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玉兔杀—序

(ooc)




“抱歉,路上有点堵。”肖时钦匆匆忙忙推开门带着满身潮气走了进来,雨珠从他手里握着的折叠伞上不断落下来,滴滴答答了一路。


厚重的木质大门在肖时钦进屋后哐当一声自己合上了,没有任何外力作用的自动关门让屋内的气氛平添了几分诡谲。


肖时钦环视了眼客厅,现在或是坐、或是站在客厅里的一共有9个人。


轮回的周泽楷、孙翔,蓝雨的喻文州和黄少天,霸图的韩文清和张佳乐,微草的王杰希,还有烟雨的楚云秀和义斩的楼冠宁。


再加上肖时钦,正正好好10个人。


肖时钦接过楼冠宁递过来的热茶抿了一口后忍不住出了声,问了今晚的第一个问题:“叶神没来吗?”


“嘁。”肖时钦话语间的明显失落让孙翔摒不住挤兑起了这位雷霆队长,“肖队是冲着资源来的,还是冲着——”


“哟,齐啦。”


从楼上突然传来的声音让孙翔的挤兑戛然而止,他条件反射地扭过头看向了声音来源的方向。


和孙翔同一时间扭头的人不在少数,除了坐在沙发上视线正对着楼梯的喻文州、黄少天和王杰希,其他人都转过了头。


叶修披着浴巾赤脚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水珠从他的发梢滴落,一些落在了浴巾上,一些没进了脖子里。


“这次的3D模拟实景也太秀了吧!楼上的房间不是一般的豪华,浴缸大得都能在里面游泳。哦对,还有这个无死角覆盖的地毯。”叶修边说边朝沙发走去,“哎哎哎,你们快脱鞋感受一下,保证舒服。”


叶修的皮肤本身就比常人白一些,平日里几乎不外露的两只脚更是白皙到了在挂灯下晃人眼的地步。


一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踩在地毯上那双嫩生生的脚吸引了过去,连最有定力的王杰希都忍不住松了松领带,有点喘不过气。


坐在叶修对面的楼冠宁直接红着脸拽过一个抱枕欲盖弥彰地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叶修毫无察觉地往沙发上一坐,蜷起双腿把自己缩成一个球窝进了沙发里:“既然都到齐了,我们就开始领身份牌吧。”


谈到身份牌,所有人的表情都严肃了几分。


一旦领了身份牌就意味着游戏开始了。


是的,游戏。


荣耀发行的最新款辅游,走在科技最前沿的全息浸入式游戏,给人以最真实的游戏体验。真实到你在游戏里的每一次触摸、磕撞都会沿着神经反馈到你的中枢。


与真实度相匹配的是同等水平的丰厚奖励,稀有材料掉落是野图boss的3-8倍。


在这样的诱惑下,连职业选手都蠢蠢欲动。


但是职业选手的时间实在是太宝贵了,抛去比赛和训练,所剩不多的时间让他们只能选择高风险、高报酬、低生存率的高端局。


好比这一局,就是一个无npc全真人玩家参与的大型推理游戏。


当所有人同时摁下手环开关后,身份连同规则随即在各人的脑海里生成了出来。


身份牌刚拿到手,屋里有些人的脸色就开始变了。


“这次的规则就三个字?还是就我一个人这样?”黄少天一扭身往旁边的叶修身上凑了过去,“哎老叶,跟我讲讲你看到的规则是什么呗。”


叶修仔细盯起了黄少天贴得极近的脸却一言不发。


虽然知道叶修是在观察黄少天是否在撒谎,但是依旧有很多人看不惯叶修和黄少天挨这么近。


韩文清绕到沙发后面捏着叶修的衣领往后扯了扯,把叶修和黄少天拉开了点距离。


“我也是三个字。”韩文清替叶修回答了黄少天的疑问,“玉兔杀。”


“玉兔杀”三个字一出,客厅里许多人的神色都了然了起来。


叶修刷地一下举起了自己的右手:“看到'玉兔杀'的同志们举一下手啊。”


很快,十一只手都举了起来。


“看来规则都是一样的。”叶修右手握拳敲在了左手的掌心上,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


孙翔玩高端局的次数不多,从拿到身份到现在他的脸上一直都写着茫然:“玉兔……杀?是什么玩意?”


楚云秀撑着下巴若有所思:“听起来怪像狼人杀的。”


狼人杀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桌游,每个战队都拿它当过消遣,这个时候平日里狼人杀玩得多的战队就相当占便宜了。


“即使我们知道了和狼人杀一个模式,也不知道具体有哪些角色。”王杰希提出的这个问题一针见血。


本身狼人杀就是角色扮演游戏,如果让所有人都说出自己扮演的角色,那游戏也就没法再玩下去了。


“不如我们每个人在纸条上写下自己的角色扔进花瓶里,摇匀后再取出来?”喻文州提议道,“这样我们既可以知道有哪些身份,也不会暴露自己扮演的角色。”


喻文州的提议没有什么纰漏,得到了一致认可。


很快十一张裁剪整齐的纸条被团成团扔进了不透明的花瓶里,又被叶修一张张掏了出来展开。


11张纸条里有1张嫦娥、1张吴刚、1张月桂树。


余下8张中4张是玉兔,3张是仙女,还有一张写着让人匪夷所思的——玉臼。


“很显然,玉兔对应的是狼人杀里的狼人,仙女对应的是平民,这剩下四个……”喻文州的声音开始不确定了,“嫦娥、吴刚、月桂树……还有这个……玉臼就实在不知道是什么了。”


在所有人都苦思冥想的时候,叶修一直注意着墙上的挂钟。


最后一个到的肖时钦进来时,墙上的指针已经指到了9:25,现在时针即将要转到十点整。


直觉告诉叶修,十点钟一定会发生什么。


果然时钟刚刚转到十点,二楼所有卧室的门同时打开了。


十一个叠加在一起的啪嗒声让人起了一身冷汗。


张佳乐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嘟囔了一句:“这怎么跟恐怖游戏似的。”


“乐乐你要是害怕,我晚上陪你睡啊。”叶修轻轻揪了一下张佳乐的小辫子,揶揄地说道。


叶修的调侃让张佳乐转移了大部分注意力,连恐惧感都消失了一大半:“谁害怕啊!应该是你要是害怕了,我晚上可以陪你睡才对。”


“不害怕就行,那我们上去睡觉吧。”叶修指了指二楼,“这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让我们睡觉。有点……有点像那个什么……”


“狼人杀里的'天黑请闭眼'。”周泽楷默默地补充。他没怎么玩过狼人杀,但对狼人杀的流程却记得相当清楚。


叶修点点头踏上了楼梯:“嗯对,咱们先去睡觉,过了今晚就能知道能力者们都有什么能力了。”


周泽楷紧跟在叶修身后上了楼,他小声说道:“前辈,你要是害怕的话,晚上可以来和我一起睡。”


叶修笑着摇了摇头,走上二楼拉开门和周泽楷道了声晚安就走了进去。


喻文州和黄少天互相看了一眼,也一前一后上了楼。


客厅里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孙翔还处于状况外:“这就睡觉了?”


楚云秀抓了一把瓜子揣在兜里上了楼:“嗯,睡吧。什么都还没发生,也讨论不出什么花来,明早见啊。”


客厅里的人一个接着一个走上了楼,最后只剩下了孙翔一个人。


当倒数第二个离开的韩文清在楼上关了房门,孙翔才站起身,与此同时他脸上的茫然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孙翔走到垃圾桶旁边,捡出了刚刚被倒进去的那些纸条。


职业选手基本都是用语音或者打字交流,平时能用到笔的地方也就只有签名了。


至于签名,职业选手中间才没有互相收集签名的爱好。


这也是为什么刚刚大家一致同意在纸上写角色的原因。


因为除了自己的名字,写其他东西的话他们自己都认不出来自己,更别说其他人了。


但是这里有一个例外。


叶修以前签名写“叶秋”习惯了,现在签起“叶修”来前后两个字风格迥异,后面的那个“修”字就是叶修本人写其他字的笔迹。


也亏孙翔私底下收藏了一大摞叶修的签名,现在才能蹲在垃圾桶旁边,轻而易举地就认出了叶修写的纸条。


“玉臼。”孙翔轻轻念了一遍这两个字,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最后只得把纸条叠起来放进了口袋里熄灭客厅的灯走上了楼。


整个别墅都暗了下来,窗外的雨还在哗啦啦地下着,不时有闪电把黑夜劈得亮如白昼。


叶修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看着玻璃上不断滚落的雨滴,心里没有来地慌张。


又是一阵轰鸣,从来不怕电闪雷鸣的叶修竟然无意识地哆嗦了一下。


叶修烦躁的往上扯了扯被子蒙住自己的头,就这样迷迷迷迷糊糊地失了意识。


终于睡着的叶修完全没有注意到窗外的雨渐渐停了,明明不是十五号,却有一轮圆月升上了夜空。


他更没有注意到,一把钥匙插进了锁眼,转开了他的房门。


玉兔,开始行动了。





(玉兔=狼人)(仙女=平民)

(嫦娥=?吴刚=?月桂树=?)

(根据狼人杀瞎编而来的玉兔杀orz

大家放心不是恐怖游戏,是18岁禁止向游戏,毕竟玉兔天天都要……都要捣玉臼对吧



评论(94)

热度(1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