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专拍链接

(ooc)(剧毒)(不虐)(非常不严肃)
(预警关键词:拍卖)



比帝国的指挥团被俘更劲爆的消息是这个指挥团里有一名元帅。

比俘虏了元帅更劲爆的消息是这个俘虏的名字叫叶修。

叶修被俘虏了多少天,就成了联邦多少天的焦点话题,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个战场上威名显赫的帝国统帅会有什么下场。

有人猜测帝国会和联邦在最高军事法庭上博弈,有人猜测帝国会直接支付一大笔赔偿金赎回叶修,也有人猜测歼灭过数以万计联邦战舰的叶修难逃牢狱之灾。

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这个有史以来军衔最高的俘虏得到的待遇居然还不如一个普通的少校。

帝国迟迟没有要替叶修争取军事法庭的意思,联邦更不会主动给叶修开军事法庭。

帝国的最高统帅,被他效忠的帝国抛弃了,而且是最彻底、最冷酷的抛弃。

在帝国拒绝支付叶修的收监费后,等待叶修的只有一个结果。

俘虏拍卖会。

“叶修你已经被帝国抛弃了,投降吧。”韩文清隔着一层防弹玻璃看着监察室里的叶修,眼里不由自主地带上了恳求,“只要你答应效忠联邦,我现在就能带你回霸图。”

叶修心无旁骛地在监察室里研究起了手铐,不时把手铐晃得哗啦啦响。

“叶修!”韩文清忍不住对着话筒怒吼了一声,声音透过监察室的音响扩大了好几倍把叶修吓得一哆嗦。

叶修无奈地抬起头:“老韩,要不你跟我说说霸图比轮回、微草和蓝雨的优势在哪,我考虑考虑。”

韩文清一噎,知道周泽楷、王杰希和喻文州估计在他之前就来过了,看叶修这个样子是一个都没答应。

看着叶修敷衍了事的态度,韩文清强压下心里的火气,声音语重心长:“叶修,你想清楚了,联邦的俘虏拍卖会……”

韩文清看了看叶修没有任何变化的表情,话说到一半自己却打住了,他知道自己劝不动叶修。

“你……好自为之吧。”韩文清眉毛狠狠地抽动了一下,还是站起身走了。

走了没几步,身后传来了一声轻轻的“谢谢”。

韩文清身形一顿,两手的拳头握得死紧,终究是没有再回头。

叶修看着韩文清离去的背影,发自内心地感谢这些老敌人、老朋友,但他真的不能效忠联邦。

帝国可以对他不仁,但他不能对帝国的人民不义,所以哪怕他低微到了尘埃里,被当作货物拍卖,也不会当联邦手里那把对准帝国的刀。

装着深蓝色药剂的玻璃杯被机械手送进了监察室,叶修深吸一口气,猛地灌进了嘴里。

最后一滴药剂咽下,玻璃杯也应声从手里滑落摔碎在了地上,叶修的眼皮越来越重直到陷入了昏睡。

和所有被送上拍卖会的战俘一样,叶修被喂下了编号EB-023629的清洗剂,当他再次醒来时,他的记忆将一片空白。

一个没有了记忆的斗神注将引爆这场无与伦比的拍卖会。

匆忙赶回霸图的韩文清紧急召集所有人进了会议室:“抓紧时间调集霸图的所有资金。”

“叶修拒绝了你的邀请。”张新杰肯定地说道。

张佳乐嚼着口香糖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林敬言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队长,没必要调集霸图的所有资金吧。”

韩文清愣了愣,没有理解林敬言的意思。

“凡是从拍卖场上购买来的战俘,就属于一个人的个人资产了。”张新杰扫视了一眼会议室里坐着的所有人,“韩队,我们都是敌人。”

韩文清愕然,他紧随张新杰之后一一看过会议室里的每一个人,惊讶地发现连宋奇英都目露警惕。

“我倒是没想到竞争是从队内开始的。”韩文清环着胸难得的笑出了声,“既然这样那就拭目以待吧。”

霸图会议室里发生的事在无数个邦国场景重现。

没有一个邦国考虑集资购买,所有人都在暗中变现自己的资产。

既然有独占叶修的机会,那么拼上全部家当也要博一博。

这次的拍卖会,没有朋友,只有敌人。

整个联邦上上下下都开始了变现,只要家中稍富裕些的,都妄想在这次的拍卖会上买下叶修。

一些是出于对斗神的尊敬,想买回家供着;一些是对斗神的爱慕,买回家当童养媳、童养夫养;还有一些是恶趣味的富豪,想尝一尝斗神的滋味。

民众中竞争都激烈成了这样,联邦各个邦国的高层几乎到了连配枪都想变卖折现的地步。

在不知是谁透露出叶修已经没了记忆后,群众们购买叶修的热情高涨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楚云秀已经卖光了自己的全部首饰,她现在一闭上眼睛就是叶修坐在自己怀里软软地叫自己姐姐的样子。

像楚云秀一样开始给叶修做养成规划的邦国高层不在少数,王杰希已经规划到了第几天让叶修哭着喊自己爸爸的地步。

叶修拍卖日终于到了。

即使这一次的拍卖是线上线下同步进行,拍卖会现场依旧差点被挤爆,主办方不得不在过道里加了座。

来参加拍卖会的达官贵人们第一次没有抱怨拥挤的环境,每个人都屏住呼吸等待拍卖官上场宣布拍卖品。

主办方对叶修引发起的全联邦骚动早有耳闻,为减少恶劣竞价和不必要的加价环节,以及对斗神的尊敬,他们最终决定了一个拍卖方案。

拍卖官清了清嗓子:“各位,虽然帝国是联邦的敌人,叶修是帝国的最高指挥官,但是我们不能否认他是一位伟大的元帅。出于对斗神的尊敬,此次拍卖会我们取消竞价模式。”

全场哗然。

“斗神叶修,定价19970529378星币,十五分钟后开始抢拍售卖。”

这个价格一出,大半人已经被刷了下去,但是没有一个人反对主办方的这个决定。

其一是叶修值这个天价。

其二是把叶修当成商品送上拍卖会已然是对斗神的侮辱,唯有给定这个象征荣耀的定价能给予叶修些许尊重。

喻文州坐在贵宾席上苦笑了起来:“这不是为难我吗?”

隔壁的黄少天又紧张又兴奋:“队长真是对不起了,一会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微草邦国的刘小别嘴角几乎要咧到耳后根,他借来了七姑八大姨的钱刚刚好够这个标价,他觉得今天把叶修带回家的人就是自己了。

比起刘小别的开心,高英杰泪眼盈盈。他年纪小,资产也少,连入场券都没拿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老婆被别人带回家。

孙翔一脸不高兴,倒不是他对自己的手速不自信,而是对自己的资产太自信。现在换了竞拍模式,他反而吃亏了。

周泽楷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大屏幕上的时间,手指已经握住了抢拍器。

随着倒计时的数字不断减少,越来越多的人像周泽楷一样神情紧张地盯着大屏幕,握着抢拍器的手开始不自觉地颤抖。

唯有一个人和其他人不同。

雷霆的肖时钦按照他之前统计出的拍卖规律,提前一秒钟就摁下了抢拍器。

为了防止抢拍已经开始,货物却还没上架,主办方往往会提前一秒钟把商品上架。

就是这短暂的一秒钟提前,肖时钦竟然真的成了那个拍下叶修的人。

当数字归零的同时,叶修显示被人已拍下,几乎所有人的脸都绿了。

黄少天直接把抢拍器砸在了地上:“靠!”

雷霆的包厢里寂静无声,戴妍琦结结巴巴地问道:“队……队长,你拍到了?”

肖时钦宠辱不惊地点了点头,其实握着抢拍器的手都要虚脱了。

与其他邦国不同,雷霆是真的不富裕。在看到定价19970529378后,雷霆竟然没有一个人的资产达到这个数字。

没有任何犹豫的,肖时钦当场集了资,刚刚好凑够了19970529378星币。

现在,叶修是名副其实上他们所有人的共同资产,整个雷霆都沉浸在了铺天盖地的狂喜之中。

“哎,等等……”戴妍琦突然凑到了肖时钦的光屏前奇怪地问道,“队长你怎么没付款?”

肖时钦一愣,拍下来难道不应该直接从账户里把钱划走吗?

肖时钦看了看未付款的叶修拍卖品,急忙去点击付款。

渐渐的,围着肖时钦的众人脸色开始变僵了。

“队……队长……咱们的钱不是够的吗?怎么会付不了款?”方学才看着摁不动的付款键,声音惊慌失措。

肖时钦蹙着眉头,盯着数字为19970529378突然脸色变的煞白:“糟了!资产金额过大小数点后会自动四舍五入,我们估计距离这个价格还差零点几。”

“有没有人!有没有人有一枚星币!”肖时钦几乎是吼了出来。

戴妍琦欲哭无泪:“没了,没钱了,我们一枚星币都没了。”

肖时钦手里的光屏叮了一声,显示超时未付款,拍卖品自动返回货架。

雷霆的包厢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没有人想到叶修还会因为未被付款退回去,所有人都在为没抢拍到叶修而懊恼顿足。

星网上有一个买家就这样在网络拍卖会场上一逛,手一抖拍下了无数人争抢的斗神叶修。

“叶修?战俘?男的?”这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只知醉生梦死温柔乡的富二代,“男的买来有个屁用。靠还这么贵?够我逛多少次红馆的了!”

富二代看着那数不清的一串价格,没有任何犹豫地转手把商品挂到二手市场上。

没有抢到叶修的喻文州百聊无赖地在二手市场里闲逛,妄想拾捡一些被转卖的叶修旧物,最好是贴身衣物之类的。

很突兀的,一件商品映入了喻文州的眼帘。

【战俘转卖,拍卖会全新购入,付款直接改收货地址】
配图:叶修拍卖会

喻文州的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即使只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也不愿意错过,他点进卖家主页,消息一条接着一条狂轰滥炸了过去。

“是叶修吗?”

“是那个斗神叶修吗?”

“能保证真实货源吗?”

“价格是右上角标的吗?”

“可以直拍吗?”

另一端的富二代挂完链接早就扭头又睡了过去,喻文州的消息如同石沉大海,半天没有回音。

通讯器震动了一下,是郑轩发来的开会通知,喻文州看来眼依旧显示【未读】的消息,心急如焚却只能不情不愿地先去开会。

喻文州这个会开的时间很长,开到一半时喻文州忍不住偷偷拿出通讯器又看了一眼。

三条二手市场未读消息显示了出来。

“就是今天拍卖的那个叶修。”

“肯定真的啊,原价出。”

“兄弟感谢收物,我给你开个链接,你拍一下哈。”

喻文州几乎要抑制不住笑出声,他强忍着愉悦的心情,回复了一个“好,正忙,稍后秒拍。”

会议的话筒已经递到了喻文州的面前,喻文州风度翩翩地站起身,拿起话筒侃侃而谈。

随着喻文州为整个会议做完最后的总结,会议也到此结束。

喻文州几乎迫不及待地走进了洗手间,打开通讯器放大光屏,戳进卖家发过来的链接,准备把心心念念的叶修买回家。

链接打开,灰色的【卖掉了】几乎要刺瞎喻文州的眼睛。

喻文州几乎要把键盘敲碎。

“你好,请问东西怎么被卖掉了?”

“你好,请问东西怎么被卖掉了?”

……

复制黏贴到第十四条时对面终于回复了:“???不是你拍的吗?”

喻文州感到喉咙里一股腥甜,血马上就要呕出来了。

“不是我。”

对面发了一个委屈的表情:“可我货都已经发过去了。”

即使隔着屏幕,富二代都能感到屏幕那头的人滔天的怒意,他忍不住又补了一句:“我帮你去问问那个误拍的买家。”

喻文州坐在厕所的马桶上足足等了三个小时,没有任何回音。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在聊天框里输到:“你是怎么写的链接?”

富二代秒回:“【专人专拍—全新叶修转卖—索克萨尔】”

喻文州的心一下子就凉透了。

全完了。

喻文州头昏脑胀地往休息室走,没注意在楼梯拐角咣当一声撞到了一个人。

“哎谁走路这么不当心啊!”黄少天的声音在楼道里响了起来,“队长?队长你怎么了?”

喻文州绕开了黄少天继续往上走,把黄少天关切地声音甩在了身后。

这一晚,喻文州彻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喻文州刚打开房门就看见对面黄少天卧房的门也打开了。

黄少天牵着一个让喻文州意想不到的人走了出来。

“宝贝,这是我队长喻文州。”黄少天牵着叶修的手热情地介绍着喻文州。

喻文州浑身的血液从头到脚全都凝固了,张了张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叶修乖巧地朝喻文州鞠了一个躬:“队长好。”

声音有点沙哑,但软糯的过分。

叶修弯下的腰让喻文州看到了敞开的领口里大片大片触目惊心的痕迹。

黄少天一把打横抱起叶修:“走,老公带你下去吃早饭。”

叶修自然地搂上了黄少天的脖子:“谢谢老公。”

“要怎么感谢老公啊。”

“晚……晚上喝老公的……牛奶……”

再后面的话喻文州已经听不清了,他眼前一黑,往后重重地栽了下去。







评论(182)

热度(1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