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账号卡叶】于圣光中堕落8

(ooc)(麻花一样扭曲的剧情)




当一叶之秋看到站在叶修身后活着的君莫笑时,他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苦心多年的经营一朝荡然无存,一叶之秋竟格外地镇静。

剥离开了刻意的浮躁与不稳重,真正的一叶之秋从来都是不苟言笑的。这样的一叶之秋才是叶修永生神记忆里最熟悉的那个一叶之秋,少年老成。

少年老成,城府极深。

这句话是叶修刚刚得出的结论,而在过去,叶修给一叶之秋下的定义是:少年老成,必成大器。

潘多拉之石蛊惑人心的程度不是一般的强,强到不仅能制造幻象,连记忆都能肆无忌惮地篡改。

生命之树里,君莫笑问了叶修:“你是不是讨厌我?”

从光明圣殿取回了剩下的部分记忆后,叶修坚定地认为自己最喜欢的就是君莫笑。

可现在,这些答案全部都要推翻重来。

砸碎了的潘多拉之石给了叶修一个真正的答案——君莫笑说的没错,他的确最讨厌君莫笑。

君莫笑确实比另外四个人更调皮,也更鲜活;更顽劣,也更生动。只是这份鲜活与生动让君莫笑成了一个大写的麻烦制造者,给永生神本就繁冗的工作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君莫笑也确实不远万里挖来了星月石,不顾艰险采集来了桫椤,但不是因为叶修的一句话或者一个驻足,而是自以为是的“叶修肯定会喜欢”,自作聪明得可笑。

不管在任何方面,君莫笑都是最不得叶修心的那一个。

在永生神殿里,被允许站在离叶修最近的地方的人,自始至终都是一叶之秋。

这也是现在的叶修最迷惑的地方。

如果一叶之秋这番设计是为了篡位,但他却只拿了光明神的那份权利。

如果一叶之秋是对叶修爱而不得,恨由心生,那就更奇怪了。一叶之秋分明是最有竞争力的那一个,怎么也犯不着和竞争力最弱的君莫笑过不去。

“解释一下吧。”叶修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怒气,仿佛他是一个置身事外的第三方,今天只是来找一叶之秋了解一下情况。

一叶之秋也很淡定,甚至邀请叶修坐了下来,不急不缓地给叶修沏了一杯茶。

至于君莫笑,一叶之秋选择了彻底的无视。

君莫笑也不在意,提着千机伞像个侍卫一样站在了叶修的后。

“以你从永生神变成精灵王为节点。”一叶之秋抿了口茶,一脸平淡地承认了自己的主谋身份,“在那之前是我们四个人一起策划,在那之后是我一个人。”

叶修审视地看着一叶之秋:“为什么?”

“为什么?”一叶之秋反问了回去,自嘲地笑了起来,“因为我看得太透。”

所有人都看见了叶修对君莫笑的不喜,连君莫笑本人都不例外,但一叶之秋看到的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他也会犯错,但叶修从未责怪过他,并不全然因为叶修喜欢自己,而是因为叶修真的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所以可以包容一叶之秋的过错。

叶修虽对君莫笑不喜,却把君莫笑放在了同等的位置。因为没把君莫笑当成自己的孩子,所以无法包容君莫笑犯下的错误。

这意味着一叶之秋虽然离叶修很近,却被禁锢在了叶修给他画好的圆圈里,君莫笑虽然离叶修很远,却是站在了圈外。

一叶之秋跑不出那个圈,但君莫笑却能绕着圈前进。

所以年少的一叶之秋看着君莫笑又一次被叶修批评的身影攥紧了拳头,他一定要把君莫笑越位的苗头扼死在摇篮里。

有着共同喜欢的人,又被关进了同一个圈里的其他三个人,根本不用一叶之秋刻意的引导就会自动加入讨伐君莫笑的大军。

一张网开始铺了。

一叶之秋他们四个人寻遍了天南地北找来了潘多拉之石,拱手先把叶修送进了君莫笑的怀里,再让叶修亲自把君莫笑踹下了深渊。

到这里,网算是铺了一半。

在叶修把君莫笑踹下深渊之后,昏迷之前看到椅子上立起的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隐藏在聚集的光点里的一叶之秋。

同时一枪在背后敲晕了叶修。

在叶修的教导下已经各自接触了适合自己神力方向的四个人,把剩下的半张网联手给织完了。

趁着叶修神力枯竭,一叶之秋凭借自己的光明力,利用趋光性把“神说要有光”这创世第一天的记忆碎片引了出来。

有了光的带头,一叶之秋很轻易地就抽出了叶修的全部记忆。他把记忆分成了三份,分别储存进了生命之树,永生神的座椅和自己的椅子里。

悟道君更改了秩序,让永生神脱下了神格。

一枪抱着叶修穿梭在时间流里,把叶修直接送去了精灵族新王诞生的未来。

依诺暗示了精灵族地的所有动植物,当叶修迎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醒来时,族地里所有活着的东西都在欢呼。

新王!这是他们精灵族的新王!

就这样,叶修从永生神变成了精灵王。

而从深渊里的爬上来的君莫笑带着恋旧的心理,偷偷摸摸潜回破败的永生神殿,搬走了藏着潘多拉之石和记忆碎片的掉色神椅。

再后来,一叶之秋把生命之树的位置透露给人族,让生命之树的树心被捣毁,自己却拒绝了叶修的求助,让叶修只能去找君莫笑。

一旦君莫笑带叶修回了黑暗神殿,离潘多拉之石越近他受的影响越大,近距离的接触让叶修时不时地亲眼目睹到君莫笑的异常瞳色与暴戾举动。

疑问开始在叶修心底埋下。

“嗯,不错,那个时候我确实开始怀疑君莫笑被什么邪性的东西附身了。”叶修点了点头。

一叶之秋迷惑地看了叶修一眼:“那你最后是怎么知道君莫笑没被附身的?”

君莫笑听的一愣一愣的,他也迷惑地去看叶修,满脸的不解。

叶修理了理思路。

“你的设计太巧妙了,按照你给我设计的轨迹,如果我没有发现潘多拉之石,那么事情的发展应该是这样的。”

“椅子的共通点很容易找,在我去黑暗神殿拿回了全部记忆后,我想起来了光明圣殿里的椅子和永生神殿里的颜色一样,黑暗神殿则是样式一样,树门后的那一把确实一模一样的。”

“三把椅子完美地照应了三位一体。光明圣殿里的是属性,黑暗神殿里的躯壳,生命之树里的灵魂。”

“我在生命之树里能量爆发把生命之树给拦腰砍断,灵魂体的椅子表面上是化成了齑粉,实际上是借着粉末形态掩护从断裂的生命之树里逃窜了出去。”

“君莫笑随着树门的打开,异常感越来越严重。与记忆里的怂样截然不符,甚至敢直接舔我的手,所以我的怀疑越来越重。”

“君莫笑这个壳子里装着的,恐怕不是他自己。”

这个时候,点睛之笔来了。

叶修开始意识到,从自己变成黑暗精灵到前往生命之树打开树门。这一路都是君莫笑陪在自己身边,自己似乎是在君莫笑的引导下不断完成着一件又一件任务。

君莫笑显然是在利用叶修达成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比如解放椅子的魂体,让椅子三位合一,彻底回归。

“所以我在黑暗神殿拿回记忆的第一时间,肯定了君莫笑是假的。”

“那你为什么没杀了君莫笑?”一叶之秋问道,“恢复了力量的你,穿透躯壳直接绞灭一个灵魂很容易吧。”

这也是一叶之秋的真正目的,让恢复永生神力的叶修直接把君莫笑的灵魂碾成粉末,让君莫笑彻底失去所有竞争力。

叶修沉默了,他应该责怪一叶之秋的。让自己以为壳子里不是君莫笑,直接把君莫笑的灵魂都碾碎,实在是太毒辣了。

但指责的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口,这个贯穿了几千年的局,着实不择手段。

爱一个人,不择手段,叶修觉得并没有什么错。

难道说要怪只能怪自己魅力太大?

叶修看了看身后因为自己平白无故遭受了一番无妄之灾的君莫笑,叹了口气,站起身拉着君莫笑走出了圣殿。

留下了一句话飘荡在圣殿里,是对一叶之秋疑问的最后回答:“因为君莫笑没有被踹下去之前的记忆。”

君莫笑之所以询问叶修为什么踹自己下深渊,就是因为他没有被踹下前的记忆。那个荒谬的椅子、自己身体惨遭夺取,叶修在他面前被自己曰,他都不记得。

“你为什么要把我扔下深渊?”

叶修在即将捅向君莫笑太阳穴时,电光火石之间突然想起了这句话。

不管是椅子还是君莫笑本人都不应该问出这样一句话,椅子很明白自己为什么被踹下去,君莫笑也很明白自己肯定是被当成了椅子踹下去。

但君莫笑现在这样问叶修,明显是不记得那时的任何事情了。结合君莫笑总是变红的眼睛,和自己捅自己来恢复神智的自残举动,叶修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君莫笑是被魔物控制了。

在魔物的控制下失去理智,等到清醒后自然而然地没了那段记忆,才是对整件事最合理的解释。

再联想到三番四次出现的椅子,叶修立马想到椅子里恐怕藏着东西。

果然,他发现了潘多拉之石。

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失去记忆?”一叶之秋反复念叨着这句话,突然瞪大了眼睛站了起来,手里的茶杯滚落到了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

绝不可能失去记忆!潘多拉之石失去效力,归还记忆是无差别的,连永生神叶修都记得全部,君莫笑怎么可能会缺失一段?

除非……

操!君莫笑是装的!

一叶之秋一脚踹翻了自己的椅子,差点气晕过去。

但他再怎么生气,叶修已经被君莫笑牵回黑暗神殿了。

殿里依旧一片狼籍,还是两人离开时的模样。叶修看了眼可怜兮兮,平白受了一大番无妄之灾,先是掉进深渊后又被他捅了脖子的君莫笑,真心实意地揉了揉君莫笑的脑袋。

“我先说清楚,我和你在一起只是为了补偿你。”叶修把话说的明明白白。

君莫笑毫不在意,热烈地拥抱住了叶修:“没关系,我一定会让你真正爱上我的。”

君莫笑的下巴搁在了叶修的肩上,在叶修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一个狡黠的微笑。

他才不会说,潘多拉之石是他藏在一叶之秋寻找的必经之路上的。





——————End——————



全文总结:

一叶之秋用潘多拉之石设下局:先制造了椅子曰永生神叶事件,接着让精灵王叶一步步拿回记忆,认为现在的君莫笑依旧是当年的那把椅子,试图借叶修之手把情敌搞得魂飞魄散。

但是,潘多拉之石是君莫笑故意让一叶之秋拿到来设计这个局的。并通过选择性失忆让叶修意识到有人在给他设陷阱。最后自己伪装成受害者,博得了叶修的全部同情。

综上所述:君莫笑是终极boss


(其实剧情开上盘山公路的原因是……椅子那段写飘了呜呜呜)


(准备更狗狗狗了,剧情都快忘了orz)

评论(53)

热度(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