头蹲了下去。

那把椅子……

那把椅子为什么会给他亲切万分又毛骨悚然的感觉……

叶修头痛欲裂,他的视线开始模糊。

朦朦胧胧中,叶修看见自己穿着永生神的白袍坐在刚刚那把王椅上。

雪白的袍子被凶狠地撕了开来,布料拉扯过娇嫩的肌肤,留下了一道道红痕,最后衣不蔽体地挂在了身上。

他看见自己的嘴被撕碎的布料堵得密不透风,他看见自己被黑布蒙住了双眼,他看见自己跪趴在自己的王座上,他看见……

一个人站在他的身后抱住了他的腰……

叶修甚至能感受到那人的手掌划过自己肌肤时的触感,炙热到让他难以呼吸。

胸口越来越难受,叶修已经蹲不住了,他身子一歪直接抱着头栽倒在了地上。叶修早在不知不觉间把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但他还是死死地盯着那把椅子,不愿移开视线。

半苏醒的断层记忆继续混乱着、颠倒不堪,叶修只能看到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

叶修听到有人在哭,哭得撕心裂肺。

顺着声音的来源,他看见一个赤-裸的男人跪在永生神的王座上背对着他,高高地抬起了屁股,羊脂玉般的身体上布满了青紫的淤痕,四肢栓着沉重的镣铐。

忽然,跪在王座上的男人回过了头,那个人、那张脸……分明就是自己! 

虚幻与现实渐渐朦胧了界限,叶修陷入了迷茫。

他不知道自己是躺在地上还是坐在王座上,他感到无数张手抚摸上了他的身体,可他却被铁链拴着动弹不得。

那些手有的伸进了他的嘴巴,粗暴地压住了他的舌根,有的揉捏上了他的眼角,有的掐住了他的腰,两条腿被人握在了手里。

是谁拉开了他的双腿?

他为什么匍匐在地上哭着往前爬?

叶修抱住膝盖,蜷缩在了一起,再也受不了地尖叫了起来。

刺眼的光芒从他身上爆出,那把永生神曾坐过的宝贵椅子就这样被灼烧成了齑粉,如同圣殿里不小心撞上神座的两个圣骑,飘飘洒洒扬上了空中。

等候在树外的众人只看见刚刚长成的生命之树,左右晃了晃,突然从中间拦腰折断,砸起了满地的灰尘。

灰尘散尽后,一个身影显露了出来。

那个人一身破破烂烂的白袍,赤脚踩在地上,一头长长的黑发随风飞扬,刘海下的一双眼睛是溢着金光的琥珀色。

一叶之秋眼神一凛,站直了身体,恭恭敬敬地弯下了腰,握着却邪的手激动地颤抖了起来:“父神!”

一枪强忍住了扑上去的冲动,也低下了头:“父神!”

依诺和悟道君紧随两人其后,唯独君莫笑既没弯腰也没出声,只是静静地看着叶修。





(曰精灵王哪有曰父神刺激,对吧?)
(神说要有光下线速度如此之快的原因是他的名字ooc到我边写边哭)
(呜呜呜抓紧让我把这篇写完吧!
西幻写得我现在和朋友聊天每一句都宛若中二病orz)

评论(38)

热度(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