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比武招亲—下

(ooc)(爆炸ooc)

点我看:【比武招亲—上】




 

“算了,还是别下狠手。”神女叫住了正准备退下的侍女,“要是让叶修知道是我把周泽楷弄死了,恐怕会影响我们婚后感情。”


神女摩挲着下巴思索了一会:“……我听说,西塞的风光不错,大漠戈壁、凶兽猛禽,就送咱们的贵宾们去那旅游个三年五载吧。”


侍女双手抱拳行了个干脆利落的武揖,然后转身退了下去。


是夜,当侍女摸到轮回营地时,却遍地寻不见一个人影。


侍女看了看营地中央还燃烧着的篝火,决定去帐篷里探探虚实。


帐篷里静悄悄的,侍女小心翼翼地朝里走,却还是不小心被绊了一脚,哎呦一声跌坐在了地上。


侍女掏出随身携带的火折子一吹,烧起来的纸卷一下子就照亮了整个帐篷。


好家伙。


侍女心里咂舌,这满地横七竖八躺着的,可不就是轮回神教里最鼎鼎有名的那几位吗。


再看看一旁散落在地上的麻绳,侍女瞬间就猜出了这是叶修的手笔。


侍女试了试地上躺着的人的鼻息和脉搏,果然是中了迷香睡过去了,侍女想了想,转身去营地外打来了一盆清水先朝周泽楷泼过去。


周泽楷被冰冷的井水浇得一哆嗦,睁开眼就看见一个侍女打扮的人正执着盆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还没等周泽楷怒起拔剑,只见那站着的侍女突然一弯腰、一拱手,两片薄唇轻轻一张:“周公子。”


刚刚逃出来的叶修正骑着从轮回那顺手牵羊来的汗血宝马,马不停蹄地朝着荣城飞奔。


当叶修赶到荣城时已经丑时七刻了,现在正是夜最深的时候,一路经过的所有酒馆、客栈都打了烊。


叶修只得试着敲起了路边住家户的门,看看能不能找到淳朴好客的荣城人愿意让他借宿一晚。


连续吃了好几个闭门羹后,叶修望着远处一户人家亮着的灯笼,叹了口气。


再试最后一家吧,实在不行今夜就只能去庙里将就一晚了。


叶修走近了那栋宅子,轻轻叩了叩门:“有人吗?”


里面没有人答应。


叶修又叩了叩,声音也更大了一些:“有人在家吗?”


这回里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一个清亮的女声传了过来:“谁啊。”


“路过的,想来借个宿。”叶修冲里面喊道。


门被从里面打开了,一个披散着头发的漂亮姑娘冒了出来。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叶修,从金冠看到玉佩,从锦衣看到官靴,连叶修腰带上的暗纹也没放过。


是个有钱人。


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后她清了清嗓子:“我家里确实还有空房,可我又是一个姑娘家,家里也没别人,让你一个男人借宿要担不小的风险。”


叶修本以为自己没希望了,正要告辞,却听那姑娘话锋一转:“但是吧,我瞧公子的模样,是个正人君子,也是个不缺钱的主,单这腰间的玉佩恐怕就价值不菲。”


姑娘的眼睛黏在叶修身上滴溜滴溜地转:“眼下来金玉山参加比武招亲的人实在多,就算明日天明了,公子怕是也找不到能让你落脚的客栈。所以……”


听这姑娘绕了一大圈,叶修总算明白了,他直接从包裹里摸出了一个夜明珠:“姑娘,这个给你,算作今晚的借宿费,我在你这住几天就给你几个怎么样?”


叶修的爽快换来了姑娘的坦诚相待:“公子快快请进。”


“我叫苏沐橙,公子叫我沐橙就好。”名叫苏沐橙的姑娘一边把叶修往里引,一边自我介绍道。


叶修跟在苏沐橙身后:“沐橙姑娘好,今晚真是谢谢了,在下姓叶,单名一个修。”


“你就是叶修?!”苏沐橙惊讶地转过头,一双眸子瞪得浑圆。


叶修一愣,江湖上崇拜他的人是不少,但苏沐橙的反应实在不像是崇拜他,倒像是……


苏沐橙把刚刚从叶修手里拿到的夜明珠还了回去,跟着抓着救命稻草似的死死地抓住了叶修的手腕。


叶修还未回过神就被苏沐橙拉进了东厢房。


东厢房里躺着一个和叶修年纪相仿的男人,叶修一见这个躺在床上的男人就知道了苏沐橙接下来要做的动作。


果然,苏沐橙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叶公子,求你救救我哥哥。”


“我刚刚想多赚你点钱,也是想多买点药材给我哥吊命。”


“哥哥中的毒只有银粟族的天山雪莲才能解。”


天山雪莲是所有雪莲里最珍惜的品种,整个银粟族也不过屈指可数的三棵,其中有一棵就添在了神女此次的嫁妆里。


这件事叶修也是有所耳闻的,他把苏沐橙扶了起来:“可我也不能保证我就一定能赢比武招亲啊。”


刚才那个想方设法揩叶修油水的小姑娘现在一抽鼻子,直直地看着叶修:“我相信你。”


托这段奇缘,叶修安稳地住进了苏沐橙的家里,完全不知道外面已经找他找得天翻地覆。


圣贤居和珍宝居里气压一天比一天低,高英杰和卢瀚文天天各自带着微草和蓝雨人四处寻找叶修的踪迹。


锦林馆里,韩文清屋内的桌子从一天一碎变成了一天八碎。


妙缘居里的楚云秀看着被银粟神女退回来的绫罗绸缎、珠宝首饰都快愁白了头,她指着那价值连城的一大堆朝舒可欣、舒可怡问道:“你们喜欢吗?”


俩姐妹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楚云秀又问了孙亮:“你喜欢吗?”


这个男人在金灿灿的诱惑下真诚地点下了头:“喜欢。”


“谷主,这已经是时下最贵重、最流行的衣服首饰了。”孙亮补充道,“是女人都会喜欢的,连我都喜欢。”


楚云秀更郁闷了:“那神女难道不是女人吗?这么多衣服首饰换不来和她见一面,她的门比天皇老子家还难登咯?”


眼看楚云秀越说越离谱,李华忙劝慰道:“谷主莫急,兴许叶公子根本没来荣城呢,说不定来参加比武招亲的其实是太子。”


比武招亲的日子一天天临近,还能心平气和喝茶的只剩下孙哲平一行和山上的神女了。


孙哲平喝着用金玉山上的雪水泡成的龙井茶蹲在炕上和楼冠宁下起了棋:“弟兄们都来了吗?”


楼冠宁落下一子:“来了,大半个山庄都来了,人昨夜就已经在金玉山脚埋伏好了。”


在金玉山脚下义斩山庄的弟子们行动的时候,金玉山上银粟族也在忙活着。


明天就是比武招亲了,银粟族人全在忙碌着搭建武台,清扫场地,准备次日一众参赛者的茶水吃食。


神女巡视完比武台把侍女叫进了里屋:“轮回怎么样了?”


“已经连人带马送去西塞了,大人放心,没有个一年半载回不来。”侍女垂首回道。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今晚都是个不眠之夜。


因为担心明日比武而睡不着觉的人有很多,只不过苏沐橙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叶修。


天一明,苏沐橙就顶着黑眼圈送走了叶修:“加油啊。”


叶修冲她粲然一笑:“小意思。”


叶修前往金玉山的这一路可谓是撞了邪,路上拦截他的人数不胜数,竟然使的还都是些他熟悉的功夫。


又挑飞了一个使着蓝雨剑法的黑衣人后,叶修终于迈上了金玉山的第一步。


与此同时,已经坐在比武台下的各路人马也得到了叶修正在上山的消息。


“拦不住啊!”卢瀚文拎着剑灰头土脸地向喻文州报告。


卢瀚文正是刚刚那个被叶修一剑挑飞的蓝雨黑衣人。


隔壁,高英杰也刚刚被叶修一掌拍了回来。


“师傅,叶前辈实在是太强了。”高英杰虽然衣服破烂却两眼放光,“我在他手里连一回合都撑不住。”


看着一个个滚回来的拦截者,王杰希的眉头越皱越紧,再看看比武台另一边坐着的霸图帮,也是同样的惨状。


“比武招亲是和神女比?”王杰希向喻文州确认道。


喻文州点点头。


“那如果有两个人胜了她呢?”王杰希问道。


黄少天抢答:“那自然是第一个人能娶神女。”


王杰希眼神挣扎了一下,看着武台下坐着的一众情敌,终是下定决心奉献了自我,飞身跃上了比武台。


“微草王杰希,请神女赐教。”


王杰希话音未落,白衣飘飘的神女就落在了王杰希对面。


打量着传闻中的银粟族神女,王杰希暗自心惊,他本以为这雪山神女会是个娇小的玲珑少女,却不想竟如此高挑,身量丝毫不逊于他。


“比武的时候走神可不好。”伴随着略微低沉的女声,一记凌厉的掌风朝着王杰希呼啸而来。


好在王杰希反应快,堪堪避过了这带着寒气的一掌。


台下的喻文州和黄少天见王杰希是真的拼了命在打,立马吩咐卢瀚文道:“再去!哪怕拦不住叶修,也要给我拖上他两三个时辰。”


王杰希的舍己为人感动的不只是蓝雨,就连本不想参与比武前的浑水,只想渔翁得利的义斩都吩咐人下去拦截起了叶修。


叶修一路走一路打,反思起了自己以前到底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把轮回教、微草阁、蓝雨楼、烟雨谷,还有霸图帮和义斩山庄都得罪了个遍。


反思归反思,神女还是要娶回去的。


不然他就是大兴国的罪人了。


叶修越打越勇,历时一个半时辰,终于爬上了金玉山。


比武台上,王杰希不敌使着一身诡异功法的神女,早就败下了阵来。


好在有了王杰希的带动,众人都咬着牙奉献起了自己,一个接着一个爬上了比武台,就连楚云秀都站上去了。


“烟雨谷主,你一个女人还想娶女人?”


有人在台下笑。


楚云秀回过头冲那人恻阴阴地一笑:“老子喜欢。”


但楚云秀的这句老子喜欢,最后也败在了神女的冰剑之下。


叶修走近比武台时看到的就是一群熟人七倒八歪的场景。


“哎呦喂,我还以为你们拦着我的时候早就把神女娶回家了呢。”叶修扶起摔在台下的韩文清调侃道。


黄少天想嘲讽回去,一张嘴却捂着胸口先吐了一滩血,把叶修吓了一跳。


叶修忙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药喂进了黄少天嘴里:“怎么几天没见可怜成这样了,连话都说不出了。”


被叶修捂着嘴巴吞咽药丸的黄少天徒劳地瞪着眼睛说不出一个字。


“前辈。”半躺在椅子上的喻文州扯住了叶修的外袍,“你别上去。”


叶修纳闷极了,正想询问喻文州为何派人在半山腰围堵他,就听身后传来了一个磁性的女低音:“那位公子不上来比试比试?”


叶修回过头只见一身白衣的高挑女子站在比武台上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神女都这样说了,叶修没有再磨叽的道理,他安抚地看着喻文州,手却强硬地掰开了喻文州扯着自己衣服的手指,转过身走上了比武台。


喻文州猛地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他在心里疯狂地祈祷:叶修打不过她,叶修打不过她,叶修打不过她……


可显然,神女对叶修很感兴趣。


“不知神女芳名?”叶修拱手问道。


先前也有人这样问,结果被神女一掌拍下了比武台,但现在神女看着叶修温柔地笑了笑,话语里多了些暧昧的意味:“你猜。”


叶修环顾起了四周白雪皑皑的场景问道:“雪?”


神女点了点头:“公子果真冰雪聪明。”


叶修心里莫名的一膈应,男人怎么能用冰雪聪明这个词。


“神女可否再给些提示?”叶修强行忽略掉心里的不适,笑着继续问道。


神女倒也没有难为叶修:“我是这金玉山上的神女,名字自然也与这雪山最为相配,你说我该叫什么?”


叶修不假思索:“雪山?”


神女笑笑:“很近了。”


叶修低头想了想,无意间瞥到四周的山都比自己脚下的这座金玉山低,他脑子里灵光一现:“雪峰?”


神女赞许地点了点头,冲叶修行了一个标准的闺阁小姐礼:“吴雪峰。”


叶修立即回礼:“吴小姐好,在下叶修。”


吴雪峰眉眼一弯:“原来是叶小王爷。”


叶修不知该怎么回吴雪峰这句话,只得腆着脸吹嘘起了这位神女的名字:“雪峰小姐的名字当真是好听,与这金玉山的千层雪可谓是配极……”


“叶小王爷请吧。”吴雪峰打断了叶修的话,像是怕浪费了时间似的急忙切入正题。


叶修也不再啰嗦,颌首后抽出了自己的剑。


这之后的场景是所有人意料之外的。


只见叶修未执剑的左手轻轻推出一掌,吴雪峰使出看家绝技“千里冰封”,接着吴雪峰似是被叶修这一掌劈中了要害,哎呀一声,向前趔趄了几步后膝盖一软栽进了叶修怀里。


叶修被吴雪峰扑得后退了几步,差点没站稳。他掂量了一下怀中人的重量心情很是复杂,这神女当真是如她名字一般,重如泰山啊。


许多人都想到过神女武功不敌叶修,却没想过是这种不敌法。


只一合,便跪倒在了叶修的锦袍下。


黄少天一急,哇的一声又吐了一口血,把刚刚叶修喂给他的药丸又吐了出来。


还没缓过一口气,黄少天就听见台上那个恬不知耻的女人搂着叶修脖子喊了一声“相公。”


不只是黄少天,因为吴雪峰的这一声相公,从王杰希到韩文清,再到喻文州,乃至孙哲平和楚云秀,都感到喉咙里一股腥甜,脑子震得嗡嗡直响。


“相公,我们这就启程回京城成婚吗?”吴雪峰咬着叶修的耳朵问道。


吴雪峰的声音偏低,没有女子的婉转悠扬,却胜在温柔似水。


饶是如此温柔似水的声音,还是吓得叶修半天没回过神。


直到吴雪峰又贴着他喊了许多声相公,叶修才后知后觉地点头道:“好,回,这就回。”


“你们不能成婚!”


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到了吴雪峰,他一旋身,把叶修反搂进了怀里,警惕地盯着来人。


“吴、羽、策。”吴雪峰沉下了神色,“你想干什么?”


来人正是一直跟在吴雪峰身边的侍女。


而在吴羽策的身后,还跟着本该消失的轮回神教众人。


叶修被吴雪峰禁锢在怀里,尝试着挣扎了一下竟然动弹不得,只得惊叹神女的力量静下心用耳朵去听外面发生了什么。


银粟族的族人训练有素地在比武台前层层排列,剑锋直指吴羽策。


“羽策,你是想叛族吗?”银粟族的长老瞪着吴羽策。


吴羽策毫不犹豫地跪在了地上:“李长老,就是因为不愿叛族,我今天才打算坦白的。”


吴雪峰看着跪在地上的吴羽策眉头狂跳,不安感越来越强。


“李长老不要听她巧言令色。”吴雪峰把叶修箍得更紧,“全族听令,吴羽策叛族,就地斩决。”


银粟族的族人听完吴雪峰的话毫不犹豫地就想一拥而上取吴羽策的项上人头。


周泽楷见状,立马站到了吴羽策身前,轮回的其他人也主动上前把吴羽策保护在了身后。


见冲突即将上升为银粟族和轮回神教之间,李长老不得不挥手止住了往前冲的族人。


吴羽策见状立马跪爬了出去,未抬起头两行清泪先落在了地上:“长老,我……我……”


李长老受不了吴羽策这幅哭哭啼啼的样子,冷言道:“有话就说。”


“我自幼就贴身侍奉神女,却从未被准许过服侍她沐浴,我一直以为是自己做得不够好。”吴羽策抹了一把眼泪,“直到前几天我无意间撞见了神女在冰池里沐浴……”


“原来……原来神女大人竟是男儿身!”


吴羽策一语惊醒四座人,李长老连站都站不稳了:“你说什么?”


“你放屁!”吴雪峰松开叶修拔剑就欲捅穿吴羽策,却被周泽楷拦住了。


“神女既不心虚,又何必如此恼羞成怒。”周泽楷只身挡住了吴雪峰的滔天杀意。


“羽策姑娘莫怕,继续说便是。”江波涛安抚吴羽策道。


吴羽策纤长的睫毛上下一扑棱,眼泪给不要钱似的又汩汩流了出来:“神女见我发现了他的秘密,威胁我去刺杀轮回。各位想想,我一个小小婢女,哪里杀的了轮回神教,神女就是想要我死啊!”


“幸好周教主心善,放了我一条生路。”吴羽策感激地看着周泽楷,“这些周教主都可以作证。”


周泽楷点点头。


李长老身子往后一趔趄摔在了地上,他颤抖着手指着吴雪峰:“羽策说的都是真的?”


吴雪峰怒极反笑:“好啊,我让你去料理轮回,你居然和轮回合起伙来阴我。吴羽策,你想我身败名裂是吧,可你不也是个——”


孙翔接收到吴羽策进攻的眼神示意,突然爆起,握着长矛刺向了吴雪峰,打断了他的话。


周泽楷见状也飞身上前。


吴雪峰的话语和动作都证明了吴羽策所言非虚。


银粟族的神女,的的确确是个男人。


叶修在一旁看得回不过神来。


银粟族的族人也没了帮吴雪峰的意思。


轮回的人越杀越狠,纵使吴雪峰武功高超,也难以一敌多,最后深深地看叶修一眼后夺路而逃了。


吴雪峰熟悉金玉山的地形,几下就甩开了身后轮回教的人,消失得不见了踪影。


周泽楷回到比武台的时候正好看见银粟族的李长老泪眼纵横地扶起了吴羽策:“小策啊,你之前受苦了。我们银粟族上上下下就剩你这一个女娃了,我老头子跪下来求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当我们银粟族的神女吧。”


吴羽策亦是泪眼朦胧地就着李长老的手站了起来,哽咽道:“好。”


李长老又拉住了叶修的手,把吴羽策和叶修的手交叠在了一起:“叶小王爷是个好人,既然他赢了今天的比武,你就嫁了吧。”


吴羽策脸红了红,低着头嗫嚅脸一声:“好。”


叶修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个瘦瘦高高的姑娘,长得比吴雪峰要艳丽得多,浑身上下散发着冷眼的美,却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娇娇弱弱的。


怎么看怎么违和。


最重要的是,这媳妇怎么一刻钟不到就换了一个人呢?


叶修被吴羽策一路晕晕乎乎地拉下了山。


山下大兴国的迎亲队伍已经来了,浩浩荡荡的队伍看不见尽头。


见一个漂亮姑娘牵着自家小王爷走下了山,领头的大将军激动地跪在了地上:“恭迎王爷!王妃!”


大将军身后的士兵们一起重复起了这句话:“恭迎王爷!王妃!”


这样隆重的迎亲队伍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也成功让义斩山庄的抢亲计划泡了汤,但是孙哲平下山时脸上的表情很是轻松愉悦。


不止孙哲平,连韩文清他们也一扫这一个多月来的阴霾,满面春风。


这一切只因为周泽楷透露给他们的一个信息。


“那个吴羽策,喜欢同性。”


“你确定吗?”


“确定,她在我面前拿她的双亲发了毒誓,她只喜欢同性。”


周泽楷站在山下,回忆着自己刚刚和韩文清一行人的对话,觉得自己有生以来做过最正确的决定就是和吴羽策的合作。


迎亲队伍在所有人善意的目送下渐行渐远。


当队伍抵达京城时,叶修和吴羽策得到了更热烈的欢迎。


欢迎方式是由大兴国最尊贵的君王亲手主持的婚礼。


这一夜,叶修挑开了新娘的红盖头,然后被新娘笑着压在床上用鲜红的绸缎缚住了手脚。


窗外,被大兴帝安排来听墙角的小侍卫正困得直打盹,突然听见屋内传来一声急促的尖叫,他揉揉眼睛,也不去细想那是谁的叫声就跑了出去。


“娘子,你叫得太响了,被听见了可怎么办?”吴羽策嘴上这样说这,动作却不慢反快。


叶修呜咽一声又不管不顾地哭叫了起来。


门外的小侍卫已经一溜烟跑进了正殿。


大兴帝一见他进来就激动地站了起来:“听见了?”


小侍卫跪在地上,声音里是压抑不住的兴奋:“听见了!听见了!”


“曰得嗷嗷叫呢!”






(抱歉昨晚临时有事没有更新呜呜呜

(跪下谢罪orz


评论(133)

热度(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