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童话都是骗人的—白雪公主(中)

(ooc)(剧毒)(系列文可戳tag)
(前文戳tag观看)





“修学旅行!?”王杰希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拎起了高英杰的领子。

“英杰啊,殿下向来对你照顾有加,一定不会处罚你的,就你去吧。”高英杰想起刘小别前辈对自己说的话,只觉得心里直冒苦水。

侍卫队里没人敢来给王子殿下传达这个通知,推来拒去最后扔给了资历最浅的高英杰。

刘小别的话其实没错,如果来传达通知的不是还未成年的高英杰而是别人,王杰希早就掐上脖子了。

“叶修呢!我要找他!”王杰希一把推开高英杰就要冲出去。

高英杰慌忙抓住了王杰希的胳膊,叶修就是不想见王杰希才让侍卫来传达消息,他的任务不仅仅是通知还有拦住王杰希。

眼看抓着的胳膊就要被王杰希抽回去,高英杰当机立断,毫不犹豫地扑在地上抱住了王杰希的左腿,靠着自己身体与地毯的摩擦来全力阻止王杰希前进。

怒火中烧的王杰希就这样负重前行挪到了门边,刚把门打开,一把利剑就刺破空气搭上了他的脖子。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你是谁?”

“保护你的人。”门外的人言简意赅地回答了五个字。

王杰希看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银剑气笑了,伸手就要去摸自己腰间别着的火铳。

高英杰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慌慌张张地站起身:“殿下,他是周泽楷,就是我之前说的那个陪您一起去蓝溪森林的猎人。”

显然高英杰的话无法对王杰希产生任何威慑力。他掏火铳的手没有丝毫停顿,直到一个人从拐角的阴影里闪了出来。

“杰希,我想和你聊聊。”叶修走到了王杰希和周泽楷中间。

王杰希没说话,紧抿着唇抓着叶修的手腕把人带进了房间里。

周泽楷担忧地扯住了叶修的衣袖,叶修回过头冲周泽楷笑着摇了摇头,周泽楷这才恋恋不舍地松了手。

王杰希看着这一幕心里的火气更甚,戾气都要从眉宇间溢出来了,嘭地一声把门摔了回去。

高英杰吓得身子一抖,颤颤巍巍地朝门边踱:“殿……殿下,我还在里……”

又是一声嘭的巨响,站在门外的周泽楷只看见一个穿着侍卫服的少年被扔了出来。

周泽楷握着剑柄的手紧了紧,心里担忧更甚,这个王子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动作又这么粗鲁,会不会伤到叶修。

王杰希今天真的气坏了,连伪装都不要了,欺身而上,把叶修压上了墙壁:“修学旅行?嗯?解释解释?”

看王杰希平日里毕恭毕敬的,想不到却是藏了两幅面孔,竟还有这样高侵略性的一面。叶修暗自庆幸魔镜的存在让他有了心理准备,现在才不至于乱了阵脚。

叶修疑惑地看着王杰希:“怎么了?”

王杰希把叶修的手腕攥得更紧:“为什么让我去修学旅行?”

“就是为了这件事?”叶修一脸理所应当地看着王杰希,“你已经成年了,不历练历练怎么继承王位?”

王杰希一愣,未回过神来就听叶修继续说道:“既然你不想继承王位,那就算——哎哎哎!王杰希你干嘛啊!你快放我下来!”

叶修的身体突然腾空,被王杰希双手穿过腋下和膝下抱了起来。

王杰希抱着叶修直接栽进了床里,心情大起大落之下连声音都磕绊了起来:“真……真的?”

“你爱继承不继承。”叶修说着就要从床上爬下去。

王杰希激动地搂着叶修的腰把人又压了回去,天知道他等着一天多久了,只要他成了国王,权利握在了他手里,叶修也就是他的了!

“你收拾收拾,下午启程。”叶修无奈地推了推王杰希的胸膛,“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就先走了。”

王杰希这回终于放叶修离开了,只是在叶修临走前又把人扯回来狠狠地拥抱了一下。

其实王杰希是想亲叶修的,但怕还没等他登上王位就先把小后妈给吓跑了,一切还是等他回来从长计议为好。

有了叶修的这番话,王杰希收拾完行李后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就踏上了修学旅行的路,而周泽楷也按照叶修的吩咐,跟在王杰希身后一起出了城。

王杰希因为那把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对周泽楷爱理不理,周泽楷则本来就是个闷葫芦。

两个人走了一下午竟是没说过一句话。

太阳落了山,天色开始转黑。

一旦天暗下来,即使是传闻中静谧美丽的蓝溪森林也变得可怖起来了。

静悄悄的灌木丛总让人忍不住怀疑背后是不是藏着什么猛禽野兽。

王杰希调动所有的感官提防起了一切可能出现的危险,却不想危险从来都不在灌木丛里。

“你这是什么意思?”王杰希看着又一次架上自己脖子的银剑问出了声。

“我不是保护你的人。”周泽楷握着剑往下压了压,冰冷的剑锋也贴着王杰希的脖子不断往下移,“我是杀你的人。”

“既然我都要死了,告诉我是谁要杀我总不过分吧。”王杰希一边询问一边不动声色地伸手往腰后摸。

“王后。”周泽楷的剑往王杰希的脖子里进了一点,划开了一道血线,“不要乱动。”

“叶修?”王杰希愣住了,“不可能!”

“我是奉王后的命令来取你的心脏。”

“怎么可能!叶修没有要杀我的理由。”

“杀了你,这个国家就没了继承人,他就能一辈子掌管这个国家。”

周泽楷的话让王杰希眼前发晕,他膝盖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不可能,我……我那么喜欢他……他怎么可以杀我?”

王杰希的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眼角睁得通红,目眦欲裂:“你骗我!叶修不可能杀我的,他明明喜欢我!他还要嫁给我呢。”

周泽楷叹了一口气,眼里流露出同情:“算了,也是个可怜人,你走吧。我会找块猪心献给王后的,别再回来了,王后的眼里只有权利,在他眼里你只是一块拦路石。”

王杰希眼里的最后一丝光亮也没了,瘫坐在了地上。

周泽楷见王杰希这幅失魂落魄的模样,长剑一收,扭头就离开了。

等到周泽楷的背影再也看不见,王杰希掸了掸衣袍,气定神闲地站了起来。

笑话,他怎么可能被周泽楷骗到。

一看就知道周泽楷对自己的小后妈有意思,想趁这次修学旅行做掉自己这个最大的情敌,他才不会上当。

他还要等着完成修学旅行,登上王位,迎娶叶修呢。

王杰希借着头顶的月光继续往前赶路,没了周泽楷这个累赘,他的前进速度可以再快一倍。

离开的周泽楷估量着自己走的距离够远后长舒了一口气,这是他第一次演戏,看王杰希刚刚的反应,应该没有露馅。

看来叶修托付给他的任务他相当漂亮地完成了,周泽楷忍不住也加快了脚步,想着回到王宫该向叶修讨要什么奖赏才好。

在王杰希朝森里深处进发时,另一个人也在朝森林深处赶着。

这个人就是之前给叶修运送魔镜的蓝雨国使者黄少天,也是那个凭空在宫廷里消失的黄发侍卫。

黄少天火急火燎地朝森林深处赶着,抢在王杰希之前到达了森林最深处的小木屋。

屋里五个蓝雨国的大臣正心急如焚地等着他。

黄少天一推开木门,郑轩就冲了上来:“黄少,喻队配的魔药瀚文喝不了。”

“怎么就喝不了了,这是一锅魔药煮出来的,其他人都能喝,瀚文怎么就不能喝。”黄少天一脸不解,“快点喝,再晚王杰希就该过来了。”

卢瀚文委屈地站了出来,嗫嚅了半天才说出来:“我152……”

黄少天这才想起来,喻文州配置的魔药是人均减少50厘米,卢瀚文的身高一旦再减去50厘米那就不叫矮人了,叫地蘑菇。

时间在飞速流逝,黄少天当机立断:“除了瀚文其他人先喝。”

五碗魔药咕噜下肚,小木屋里的五个人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变越矮,直到缩减了50厘米才停止。

卢瀚文还来不及体验突然比这些前辈高了二十几厘米的优越感,脸色就变得煞白。

小木屋的门已经被敲响了。

“有人吗?”

现在再喝魔药已经来不及了,黄少天回头看了一眼鹤立鸡群的卢瀚文,一狠心直接打开了门。

王杰希敲门的手一顿:“奇怪?门怎么自己开了?”

黄少天咬牙切齿地仰着头:“低头!”

王杰希惊讶地看着一屋子的矮人,回过神来匆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小矮人。”

黄少天终于知道喻文州为什么宁愿去当魔镜都不来喝魔药了,他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还要给王杰希陪笑:“客人有事吗?”

王杰希忙从包裹里掏出一捧金币:“不知道能否让在下借住几日?”

黄少天没有去接金币,而是笑着把王杰希迎进了门,将矮人族的好客精神体现的淋漓尽致:“请进请进。”

王杰希在矮小的桌前艰难地坐下,看着同样下坐困难的卢瀚文奇怪地问道:“这位也是?”

“他叫流云,是我们矮人族的巨人。”黄少天抢答道。

卢瀚文心情复杂地冲王杰希点了点头。

不等王杰希继续发问,黄少天率先自我介绍了起来:“夜雨声烦。”

其他人紧随其后。

“枪林弹雨。”

“涛落沙明。”

“八音符。”

“灵魂语者。”

王杰希感慨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他还是第一次知道矮人族的名字竟然如此与众不同。

突然王杰希的视线瞄到餐桌上摆放整齐的碗碟,瞳孔骤缩。

不对!

这里明明只有六个矮人,为什么会有七副碗筷?

倒像是故意为他准备的!

黄少天一直盯着王杰希的脸色,现在发现王杰希神色有异,顺着他的视线看向餐桌也是一惊。

来不及骂自作聪明多摆了一副碗筷的队友,黄少天立即开口道:“我们还有一位大哥叫索克萨尔,前几天去寻找能制作战斧的木材了,你今晚就可以睡他的房间。”

黄少天的随机应变成功让王杰希放下了疑心。

见王杰希神色如常地用起了餐,黄少天才松懈下来,后背只一瞬就淌满了冷汗。

这个王子可真不好对付,观察力也太细致入微了些。若是真的一对一地抢叶修,恐怕他们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但……

黄少天笑着用叉子叉起一根香肠送进嘴里一口咬断。

但是他们有七个人。

在王杰希享用热喷喷的晚餐时,周泽楷也赶回王宫复了命,表示自己再完美不过地完成了任务,把一切罪责都推到了叶修的身上。

叶修来不及奖赏周泽楷就跑回了寝宫,满怀期待地站在了镜子面前。

“魔镜啊魔镜,谁是王杰希最喜欢的人?”

“是叶修。”






(一个愉快的过渡章(///▽///)
(提前打个预警:
下一章叶叶可能会很不愉快(bushi

评论(71)

热度(1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