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童话都是骗人的—白雪公主(上)

(ooc)(剧毒)(系列文可戳tag)





“在故事的开始,王后坐在敞开的窗户边上,冬雪像针一样刺破了她的手指,流出的鲜血滴落在了雪地和乌木窗框上。

王后看着滴落在雪地里的鲜血,对自己说道:'我希望我有一个女儿,皮肤像雪一样白,嘴唇像血一样红,头发像乌木窗框一样黑。'

不久后,王后怀了孕,她生下了一个——哎殿下!殿下你别走啊!我这故事还没讲完呢!”

刚给故事开了头的黄发侍卫嚷嚷了起来:“殿下!殿下!”

王杰希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一边整理自己繁琐的衣领,一边想着以什么名头给刚刚那个满口胡言乱语的侍卫治罪。

这个故事王杰希已经听过不止一遍了。

接着往后就是怀孕的王后被下了毒,生下来的孩子皮肤既不白,嘴唇也不红,更没有一头黑发,甚至生下来的根本不是什么女儿,而是一个绿发绿眸的小王子。

显然,这个小王子就是王杰希。

再往后就要说到王杰希的生母是如何被现任王后毒得一命归了西。 

整个故事的走向俗不可耐,像是从童话故事里生搬硬套出来的话剧本。

王杰希捋了捋自己的墨绿色短发,感受了一下传闻中被毒药毒出的绿发的顺滑手感,对这些传言嗤之以鼻。

这个国家现在的王后只比王杰希大了两岁,年轻的过分,曾今是邻国声名在外的俊美王子。

这位王杰希的父亲重金求娶来的王后,与他早早就去世了的母亲根本沾不上边,更别说下毒了。

只可惜王杰希的父亲在新婚宴上突发疾病,连婚礼都没熬完就猝死了,让新王后在出嫁的当天就守了寡。

新王后心地善良,不仅没有改嫁,还兢兢业业地总揽起了整个国家的政务,替王杰希这个继子守起了国。

一想到自己这个便宜继母,王杰希的嘴角就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

他的这个小后妈才称得上是:肤若白雪,唇似玫瑰,有着一头乌木色的黑发,和一双黑曜石般的漂亮眼睛。

父王去世,小后妈日日夜夜独守空闺,这份弥补小后妈空虚的任务,在王杰希看来是他应尽的职责。

王杰希快步流星地走去了王后的寝宫,无视侍卫的阻拦直接推开了门。

房间里站在镜子前的王后听到声响立即回过了头,在看到来人是王杰希后面色扭曲了一瞬,随即快速恢复了正常:“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

王杰希从后面抱住了王后的腰,悄悄地隔着衣服摁了一下腰窝,下巴搁在王后的肩膀上蹭了起来:“想你了,就来看看。”

叶修和王杰希年纪相仿,又同为男性,因此叶修从未强求过王杰希叫自己母亲,只当自己是王杰希的哥哥,也不在意王杰希总是不分尊卑地对自己直呼其名。

王杰希更不会叫叶修母亲,在他心里,这个只比自己年长两岁的小后妈分明就是他父亲给他预备好的未婚妻。

叶修会一直是王后的,不管国王是他爸爸还是他。王杰希这样想着,把叶修的腰搂的更紧,手也不安分的四处乱摸了起来。

王杰希往日里的亲昵动作就多,叶修只当是弟弟对哥哥的亲近,从来都是宽容大度地任由王杰希上下其手,今天却一反常态地拒绝了起来。

叶修在王杰希诧异的眼神中挣脱开了王杰希的拥抱。

“我记得你今早有马术课吧,快去准备准备,别让老师等急了。”叶修没给王杰希拒绝的机会,匆匆忙忙地就把人给推了出去。

寝宫的门在王杰希面前嘭的一声关上了,紧接着是门被反锁的声音。

王杰希看着关上的大门皱紧了眉头,举起手正欲敲门,眼角的余光突然瞥到了一抹黄色。

这人……

是先前缠着要给他讲故事的那个侍卫!

王杰希瞳孔骤缩,毫不犹豫地朝侍卫背影消失的方向追去,直觉告诉他这个侍卫有猫腻。

而寝宫里的叶修正死死地盯着镜子。

叶修面前的全身镜看起来与普通的镜子并没什么不同,只不过更加华丽了一些,钻石玛瑙层层叠叠堆积着缀满了整个边框。

这面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大镜子是今早刚刚从蓝雨国运来的礼物。

除去正衣冠、视仪容这样的作用外,这面镜子还是一面不可多得的魔镜。

在王杰希进来之前,这面镜子正发挥着他的魔法作用。

“魔镜啊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王杰希最喜欢的人。”

魔镜回答道:“叶修。”

王杰希刚刚成年,叶修本想用这面魔镜给王杰希挑选一门好婚事,却不想得到这个答案。

叶修试着和魔镜交流:“不是亲情的喜欢,是爱情的喜欢。”

魔镜尽职尽责地回答道:“王杰希爱叶修。”

“这是什么破镜子?”叶修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了,他拿起墙上挂着的相框就要朝魔镜掷去。

手里的相框还没砸出去,叶修的动作就顿住了。

叶修的脸色变得惨白,他看着镜子里交叠在一起的两个熟悉的身影,磕磕绊绊地问出了声:“这……这是什么?”

魔镜的语气丝毫没有因为叶修手里握紧的相框开始害怕颤抖,依旧平静如初,甚至有点温文尔雅的味道:“这是王子殿下对主人您的爱意。”

叶修呆滞地站在原地,捏着相框边缘的指尖紧到发白。

魔镜彬彬有礼地询问着:“主人能不能先把相框放下去?”

叶修勉强歉疚地冲魔镜笑了笑,把相框重新挂了回去。

王杰希就是在叶修脑子里乱糟糟一片的时候闯进去的,再加上王杰希过于亲昵的动作,直让叶修头皮发麻,鸡皮疙瘩爬了一身。

现在送走了王杰希,叶修忍不住对着镜子又问了一遍:“魔镜啊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王杰希最爱的人。”

“是您,主人。”魔镜的回答与之前别无二致。

叶修狠狠地闭上了眼,他的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这个会说话的镜子并不能博得他的全部信任,他要靠自己的眼睛去判断事情的真相。

打开门唤来侍女,叶修换上一身轻便的衣装径直去了骑马场。

今天上午是宫廷里最好的马术师教导王子骑马的时间。

王杰希此刻正心不在焉地牵着缰绳慢吞吞地让马往前走,脑子里思索着那个黄发侍卫。

任凭王杰希怎么寻找,都没有找到那个黄发侍卫的踪迹。更荒谬的是,王杰希在找来了侍卫长许斌后,许斌竟然迷惑地看着王杰希:“殿下,我们侍卫队里从来没有过黄色头发的人。”

生怕王杰希不相信,许斌又叫来了几乎与侍卫队里每个人都交好的刘小别。

刘小别拍着胸脯打了保票:“殿下,我们队里绝对没有黄色头发的人。”

找人的线索还没起步,就被快刀斩断,让王杰希惊愕万分。

王杰希骑在马上,不停地思索着这件事。

他分明见到了那个穿着侍卫服的黄毛青年,分明那个侍卫早晨还一脸煞有介事地追着他要给他讲故事。

这么一个大活人怎么就凭空消失了?

“想什么呢?马都要走进河里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王杰希的思绪,他惊喜地朝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叶修!”

叶修顶着王后的头衔,做着国王的工作,常常忙得废寝忘食,很少有时间来看王杰希上课。

现在王杰希看到一身便服的叶修,什么黄色头发、什么侍卫全都抛到脑后了,快马加鞭冲到了叶修身旁,在叶修的惊呼中揽住叶修的腰直接把人带上了马。

叶修坐在马背上,后背紧紧地贴着王杰希的胸膛。

这个往日里叶修趴过无数次的胸膛今天变得滚烫了起来,但他想起魔镜的回答,硬着头皮又往后靠了靠,和王杰希贴得更紧,紧到能听到王杰希的心跳。

“杰希……”叶修缓缓地出了声,声音在被他刻意压低后,显得缱绻又温柔。

身后的人没有说话,叶修只感到王杰希身体变得僵硬,心跳却越来越快。

叶修的心开始一点点往下沉,等到他察觉到有一个圆柱状的物体抵在了他的身后时,他的心扑通一声,沉到了底。

两个人各自浑浑噩噩地回了寝宫。

比起叶修发现继子对自己竟然心怀觊觎的糟糕心情,王杰希的浑噩是满满的惊喜,甚至到了不知所措的地步。

王杰希想着叶修那轻轻的一声“杰希”,浑身的热流都往下半身涌,心底暗骂了一声。

曰,小后妈是在勾引我吧。

另一边的叶修回到寝宫后,心情极差地皱着眉头坐在了床边。

立在房间中央的魔镜缓缓地出了声:“主人可以主动做一些事情。”

叶修看着光洁的镜面,眉毛一挑:“哦?”

“比如让王子殿下厌恶你,甚至痛恨你……”

魔镜娓娓道来,温和的声音渐渐抚平了叶修紧皱的眉头,甚至让叶修的眼里生出了笑意。

随着魔镜最后一句话音落下,叶修立即吩咐侍卫请来了这个国家最富盛名的猎人。

叶修坐在高高的王座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宫殿里跪着的年青男人:“你就是这个国家最厉害的猎人?”

周泽楷仰起头直直地盯着肤白貌美的王后,既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满身的肃杀气息却在一瞬全部释放了出来。

叶修眼睛一亮,他几乎能闻到飘散在空气中的血腥味。

无须多言,这个猎人一定深不可测。

一直盯着王后的周泽楷自然没有错过叶修的眼里的欢喜,以为这位美丽的王后被他的男子气概所折服,更加肆无忌惮地释放起了自己的气势。

听说这位王后没了丈夫,不知道今日请他来,是因为什么。

会不会是要和他……

叶修对周泽楷越发离谱的胡思乱想毫不知情,他激动地走下台阶,扶起了这位英勇的猎人。

“那两日后你就负责王子的修学旅行,目的地……蓝溪森林的最深处。”









(超凶的叶修王后陛下!(bushi…
(小白兔一般无辜的杰西卡公主殿下!(bushi…

评论(107)

热度(2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