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

叶叶是人间瑰宝

【all叶】玉兔杀——最终夜

(ooc)

今晚绝对是叶修这几天来最心平气和的一夜,他耐心地等待着该来的人。

 

该来的人在零点姗姗来迟,身上还带着夜露的寒气。

 

叶修安安静静地任由来人蒙住了自己的眼睛,拷住了自己的手腕。

 

等到来人做完了准备工作,叶修慢悠悠地开了口:“这屋里本来就乌漆嘛黑的,我就是睁着眼也看不见你啊,楼大少爷。”

 

“何必再多此一举呢?”叶修一边不赞同地摇摇头,一边顺从地跪了下去。

 

来人一言不发,只当听不见叶修说话。

 

叶修现在已经学会了怎么在这种事里获得快乐,他给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喟叹了几声后自言自语道:“小楼啊,你就不好奇我怎么猜出来的是你吗?”

 

“那天我和韩文清还有王杰希去洗手间的时候,发现有人在偷窥我们——哎!重了重了,疼……”叶修倒吸了好几口凉气,“慢一点啊。”

 

等感觉不太难受了,叶修又继续说道:“我左思右想,也只有你最有嫌疑。那天只有你单独出去过,谁知道你是不是一出放映厅就去了游泳室。你从第一天就开始划水……”

 

说着说着,叶修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竟是睡着了。

 

今晚的玉兔动作异常温柔,与前几日的都不同,比起自己快乐他更在意叶修快不快乐。

 

见叶修睡着了,他便小心翼翼地退了出来,替叶修擦拭干净后,轻手轻脚地关上房门离开了。

 

“舍得出来了?”

 

他刚关上门,就听见门外有人讥嘲地说了这么一句。

 

他冷淡地抬起头扫了门外的人一眼:“我舍不舍得都轮不到你。”

 

那人咬了咬牙没说话。

 

两人沉默着在走廊里慢慢地走着。

 

“这间?”那人问道。

 

他端详了门牌号后摇了摇头,指向了相反的方向:“那间。”

 

那人听了后有些讶异:“之前不是说好了这间吗?”

 

他摇了摇头:“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现在杀他更合适。”

 

……

 

天亮了,今天减少的不只是交流,还有急剧锐减的话语声。

 

因为今天的别墅里少了一个人。

黄少天终究没有迎来第五天的黎明。

 

但是今天的气氛却不同于往常,屋内一片祥和安乐,除了楼冠宁每个人面色都洋溢着胜券在握的喜悦。

 

楼冠宁还沉浸在黄少天离去的悲伤里,就听见自己被喻文州点了名。

 

“现在的形势已经很明朗了。”喻文州语气轻松,“很显然楼冠宁是玉兔,我们把他投出去,游戏就可以结束了。”

 

楼冠宁一脸茫然,疯狂地摇着脑袋,无辜的不能再无辜,可怜地向叶修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叶修神情坚定地转过了头,装作没看见。

 

喻文州见状语气更加笃定:“投楼冠宁,游戏结束。”

 

楚云秀沉思了几秒后点了点头:“我同意喻队的观点,楼冠宁划水从开始划到了最后,不投他投谁。”

 

轮到楼冠宁发言时,楼冠宁是百口莫辩,脑子搅和在一起话都说不顺畅了,翻来覆去都是“我不是,我没有”。

 

最后,楼冠宁只得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了叶修身上。

 

但很可惜,叶修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也认为楼冠宁是玉兔。”

 

楼冠宁心如死灰。

 

“但是——”

 

楼冠宁眼睛一亮,竖起了耳朵。

 

叶修笑着朝楚云秀看了过去,嘴里说出的话却不像他的笑容那么友好:“但是我的建议是把云秀投出去。”

 

楚云秀又惊又怒,如果不是因为规则的拘束不能再开口说话,楚云秀一定早就拍案而起了。

 

喻文州也是满脸讶异。

 

叶修摆了摆手:“你们别急嘛,听我慢慢解释。”

 

“孙翔走的那一天是我们来这里的第二天,那天我和小周、云秀还有小楼去放映室看了电影,你们都还记得吧。”

 

楼冠宁迅速地点了点头。

 

楚云秀在迟疑了几秒后也认可地点下了头。

 

“你们俩还记不记得那天到了放映室打开电影后,播放的是罗马假日。”

 

对面的两个人点了点头。

 

“电影不是从头放的,是从半截开始放的对吗?”

 

两个人又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叶修也跟着他们俩点下了头,“为什么罗马假日不是从头放的,但是穆赫兰道却是从头播放的呢?”

 

楼冠宁一脸疑惑,不明白地摇了摇头,但是楚云秀却开始嘴唇发白。

 

叶修故作疑惑地歪了歪脑袋:“是谁半夜去偷看了电影但是忘记了还原退出呢?”

 

“你们可不要跟我说这是上一场玩家留下的。”

 

“这又不是去玩真人密室逃脱,还能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BUG,这可是虚拟游戏,系统自动重置,怎么可能会给我们搞出一个看了半截的电影?”

 

楚云秀强自镇定,谁都长了两只眼睛,叶修没有证据证明就是她的这两只眼睛去看的电影。

 

叶修继续说道:“我昨天说过,周泽楷是玉兔的原因我会在今天给你们。”

 

“我一开始怀疑过玉兔是黄少天,但是黄少天已经死了,证明我的怀疑是错误的,于是我把怀疑的方向改成了周泽楷。”

 

“一旦把事情往周泽楷的身上联想,很多疑问就迎刃而解了。比如——”叶修顿了顿,“比如他粗暴的手法和第一夜的那个人如出一辙。”

 

喻文州双眸微睁,眼底划过一抹异样的神色。

 

叶修又顿了顿,有点难以启齿地往下说道:“刚开始我很疑惑,为什么四只玉兔在三夜的时间里,有一只进了我房间两次。”

 

“这种事不应该轮流来才对吗?重复来只会增加他的曝光率。只有轮换着来,才能不断地给我陌生感,让我认不出他们谁是谁。”

 

“但是昨晚我明白了。”

“在肖时钦、周泽楷死后,仅剩两个玉兔的情况下,我昨晚感觉到新鲜感了,昨晚进我房间的人绝对不是之前的任何一个。”

 

“咱们这里除我以外只剩三个人了,我已经知道昨晚摸进我房间的人是楼冠宁。如果云秀是好人的话,那玉兔只可能是文州。我不相信文州会不知道重复曰我只会增加他们的曝光率。所以如果剩下的那只玉兔是文州,前天晚上一定是一个不同的男人来我的房间。”

 

“但是,并没有那个不同的男人……”

 

叶修说到这里看向了楚云秀:“所以说,之所以重复是因为不得不重复,是因为你们中间有一个人没有家伙可以曰我。”

 

楚云秀开始发抖了。

 

“是谁半夜去看电影……又不能曰人呢……”

 

“你别说了!是我!我是玉兔行了吧!”楚云秀霍然起身,竟是自爆了。

 

楚云秀一脸愤懑不平,张开嘴还想再说些什么,只可惜自爆的玉兔在系统的制裁下瞬间被强制脱离了游戏,只剩下了一具空壳。

 

这是楼冠宁第一次玩玉兔杀,他不知道什么叫自爆,也不知道什么叫聊爆,但是只是看着叶修用一张嘴把楚云秀逼到自报身份,楼冠宁就不由自主地对叶修肃然起敬。

 

真不愧是他喜欢的人啊,就是牛逼。

 

楼冠宁感慨着。

 

托叶修的福,他还能再苟活一天。

 

在楼冠宁感谢命运眷顾的时候,喻文州却满脸复杂,心情比早晨刚起来时跌落了七八十个百分点。

 

现在别墅里只剩下三个人了,过了今夜,这个游戏无论如何都会结束。

喻文州心知肚明,剩下的人里两人一兔,而兔子就是自己。楚云秀死后,他只能再杀一个人,而游戏也会进入一个他今天之前从未想过的结局——平局。

  

当入夜后,喻文州推开了叶修的门,他也懒得再伪装,他打开了卧室的灯,在叶修惊讶地目光里里平静地说道:“昨晚,是我。”

 

叶修惊讶极了:“居然是你?!”

 

“嗯,是我。”喻文州点下了头,“第一夜,也是我。”

 

“叶修你真厉害,居然用一个上午就把我们必赢的局面改成了平局。”喻文州满目赞叹,“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故意把楚云秀留到今天上午杀死的了。”

 

叶修哭笑不得:“行了吧,我要是有你说的那么厉害,怎么就没算出来你是玉兔,而且你还来了我房间两次。”

 

“唉,我还以为我要赢了呢。”叶修颓废地给喻文州鼓了鼓掌,“真不愧是心脏。”

 

叶修往后退了几步坐到床边,暗示性地拍了拍床:“最后一夜了,你要不要?”

 

玉兔的面具摘下来了,喻文州的脸皮可没法再厚到对叶修做那些事:“不了。前辈你今夜好好休息吧,我去解决一下最后该解决的人,明早见。”

 

喻文州温和地朝叶修笑了笑,拉开门走了出去。

 

叶修看着被关上的门,隔着门板给了门外的喻文州一个更大的微笑:“再见。”

 

真当我不知道第一夜的人是你呢?

还再见?怕不是再也不见。

 

不一会,走廊里传来了霹雳乓啷的打斗声,夹杂着男人的怒吼,听起来像是楼冠宁的声音。

 

接着是急促的奔跑声。

 

再然后是一声枪响。

 

一切归于了沉寂。

 

……

 

天亮了,叶修哼着小曲推开了门。

 

窗外阳光明媚,廊上血流成河。

 

地上躺着的两个人,一个是以为会平局却被猎枪打死的天真玉兔,一个是对桌游一窍不通拿了吴刚牌都不会用的小白猎人。

 

叶修折回房间,抽出了一张写满人名的A4纸。

 

现实世界里的十个人在那张A4纸被叶修撕碎前,同时摁了暂停键,双击放大。

 

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卧槽”声的是一则全服通告。

 

【系统通告:恭喜玩家叶修成为玉兔杀“唯一存活人”,达成成就玉兔百人斩,奖励限定材料10倍……】



(游戏结束啦

看不懂的话请耐心等后续番外,会详细解说各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有叶叶有多坏(ง •̀_•́)ง

评论(116)

热度(1134)