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账号卡叶】于圣光中堕落5

(ooc)



君莫笑非但没有向回归的永生神表示出应有的尊敬,反而直接跨步上前去拉叶修的手。 
 
这个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变了脸色,一叶之秋首当其冲:“君莫笑,你大胆!” 
 
话音未落,却邪那泛着银光的矛尖就冲向了君莫笑的后背,在与君莫笑的后心窝一指之距处被叶修徒手攥住。 
 
锋利的矛尖把叶修的掌心划出了血,一叶之秋慌忙把却邪收了回去,想要握住叶修的手查看伤口,却又想起叶修已经拾回了永生神的记忆。 
 
思来想去半天,永生神的身份压在一叶之秋的胸口,让他最终还是硬生生地克制住了上前的欲望。 
 
君莫笑就没考虑这么多,他只看到叶修受了伤,便没有任何犹豫地捏住了叶修的手腕,抚平了那修长白皙的五根手指,低下头顺着叶修掌心的纹路细细地舔舐了起来。 
 
“君莫笑!你住手!”所有人都被这个画面刺得双眼火辣辣地疼,一枪最先忍不住出了声,“你怎么敢这样冒犯父神!” 
 
依诺和悟道君也站了出来,大义凛然地指责起了君莫笑,只是这份大义凛然里有多少嫉妒的成分在,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一叶之秋站在君莫笑的身后傻傻地看着,他从未想过君莫笑竟大胆到了如此地步,居然敢在公众之下这样唐突高高在上的永生神。 
 
这个画面对一叶之秋而言,比在格林之森里看到君莫笑把叶修压在身下还要震撼。

因为那时的叶修无论从任何方面都只能算是一个精灵王,而现在的叶修却是永生神,是混沌之初诞生的最至高最无尚的神啊! 
 
君莫笑丝毫不理会身后此起彼伏的谴责,把叶修掌心上的血迹舔得一干二净后,他牵起叶修的手覆在了自己的胸膛上:“我有些事情想问你。” 
 
“巧了,我也有些事情想问你。”叶修不动声色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叶修的手在背后划出一个七星芒,笼罩住了断裂的生命之树。

刚刚从中间拦腰折断的生命之树在七星芒的包裹下,缓缓起升归位,重新长了回去,枝繁叶茂到比方才还要生机勃勃。 
 
在制止了君莫笑背后躁动不安的四个人后,叶修转过身走回了生命之树的树下。

重生的生命之树自动给叶修打开了树门,叶修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君莫笑随后跟上,留下四个面面相觑的人站在你外面。 
 
“叶……父神恢复了记忆,不应该让君莫笑抓紧滚回格林之森的地下吗?怎么还心平气和地和他聊起天了?”依诺的一个“叶”字刚说出来,突然意识到叶修的身份已经改变,立马改了口。 
 
悟道君盯着树门消失的地方,犹疑不决地开了口:“父神,是不是记忆还没恢复完全?” 
 
“可他出来的时候明明就是永生神完全体的样子,连衣服都没有变。”一枪不赞同悟道君的观点。 
 
“但他刚刚被一叶划开的伤口没有自动愈合。”悟道君细致入微的观察让另外三个人陷入了沉思,他接着说道:“可能父神只拿回了部分记忆吧。” 
 
“靠!”一叶之秋慌了,“我说父神怎么刚刚对君莫笑那么和颜悦色!这要是父神在里面被君莫笑欺负了怎么办?你们快把树钥拿出来一把,我要进去!” 
 
悟道君无奈地摇了摇头:“有永生神在,生命之树哪里还会理会树钥?我们只能在外面等他们出来。” 
 
一叶之秋气极,泄愤似地把却邪倒头插进了土里,环着胸靠在却邪的矛杆上,鼻腔里发出了重重的一声哼。 
 
树门后漫天遍地的碎片已经被叶修全部吸收,现在生命之树里只剩下了空荡荡的三维空间。 
 
叶修和君莫笑面对面站着,同时出了声。 
 
“你——” 
 
“你——” 
 
一时间两人都僵在了原地,君莫笑率先打破了尴尬:“你先说吧。” 
 
叶修也没有谦让,他实在是太好奇了,当那把椅子化成齑粉时,他的幻象也消失了。虽然他依旧没有第六天之后的记忆,但他看到的那些幻象让他感到了深深的不安:“你……我……以前……我……” 
 
君莫笑疑惑地看着支吾了半天的叶修。 
 
叶修揉了揉自己变长的头发,心情异常烦躁。

这种话让他怎么问的出口? 
 
纠结了半天,叶修看着君莫笑满含疑惑的眼睛,心一横全说了出来:“我们是不是上过床?” 
 
其实叶修本来想说的是“你是不是强女干过我”,毕竟从那些幻象联想到堕落为黑暗神的君莫笑,他只能推断抓着自己的腰,把自己摁在神座上贯穿的人是君莫笑。 
 
君莫笑古怪地看了叶修一眼,既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他仔仔细细地端详了叶修半晌,却是问了另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没恢复记忆?” 
 
叶修点了点头,坦坦荡荡地交代了自己的一切:“是,我只有前六天的记忆,如果可以,你能告诉我之后发生了什么吗?” 
 
“第七天你创造了五个孩子养在身边。”君莫笑紧紧地盯着叶修琥珀色的眼睛,眼里承载的东西复杂到叶修读不懂其中任何一种,“你把他们抚养长大,却把其中一个扔进了深渊里,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即使君莫笑没有说出那个被扔进深渊的孩子的名字,叶修也知道那个孩子肯定就是君莫笑。 
 
“为什么同样的五个人,你唯独对我这么狠?明明一开始……一开始你——”君莫笑的眼睛又泛起了红光,俨然是又一次濒临暴走的前兆。 
 
君莫笑猛地闭上了眼睛,嘴里毫不留情地狠咬上了舌尖,血腥味瞬间充满了他的口腔。再次睁开眼时,君莫笑重新恢复了冷静,他换了另一个问题:“你是不是讨厌我?” 
 
叶修本来百分之九十八确定君莫笑就是那个亵渎了永生神,并因此受到惩罚的人,可现在他却开始迟疑了。 
 
君莫笑这个样子,分明是委屈到了极点,觉得自己受尽了不公正的待遇,哪像是在永生神身上讨到过甜头的样子。 
 
“对不起,我还没有恢复全部的记忆,我也不知道。”叶修感情真挚地道着歉,替以前的自己劝慰起了这个缺爱的黑暗神,“等我想起来了一定会给你一个答复。” 
 
叶修的这番话勉强安慰了君莫笑,他千万般算计把叶修送进树门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叶修回忆起一切,亲口告诉他当年为什么要把他扔进深渊,好歹让他死得明白一些。 
 
叶修的记忆虽然还未恢复完全,可既然叶修承诺给他一个答复,君莫笑就愿意等。反正他已经等了数载上千个年头,只不过是为了这一份解释,现在起码看到点苗头了。 
 
谈话到此结束,叶修和君莫笑一前一后地走了出去。 
 
叶修一出来,就被等在外面紧张了半天的四个人团团围住,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生怕君莫笑吃掉了叶修的一根头发丝。 
 
一叶之秋反复确认叶修没少一根汗毛后,堪称凶神恶煞地转过了头:“君莫笑,你怎么还不走?” 
 
君莫笑没理会一叶之秋,目光全落在了叶修身上,眼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叶修在君莫笑的注视下郑重其事地又一次给出了承诺:“如果我想起来了,一定会造访黑暗神殿。” 
 
君莫笑点了点头,消失在了原地。 
 
“父神你真的没有完全恢复记忆啊?”一枪站在叶修身边担忧地问道。 
 
“嗯,我没有第六天之后的记忆。”关于记忆不完全这件事,叶修从一开始就没有隐瞒这些人的打算,相反他需要他们的帮助,来找回自己的全部记忆。

叶修总觉得没有想起来的那部分,才是最重要的部分,甚至比创世的前六天都重要。 
 
“没事,我们可以回去以后慢慢地跟父神讲以前的事。”依诺贴心地安慰起了叶修。 
 
“那父神你要不要去光明圣殿坐坐?我殿里的那把椅子还是从你那里搬过去的。”一叶之秋期待地看着叶修。 
 
依诺不满地翻了个白眼,他们这边正安慰着叶修呢,一叶之秋倒好,直接捡漏开始抢人了。 
 
叶修点了点头,二话不说就跟着一叶之秋回了光明圣殿。 
 
其实叶修不知道自己现在算是个什么东西。

第一,他绝不是光明精灵;第二,他算是黑暗精灵;第三,恢复了部分记忆与力量的他只能算半个永生神。 
 
总而言之,叶修现在是黑暗精灵与永生神混交的杂合体,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一叶之秋的邀约。 
 
叶修当了这么多年的精灵王,登上过不知多少次的光明圣殿,却还是第一次在光明圣殿里被请上一叶之秋的王座。 
 
“那把椅子本来就是您的。”一叶之秋坚定拒绝了当叶修在的场合,自己还上去坐那把闪闪发光的椅子。 
 
百般推拒不得,叶修只得走上台阶,坐上了光明神的王座。 
 
屁股刚刚贴上椅子,叶修的的表情就开始变化莫测了起来,整个过程不过十秒钟,快到台阶下的一叶之秋都没有发现叶修的异常。 
 
在叶修的身体与椅子接触的瞬间,大段大段的回忆倾泻而出,涌入了叶修的脑海,灌得他头脑发胀。 
 
仅仅十秒钟的过程,叶修已经在脑子里把那长长的回忆走了一整遍。 
 
创世的第七天,身为永生神的叶修远远地看着地上的人类,寂寞地又创造出了五个孩子留在自己身边。 
 
这五个孩子就是:一叶之秋、君莫笑、悟道君、依诺和一枪。 
 
叶修现在可以肯定地反驳生命之树里君莫笑质问他的那些话,他哪里不喜欢君莫笑? 
 
五个人里他最喜欢的就是君莫笑! 
 
君莫笑比另外四个人更调皮,也更鲜活;更顽劣,也更生动。君莫笑会因为叶修的一句话,不远万里去大陆边界挖掘星月石,会因为叶修的一个驻足,不顾艰险跳下悬崖收集桫椤。 
 
不管在任何方面,君莫笑都是最得叶修心的那一个。甚至在记忆里,君莫笑在叶修的默许下自始至终都站在离他最近的位置。 
 
但叶修的记忆在看到五个小不点长大成人后,又一次戛然而止。叶修心里焦灼万分,他依旧没有想起来最重要的那一部分。 
 
叶修现在比君莫笑还想知道,他为什么会舍弃君莫笑,让君莫笑堕入深渊成了黑暗神。按照他目前的记忆,以君莫笑的受宠爱程度,明明应该是光明神的不二人选才对。 
 
在那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叶修苦思冥想中突然灵光一现。 
 
椅子!

到目前为止的两次回忆都与椅子有关!

一次是见到椅子,一次是坐上椅子。而且自己身下现在正坐着的这把和生命之树里被他打碎的那把,颜色与材质一模一样。 
 
叶修立即想起了黑暗神殿里的那把椅子,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黑暗神殿里的那把椅子和生命之树里的那把椅子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差分毫。 
 
思及此,叶修在一叶之秋还未反应过来之时,留下了一句“我有急事”,身影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后,叶修出现在了黑暗神殿里,吓了君莫笑一大跳。

叶修站在殿里看着刚从王座上站起来的君莫笑,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请求:“能让我坐一下你的椅子吗?” 
 
虽然对叶修的话摸不到头脑,但君莫笑还是乖乖地站起了身。 
 
“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碰我。”叶修郑重其事地叮嘱君莫笑。 
 
说完,叶修深吸一口气走了上去。 
 
上次被君莫笑抱在怀里坐在王座上,叶修的身体几乎没碰触到王座。这一次他把背都贴到了椅背上,连腿脚也收了上去,几乎是蜷缩在了座椅里。 
 
君莫笑站在旁边看着,越看眉头皱得越紧,到最后几乎要忍不住把叶修从椅子上抱下来。 
 
椅子上的叶修蜷缩成了一团,抓着胳膊的指关节用力到泛白,当叶修的眼角沁出了一滴泪时,君莫笑再也忍不住,托着叶修的臂部像抱孩子一样把叶修抱进了怀里。 
 
叶修把君莫笑的的脖子搂得紧紧的,脸深深地埋进了君莫笑的脖子里。 
 
他现在什么都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真的是…… 
 
真的是太他妈一言难尽了。


心情愉悦地卡住了肉

【备用



(还差1-2章就能end了……

评论(82)

热度(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